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一缕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到一个少年的脸上。

“难道我没死?”王风自言自语的说着。用手rou了rou脑袋之后,缓缓的座了起来,睁开眼睛环望四周。

良久,王风突然出一声惨叫:“天啊,我怎么到森林里来了。”不过天生乐观的他很快适应了过来。

多年受到xiao说熏陶的王风不由想到“我不会也赶chao流穿越了吧。”想到这里王风就开始兴奋起来。很快肚子传来的饥饿感便把他拉回了现实,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找食物要紧。

丛林中一个身影xiao心翼翼的走着,因为怕危险,所以不敢出太大的动静。整个过程无惊无险,没有遇到什么野兽,也没遇到什么毒虫。

就在这时,前面出现了一颗大树,树木枝叶繁茂,上面还挂着一些果子。王风顿时大喜过望,先是xiao心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以后便冲的树下,手脚并用几下就爬到树上,一连摘下大部分的果子才停了下来。

看着这些不知名的红色野果,王风心里十分矛盾。一方面他已经饿的快走不动了,一方面又怕野果有毒,不知到该不该吃。

但是看到有的果子好像有被虫子咬过的痕迹,便在心里自我安慰到“虫子都毒不死,我应该也没事吧。”拿起了一个野果,王风的心里还是很没底。

于是他把果皮撕开一道xiao口,挤出几滴汁液滴在嘴里,很甜。等了大半天,没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便大胆的吃起了野果。一连吃了十几个,才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王风感到肚子一阵剧烈的绞痛,心里暗骂:“有毒,日啊,我被骗啦。”此时,他完全没有想到,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哪里会有人来骗他。不过,他也没心情去考虑这些了,这时他正躲在树后拉的惊天地泣鬼神。

良久,王风才从树后爬出来,这时候他已经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休息了一会,王风便想到要去找走出森林的路了。

低头看了看还剩下的野果,心里不舍,便把它们裹进了衣服里。再怎么说,它们也能拿来充饥,不过只要有可能,王风是绝对不会再吃这些东西了。

虽然在学校的时候,曾经学过在森林里mí路时要怎样来辨别方向,可实际应用时,王风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只见他一会momo树,一会看看天,折腾了好半天,最终还是无奈的放弃了。

王风自言自语道:“世界上本没有方向,因为我走过,便有了方向。”说完后,xiao心翼翼的往四周看了看。现没人后,就微笑着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现在,自言自语都快成他的习惯了。

刚刚走了半天王风就感觉累得受不了了,毕竟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少年来说,他还是十分缺乏锻炼的。虽说自从来到这里以后,王风现自己的体制好了很多,可走了半天他还是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声野兽的吼声传来,王风顿时打了一个jī灵,迅爬上了身旁的一科大树。他还没现自己爬树越来越熟练了。xiao心的隐藏好以后,王风便xiao心翼翼的拨开眼前的树叶,望声音出的地方看去。

没过多久,视线中出现了一只兔子,正在飞快的逃窜着。不知为何王风总觉得这只兔子有些不太一样,单看它的度,就比一般兔子快了许多。这时后面窜出一只狼,在不停的追着兔子,王风有种奇怪感觉,这狼也不太正常。

这时,兔子似乎被bī的走投无路了,于是停下奔跑,传过身来,冲后面的狼张开了嘴。就在王风感到纳闷时,一道水箭从兔子的嘴里直射而出。

再看那狼,似乎根本不在乎,不闪不避任由水箭打在身上。只是身上的mao被打湿了一片,那狼却没有半点不适的反应。

突然那只狼也张开了嘴巴,只见青光一闪,一道月牙形的风刃射出,迅掠过前面的兔子。那只兔子浑身一颤便倒下不动了。如果仔细看的话,便会现它的喉咙已经被切开了,可见这枚风刃有多么精准。

捕猎成功后,这只狼缓步走上前来,叼起了兔子朝四周看了几眼,转身离开了。在狼向王风藏身的这颗树漂过时,王风屏住了呼吸,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被这只恐怖的狼现。

就连一向不信神的他,在这时不断向着满天神佛胡言1uan语的祈祷着:“yù皇大帝、太上老君、佛祖、耶稣、安拉、圣母玛利亚,不管是谁,只要保佑我活过今天,我一定每天早晚三注香,天天祈祷好几遍。”

不知是不是他的祈祷起了作用,那只狼没有现他。在狼离开后,王风感到全身都虚脱了,紧紧的靠在树枝上,以防止自己掉下去。

良久王风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缓缓爬下树来,背靠树干大口喘着气。想起先前王风现自己的运气真是好到逆天。在森林里走了大半天,还nong出很多声响,居然没引来一只野兽。

想到这里,王风不由冒了一身冷汗。眼看天就要黑了,王风想起动物晚上活动的习惯,为了避开危险便又爬到了树上。

没有绳子固定自己,王风就挑选了一个树杈,xiao心的靠在上面。夜幕降临,听着远处不时传来的吼叫声,王风怎么也睡不着。

回想过去的一天,经历过的事情似乎比以前十几年加起来还要多。本来还在家看流星,可一转眼被流星砸,被野兽吓,还要忍受不曾有过的饥饿感,王风觉得今天的倒霉事好像都被自己遇上了。

直到现在王风还不知到自己看到的不是野兽,而是魔兽。或许他已经想到了,只是不想承认罢了。王风现在只想到“异界也不好hún啊。”不知不觉中王风便睡着了。

不知是不是上天的眷顾,夜晚王风翻了几次身,居然没掉下去。直到清晨醒来,王风才现自己已经靠近了树杈的边缘。

王风顿时一身冷汗,如果掉下去不摔死也得被野兽吃掉。这时王风已经看到了地上的脚印,而且他十分确定这些脚印昨天是没有的。

在树上停了一会,王风感觉到自己已经清醒了。力气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感。

xiao心的下了树,带好保命用的野果,沿着昨天的方向继续走了下去。一切都和昨天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王风的心里已经没有了那种侥幸的心里,走的更加慢了,也更加谨慎了。

事实证明,王风的谨慎是对的。因为刚才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果树,如果是昨天的他,那一定是不顾一切先冲上去再说。但是现在王风先xiao心的观察好长一会,这才现树林里面好像有几只猴子状的动物。

于是王风便在不远处等了一会,等那些猴子走远了以后才xiao心的挪了过去,偷偷摘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野果后便又悄悄的离开了。

走的安全的地方后,王风才有时间看看他摘来的果子,果子成青绿色,看起来和苹果很像。不过由于先前的事情,王风可不敢直接去吃,之前肚子闹的厉害,王风现在还记忆犹新。

因此王风还是采取了保险的方法,先挤出几滴汁液吞下。过了一会现没事后又咬了一口,在等了一会还是没事,这才放心的吃起来。

当然王风这次是谨慎过头了,像先前那种有毒的自然没有魔兽会去吃。只有特定的虫类才会去碰,而这些果实却有魔兽在守护,那除了宝物就只能是食物了。

半响,饱餐一顿的王风满足的拍了拍肚子站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扔掉先前得到的红色野果,准备继续上路。

可转念一想,又跑了回去,捡起那些毒果。收拾好以后,重新上路,嘴里还不停嘀咕着:“有毒的东西可不多见,说不定以后用得到,嘿嘿嘿嘿……”辛亏这里没有别人,不然一定会过来chou他一顿,因为他此时这张脸实在是太欠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