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别老是打断我说话啊!

“呃,你们也没有问我啊?”

“……”确实,他们是没有问他。

炼器堂的问景玄堂主瞪着老大一双眼睛,“那你会不会炼器呢???”

席慕月摇头,道:“这个我真不会……”

席慕月这么一回答,炼器堂的堂主问景玄有点失望。

但是其他的堂主和长老则是松一口气,尼玛啊,你要还会炼器,那……还让不让人活了???这人和人怎么就不能比了?这真的要去比啊,那简直就是气死人!

叶天是在这时询问出声的,“我一直很好奇,你的修为到底是什么程度?”

“什么意思?”席慕月有点不解。

“我们见面的时候,你是半步大武师,后来你突然就蹦到初期大武师,然后我见着你的时候,你又是后期大武师……”

余长盛一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你说什么?她是后期大武师???”

叶天赶紧点头,“是,今个我就见着她使出后期大武师的修为,所以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

“呃,那啥,其实叶执事你见着我的时候,我是隐瞒了点的,那个时候我是初期大武师……”席慕月有点不好意思。

“你那个时候是初期大武师,但是你现在是后期大武师!”

“呃,那是不小心,修炼着修炼着,就不小心成为后期大武师了……”

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包括张天翼在内,俱是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什么叫做不小心修炼着,就成为后期大武师了!!!

按照叶天的话,这就说在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就成为从初期大武师的修为飙升到后期大武师???

席慕月真觉得这没什么啊!她可是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从一个废物到现在的修为,她还觉得太慢了。

他们是不知道此时席慕月心中所想的,若是知道的话,必然要一个接着一个教育她,什么叫做还觉得太慢了!别人一辈子都或许达不到后期大武师,你还觉得慢了???

你还觉得慢了?

一个个都被席慕月震惊的无以复加,想说的话半天都说不出来,就在这时,柔止冷不丁出声,“还有事么?没事的话,我就带她回去了……”

“院主有事有事!真有事!”说话的是释元思,马上就站到席慕月的面前,还抓住席慕月的手,“丫头,什么时候有空来炼药堂这边啊?有空的话,就多串串门吧?”

释元思这动作和表情,让张天翼以及一干长老们堂主们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这还是那个高冷的炼药堂堂主吗?

“你现在才开始,别浪费了你炼药师的天赋,来我这边,有什么不懂的啊,你都可以问问……你现在年纪还小啊按照你这样的天赋,以后指不定很快就能达到二品炼药师,甚至是三品炼药师……”

“我是——”席慕月想说她是三品炼药师,但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释元思给打断了。

“丫头啊,每个拥有炼药师天赋的人,都是上天给的恩赐啊,要知道炼药师这行,是非常非常的吃香……”

“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席慕月的话还是没说完,再次被打断了。

“丫头一定要来知道吗?在苦心修炼的时候,也别忘记上天给的恩赐啊,不要浪费你的炼药天赋啊……”

汪源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他也想说一句来着,想提醒释元思,席慕月不是一品炼药师,而是三品炼药师,但是这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洪元忠突然凑上去,完全就把自己要去执法堂受处罚的时候忘记了,死皮赖脸的笑着,“慕月丫头啊,我火凤堂还是多亏了你啊,才能揪出害虫来……什么时候有空,你也多来我们火凤堂串串门???”

席慕月:“……”

“洪老头,你做什么啊,这话明明是我先说的!”

“哎哟,释老头,谁先说都不都是一样吗?”

“这怎么能一样呢?!去你火凤堂干嘛,你火凤堂又没有精英堂出名?”

“我说,释老头,话可不是你这样说的,火属性的武魂力量也不容许你小瞧啊,你知道火属性的武魂力量是爆发力最强的一个属性吗???”

“火属性的武魂力量爆发力再强,也没有我金属性的武魂强大,攻击力最强大,所以月丫头,你还是经常来我金玉堂吧???”

“不不不,还是来我土丘堂,防御力量最强!”

“论防御,不是我霸水堂么?”

“明明是我木莲堂!”

“滚,木莲堂不是和医师堂同流合污的吗?”

“洪老头,不是同流合污,是狼狈为奸!”

“对,就是狼狈为奸!”

席慕月:“……”

张天翼:“……”

就连柔止,都被这几个老头给打败了,哭笑不得揉揉自己的眉心。

汪源还有叶天余长盛他们都是看得目瞪口呆,你几个之前被柔止吓的快傻掉的几个弟子,更是一个比一个眼睛瞪的大!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啊……

唯有一人,那就是百里风,看到一群老头这样的争抢席慕月,百里风的脸色就像是调色盘一样变来变去。

“好了吗?”柔止的声音里似乎挺愉悦的,至少张天翼不由多看几眼。

柔止的声音不容忽视,争的面红耳赤的几个老头这才回神来,去看柔止,对啊,差点把他们这个院主给忘记了……

可是,他们这个院主是不是也太年轻了一点???

也长得太妖孽了点???

“走了……”朝着席慕月招招手,柔止首先离开大殿。

被这几个老头的口水也淹没的差不多了,席慕月找了机会那还不赶紧走啊啊啊!

只怕被这几个老头给拖住,所以席慕月撒开脚丫子就飞奔了。

“你看看,都不是怪你这个臭老头,把人家丫头都给吓到了!”释元思气呼呼翻白眼责怪洪元忠。

洪元忠眼睛一瞪,大嗓门,“怎么就怪我了?明明是他们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