第一百零二章 暴虐传承

在万阳走后的第三天,全城沸腾了。

因为一身水蓝月服的敖馨正提着半死不活的万阳出现在熔火城的上空。虽然斑斓与袁菲尽全力将这个消息的传播速度降至最低,但是护城英雄的“死”,依旧成为了全城上下讨论最多的话题。

谁可以把伟大的护城英雄杀死呢?那只银色的母龙?不象,因为看她回来时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应该是半路遇到了意外,情形到底是怎样的呢?没有人可以找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熔火城行宫内殿安放着一张雕花象牙大床,万阳如海棠春睡的少女一般恬静地躺在那里。围在他身旁的是一干女子:傲来国君袁菲、烈虎族长斑斓、北海龙女敖馨、不死鸟赤炼、天庭特使缠绵以及地府判官曾倩,站在她们身后距离稍远一些的,还有几位颇有威望的各族长老,其他闲杂人等则全部被清离现场。行宫上下戒备森严,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卫将这里围了个风雨不透。

待一切稳定下来之后,众人将目光齐齐落在了当事人之一的敖馨身上。敖馨被大家的炽热眼光看得有些发毛,表情异常的窘迫,费了好半天劲才憋出了一句,“你们放心,他没死,只不过是睡着了……”

袁菲一直就觉得自己是这里身份最高的人,这“第一问讯权”当然也应该落在自己头上。她甚至想到过将来自己在众女中所排的座次,这一奇怪的念头一出,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吃惊不小。不过此刻的她倒是将妄想完美的控制在了最低的限度,而是把大部分精力集中在了这件离奇事件之上,平静地开口道,“他没死,这个我们还是看得出来的,我们想知道是他怎么成了这样?”

“还有一个事情很奇怪,敖馨,你头上的龙角怎么变小了?”斑斓观察了好一阵,原来直直挺立的如鹿茸一般的龙角,如今只剩下了两个额头上小小的突起,这不得不引起了她的兴趣。

敖馨被斑斓这么一问,脸色顿时现出一派绯红,她怯懦含声,支支吾吾地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其实这也不怪她,难道让她亲自说出来是因为破了身子,所以龙角具备伸缩力了吗?

“现在先别讨论那一对龙角了,先说说他的事情。”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候,旁边的缠绵突然接过了话茬,算是间接给这个小龙女解了围。

“他中了一种叫做‘暴虐传承’的妖术,是妖魔帝君的邪恶不传秘术,不过那个妖魔帝君说他只不过会昏迷七天七夜而已,醒来后就没事了。”敖馨凄婉地说。

“那要是醒不过来呢?”缠绵的眼神开始灼热。

“不会这么简单吧,如果说只是让人昏几天,那也不能叫不传秘术了。”曾倩言道。

“完了……”显然,斑斓是这群女人中最了解妖魔帝君的人,她的身子颓然一晃,如果不是旁边的赤炼及时搀扶,她险些踉跄跌倒。

“到底怎么了,快说说啊?”袁菲的心此刻也是提到了嗓子眼儿,不过也别说是她,就在斑斓那“完了”两个字出口的时候,在场的所有美女的身子全是一震。

此刻的斑斓也不再忌讳自己与袁菲之间的矛盾了,她叹了口气,交代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妖魔帝君是妖魔森林之主,也可以说是整个妖界的最强者,没有人见过他的模样,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身,反正侵犯他领地的敌人几乎没有活着回来的。他生性残暴嗜杀,追求的是极至的暴虐。不过世事无完美,他的生命终究是有限的,他每在临死前都会选拔几个优秀的妖魔作儿子,当他觉得有一个儿子可以完全继承自己的暴虐的时候,他就会用自己的生命的一半作为代价,使用‘永锢传承大法’,将自己的残暴传递下去。”

“什么?这么说,万阳成了他的儿子?”袁菲愕然,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她身为傲来国君,对于这个妖魔之终极存在的帝君也是有所耳闻,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被他内定为了自己的继承人。

“万阳尊来到妖界就是为了追求强大力量的,得到了这里最强妖魔的传承不是一件好事情吗?”许久没有说话的赤炼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会是有什么副作用吧?”缠绵转动着自己的智慧,小心地探问道。

“要说副作用,我倒是觉得使万阳变得强大是这个‘永锢传承大法’的副作用,其实,通过名字你也可以得到一些启示,‘暴虐传承’,它的主要作用是使得被选中者成为下一代的妖魔帝君,也就是说成为最极端的暴虐者,而且一日为‘妖’终身为‘妖’,看来我们的这位万阳尊者是别想永登神境、位列仙班了。”斑斓慨叹中略带一些戏噱,显然这言外之一是说给缠绵听的。

“他以后就是‘妖’啦?”缠绵的反应的确如预想般的强烈。

“是的,而且还非常的‘妖’”。斑斓点了点头。

其实,除了缠绵,这里的其他人对于万阳获得“妖”这个身份,并没有感到一丝凄然,毕竟她们也是“妖”,不觉得做“妖”有什么丢脸,就算身份相对比较特殊的曾倩看来这也是无所谓的,毕竟她自己严格来讲也只是一个“鬼”。

可是缠绵是例外,她完全是接受不了的。自己怎么说也是天庭豪门贵族的千金,从小就接受的是正统的神仙教育,就这么糊里糊涂地从了一个“妖魔”,她真的是如遭晴天霹雳一般,她甚至在犹豫自己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现在不是讨论他‘妖’不‘妖’的问题,我们想知道的是那个所谓的‘暴虐’,难道他会迷失本心,成为妖魔帝君的杀戮傀儡吗?”曾倩想到了一个问题。

斑斓没有立即回答她,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显然,她的思绪也在不断的翻搅,“这个谁也说不准,毕竟我们谁都没有见过妖魔帝君的朝代更替,这在我们族群的历史上也是第一次经历,没有先例可查。”

“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思索片刻的赤炼突然转问向敖馨,显然这个当事人还是有很多情报可挖的,众人也是重新投射出了好奇的目光。

“我,我跟他打斗恍惚间进入了森林深处,我们在一片溪草充盛的地方降下,然后就遇到了一个石头怪,他自称是妖魔帝君的儿子……”敖馨尽量省略容易被误会的细节,拣最关键的地方说,但是她这点幼稚的伎俩,却无法能瞒过在场的这些精灵古怪的美女们。

“在那之前,你们做了什么吧?”缠绵率先发难了,她第一个察觉到了万阳脖子上那串项链的变化,代表龙的那颗元珠已经变成了水蓝色。

“先听她把话说完。”赤炼看出了敖馨的羞赧与紧张,她生怕缠绵这如少奶奶威胁小妾一般的逼问,会对这位高挑少女的未来成长产生什么不良影响。

“那个石头怪要万阳把我交给他,然后就可以放他走。万阳当时就发怒了,什么也没说就跟那个石头怪打了起来,说来也奇怪,自从万阳与我‘那个’了之后,他好象又厉害了,也许是幻觉,反正我当时好象看到他长出四条手臂。”敖馨不小心说漏了嘴,但是此时却没人关心“那个”。

“四条手臂?”在场诸位,也包括那些长老们齐齐愕然。

众所周知,“神升增肢”是众神自然进化、神位飞升的标志,在《众神史记》中曾经有过记载:“百目神”杨壬因为与金轮法王的恶战而神位飞升,最后成功进化出了四条手臂;“三坛海会大神”哪吒更是因为勇斗四海龙王而长出了三头六臂。“神升化臂”后所产生的实力增长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就如同茧与蝶的差别。

“后来呢?”众人真的是陷入当时美妙的情景中无法自拔了,能够亲眼目睹“神升增肢”让大家对敖馨是既羡慕又嫉妒,完全忽略了万阳是怎么得到这个机会的。

“后来,那个石头怪跑了,叫来了他的哥哥黄狗怪,黄狗怪被万阳打败了,又叫来了他的哥哥黑熊怪,黑熊怪也被打败了,于是又叫来了他的哥哥巨蟒怪,结果巨蟒怪也被打败了,于是又叫来了他的两位孪生哥哥,狼怪和狈怪,不过‘狼狈为奸’也没能打败万阳,于是只好又找来了他们的哥哥,千年槐树妖,结果又被万阳打败了,万阳也是在这次战斗中长出四条手臂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底谁是谁的哥哥?”袁菲空有一身的智慧结果还是懵了,她不知道这个“哥哥大战”最后究竟是打了多少场。

“反正他们都是兄弟,都说自己是妖魔帝君的儿子。”敖馨似乎也陷入了对当时激烈场景的回忆中无法自拔,象一个花痴的少女一样,不知疲倦地讲述着拯救自己的骑士事迹。

“那千年老槐妖之后呢,又发生什么事情了?”缠绵很着急,后果很严重。

“后来?后来妖魔帝君就来了。”敖馨开始由憧憬转为惋惜。

“你们见到妖魔帝君了?”斑斓大讶。

“没有,只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万阳说他是胆小鬼,有本事就出来见面,结果那个妖魔帝君很臭屁的说,自己已经来到我们面前了,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他的一部分。”敖馨的话,又是引起了一番唏嘘:难道说整个妖魔森林就是妖魔帝君的化身?这个猜测简直是有些耸人听闻。无德淫君、梦幻领主、血族亲王……这些曾经被提及过的一方霸主,他们无疑都具有自己人形的一面,如果说这位妖魔帝君连人形都没有修炼成,那不是太扯淡了吗?因此,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对此不屑一顾,根本不想现身,但是他却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了万阳,连自己的继承人他都不见,似乎有些说不通;还有就是他被什么力量限制住了,他不能够以真身示人,这个可能性最大,毕竟他是凶恶残暴的象征,如果没有什么东西束缚的话,他不可能愿意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经过缜密地分析过后,结论只有一个:万阳拣到宝了,不过在拣起宝来的时候沾了一手的狗屎——算是喜忧参半吧。

“那个妖魔帝君为了证明他自己的话,竟然当着我们的面将自己的这些‘儿子’全部杀死,并且把他们的妖力精华全部注射进了万阳的身体,他当时就晕倒了,妖魔帝君说他是一时承受不了强大的妖力,等以后慢慢融合了就会好,然后他就施展了那个‘暴虐传承’,还跟万阳说了很多话,不过我当时精神一恍惚就昏迷过去了什么都没听到,醒来以后才知道他要昏迷七天七夜的这个事情。妖魔帝君说他不能多说话了,要去长眠,最后就把我们放了,我立刻带着他回到了这里,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听完敖馨的叙述,众人全部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次经历简直是太神奇了,虚无缥缈得让她们有些难以接受。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当它好端端地呈现在你眼前的时候,一切的关于“不可能”的猜测全部不攻自破。

没有人再去关心敖馨与万阳的绯闻,也没有人再去费心想象妖魔帝君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这群女人们满脑子都被一个沉甸甸的困惑塞满了——七天之后,“他”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自己又该怎样去面对呢?

俗话讲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更别说是这里的六个女人了,况且,这六个还是性格各异、本领超绝、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人中的尖子。

七天中的第二天,也就是万阳回来的第一天,缠绵当即就提出了使用“驱邪大法”的建议,希望可以借助茅山道士的真修奇术将万阳的妖力彻底驱除,这个提议遭到了其他五人的强烈反对,一致认为缠绵是“急病乱投医”,别说那招数是用来驱除一般小邪的,就算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产生一定效果,她们也不敢拿万阳的性命去尝试。在三界中有这样的一个谚语,就是“相信谁也不能相信茅山道士”。这句话流传的原因,不是因为茅山道士无能,而是因为实在有太多的骗子喜欢装扮成他们了,至尽保留下来的“茅山术”十有八九是骗子代代相传的赝品,谁让茅山派本来就那么小呢,与飘渺山与不周山这些大派相比,他们真的是小得不能再小,谁会相信他们派可以出那么多的历史奇才。

第三天,斑斓提出用“五邪火”以毒攻毒,这个提议还未等其他人发表意见,赤炼就第一个给否决了。“五邪火”是灼烧恶灵真魂的狠辣招数,如果说万阳真的成为了一代邪灵,那他就将在“五邪火”的灼烧下,元神俱灭。一听到这个严重的后果,其他人立刻开始不顾身份地跳着脚骂了,斑斓也因为这件事,自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反省了好几天,后来的“姐妹联席会议”她全部缺席。

第四天,虽然提出的办法种类繁多,但是却被大家一一否决了,不是“怪力乱神”,就是“妖法邪说”,根本没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第五天,大家沉默了,既没有人再敢乱动脑筋乱发言,也没有人愿意先一步离开这个大床,这其间,为了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灵猴一族的费雾长老曾经提出要献歌一首,结果被众人无情地拖出去好一顿暴打。“这一天,什么也没干,大家只是一直在打费长老,也许费长老以后都不能再给我们唱歌了,真挺可惜的。”因为无聊,银狼头目巴德鲁最近在练习写日记,他在最近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第六天,正当大家准备为万阳的事情继续发愁的时候,熔火城突然有客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