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踏上征程

“钟馗导师,真的要我一个人出征吗?”在即将踏上征程的一刻,我犹豫了。

“哈哈!”钟馗听罢大笑起来,“让你自己出征,老夫怎么能放心得下啊,况且你对地府的忠心还有待于考察,老夫决定叫曾倩与你一同去,一来对你进行监视,二来与你做个照应,至于其他几位嘛,除了婵娟、玲珑与佘小青,其他三位也可以自便,你看这么安排如何啊?”

我可以感觉到钟馗是在开玩笑,其实在他心里已经对我足够信任了,显然安排曾倩跟着我完全是他早已经决定好的。

“等等,缠绵、啸月、妲己、可心,一共是四位啊,你怎么说是其他三位啊?钟馗大叔,你是不是上了年纪,眼花啦?”我生怕他把可心排除在我的后宫团之外,连忙抢口道。

“哈哈,是四位吗?老夫怎么只看到三位呢,在我的大殿之上,任何的幻术都将失效,在上方照妖镜的照射下,什么障眼法都得显出原形。”钟馗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大殿正上方的所谓“照妖镜”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闪耀了一下。我急忙回头望去,只见一路上只知道傻笑的妲己早已没了踪影,地上先是出现了一条狐狸尾巴,但那也只是一瞬间,马上连狐狸尾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妈的,怪不得往日风情万种的骚狐狸,最近只知道傻笑,原来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偷汉子了。哼,在心里把妲己痛骂一百遍,并且立刻作出了一个极其残忍狠毒的决定——今天晚上做个春梦,强奸她一百遍啊一百遍。

众人都惊讶于这一异景,可心更是因为妲己的消失着实难过了一阵,直到谢中海过来开导才稍微稳定住了情绪。不过此时,谢中海也抓住机会赶紧说了几句台词,“我又与什么天庭的没瓜葛,为什么要我和她们一起呆在这里?我想回人间界了……”这个许久不被大家重视的“大叔”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估计背后肯定没少贿赂作者。难道是用他前世的宝杖换来的吗?小纸神估计没那么好哄骗吧?在心里一通胡思乱想。

“呵呵,法海大师,你怎么会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呢?渡劫地藏王菩萨正等着见您呢。”钟馗微笑着给予回应。

一听这话,谢中海没词了,显然菩萨的召见对他来说具有足够的吸引力。

“钟馗祖师,我要与祝,啊不,与万阳尊者一起出征吗,确定下来了吗?但是,但是我还阳的事情怎么办?晚了恐怕就没机会了吧,还有赤炼托付与我的事情,我还得回去找她的肉身呢……”

“一切都在本座的考虑之中,你暂不必挂怀,况且赤炼的事情正好在这次出征的时候就一起都办了,怀着她肉身的灵蛋,据传就遗失在尸魂界那里。至于你还阳的事情,我已经给你安排了,等你们重返人间的时候,自然就能够知晓了。”钟馗解释道。

“我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我吃点儿亏跟‘曾判’走一趟吧,哈哈。一路上曾同学可要多照顾我啊…嘿嘿…”好久不见曾mm,听钟馗说要她在一路上好好“服侍”我,我还能不猴急?不过此言一出,即有无数道恶毒的目光向我射来,我的脊梁骨突然产生了一丝寒意。当时说话的时候没有经过大脑,完全没有考虑到其他女生的感受,现在显然后悔已晚,众女开始集体发飙了。

“我本来还打算跟随着尊主鞍前马后呢,现在看来就免了吧。”缠绵的头撇到了一边。

“缠绵,你太客气了,本小姐压根就没打算跟去,哼!”这,这还是以前那个忠心无二的啸月吗?哎,肯定是跟小青、玲珑、兔兔她们在一起久了,都学坏了。

“开玩笑,我开玩笑呢。缠绵……嘿嘿,啸月……”一切都迟了,任凭我怎么解释二位姑奶奶就是一语不发,哎,看来我在战场上“坐拥三美”的梦想算是彻底破灭了。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若是可以的话,我即刻将你们传送去点将台。”钟馗似乎对我从来不吝啬微笑,但是说实话,他笑比哭还难看。还是冷酷一点的钟馗够派啊,等以后跟他熟了,一定要在造型上多给他提点儿建议。

我又回头望了望缠绵与啸月,见已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作罢。本来还想与玲珑诸女告别的,也不知道是为了她们姐妹的共同战线,还是压根就是醋上心头,这群骚丫蛋子竟然集体不理我,把我当成透明的,哎,算了,谁让俺好色在先呢,我华丽地忍了。

“我准备好了,把我们送走吧。”钟馗点了点头,吟诵起了传诵咒语。就在我与曾倩消失在大殿前的一刹那,我看到了所有“准妖妻们”共同投射来的留恋目光。哈哈,还在那边嘴硬,到最后还不是都牵挂着我。在心里默默地与她们做神交:美人们,都给我在钟馗大叔这儿好好呆着,看你们的夫君怎么创下这一片千秋伟业,到时候让你们每个人都崇拜的淅沥哗啦,非我不嫁,嘿嘿。

……

被传送到点将台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象瞬移一样,一眨眼就到了现场。来到点将台下,周围的人也没有对我的突然出现表示出惊讶,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这个‘传送术’不错啊,想到哪里就到哪里,以后一定要学习一下。”我自言自语着。

“这个法术要消耗很大的法力,灵阶决定了传送的距离,就象钟馗祖师这样的正神也只能在同界传送这么远而已……”一旁的曾倩在我自恋的时候,适时地泼了我一头冷水:怎么?你的意思是,就凭我的水平还是不要妄想了,是吗?哼,现在的曾倩可一点都不可爱。哦,对了,她从来就没可爱过……想一想,还是忍了算了,但是将来一定要好好调教一下她这个毛病……

不多时,点将台下已经人山人海,在我的身后不远处便是成千上万的阴兵,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地府的军队:他们的头盔是蒙面式的,身上覆盖的都是黑色的甲胄,我想了半天也没有猜出他们的这一身行头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说是金属吧,又感觉很有柔韧性;说是皮革吧,又感觉它很有硬度与重量…他们每个人都是手握长柄武器,有矛,也有戟,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东西。军马与战船都停在远处待命,随时可以出发。他们看上去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军容严整,不过却透露出很大的威慑力,有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也许是因为我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吧,反正面对眼前的场面有些让我肃然起敬。从我站的位置来看,我应该算是这次出征的干部之一,不过具体是什么官职,我还是很期待的,因此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台上的举动。

不多时楚江王怀抱着一支金锏出现在了点将台,没作任何停留便开始了正式的分兵派将,“我地府乃天朝大邦,有维护界内安治的责任,今我友邻尸魂界红丸国向我们发出了求援,他们那里此刻正遭受着魔族的践踏,魔族一直就不安分,今天他们可以侵略尸魂界,明天他们就会来骚扰我们,所以我们要先下手为强,狠狠地教训他们一次,将他们永远地赶回自己的魔界!”

“地府常胜!”

“地府常胜!”

誓师大会,在下面的军士喊出雷鸣般的口号时达到了**。无论是谁都会被那种气氛所感染而热血沸腾。看着我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曾倩拉了拉我的衣角,示意我注意形象。

楚江王将一表书交与一传令官,那人便开始了洪亮的诵读,“现传地藏尊特令,命楚二公子楚巡为陆路统领,统帅‘鬼甲精骑’一万,以最快的速度行军至红丸国境内以解‘净灵庭’之围!”

“得令。”楚巡一抖披挂凛然上台。

“另,命天庭特使祝夜光为副统领、‘奉天通判’曾倩为随军督察使,一同出征。”

“得令。”我与曾倩异口同声,并上台接领。我虽然被任命为一个副手,但是已经心满意足,当初我还以为会给我一个名誉顾问什么的当呢,已经比预料的要好很多了。

“另,命楚江王长公主楚恋为水路统领、阎罗王长公主阎素为副统领,其他各府公主为偏将,统帅‘鬼甲水师’一万,由冥河经三途河入尸魂界,先阻挡魔军后援,后与陆路两面夹击,务必将来犯之敌全部歼灭。”

“得令。”

如今的楚恋也是面遮轻纱,不过一身戎装更加显现出她与众不同的魅力,在与她擦肩而过之时,我依旧为她身上淡淡的神秘香气所陶醉。与楚恋的视若无睹不同,跟在后面的阎素一直是一副厌恶的表情,眼光始终没有从我的身上离开,在经过我的时候,她压低声音叫嚣道,“让你们得个便宜,先到一步,不过大吸血鬼王的头,我们姐妹是要定了!”

“那是当然,不过若是小的我幸运地拿到了,阎素小姐有没有兴趣陪嫁啊?”哼,阎罗王的女儿又怎样,老子一样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