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强大而自信,这就是她!

席慕月很快把这些材料都给分类,分类好后,视线被炉灶旁的书籍吸引视线。

书籍是特殊材料制作的,上面都是刻字,常为在指导白衣少年,冰山美男则也在一旁认真听,席慕月伸出手去,翻开那书籍,起初只是好奇,想看一眼,但是越看越是觉得津津有味,不想这一看就把整个书籍的内容都给看完了。

席慕月还没有合上书籍,常为转头,见那废材料还没有解决,蓦然说道:“你到底是吃什么来的?怎么那么久?还没有干完?!!!”在席慕月看来,这大叔真的是有点凶。

她正想说点什么,没想到常为突然又转头去看白衣少年,一巴掌就怕到白衣少年的手上,“金逸,你这小子脑袋里到底再想什么?你若是不愿意跟我学习的话,我不勉强你,你去找你的堂主舅父!”常为的语气和神情都格外的严厉,声音十分低沉,这并不是吓唬金逸。

金逸虽有不满,但并未说什么。

席慕月的眼珠子转动两下,大概猜到一些。

大叔那么凶,还是赶紧出去吧,她可不想惹什么麻烦出来,诶,就在这时,席慕月余光就看到大黑和小银,这两只兽正在偷偷摸摸的干嘛,席慕月定睛一看,嘴角**两下。

在后方的材料架子上,摆放不少炼器材料,大黑和小银看上了万血石,应该是万血石,席慕月刚才从那本书籍上看到过这种材料,石头多棱,大半有半个拳头那么大小,小黑再掩护,小银抱着万血石偷偷摸摸的想要离开。

席慕月的嘴角又**两下,这两个小混蛋……

跑到人家眼皮子低下来偷东西?

似乎是注意到席慕月的视线,小银那圆圆的大眼睛蓦然笑弯弯,那笑容显然还有点小小的得瑟在里面,而且,特么的不要脸。

小银才不是外表看到的那样,外表上虽然呆萌呆萌的可爱,但这内里,也是个腹黑的主。

席慕月很无语翻白眼,她第一次到炼器堂来,你们就来偷东西???小坑货们!

常为似乎是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喉咙里发出嗯的一声响,就朝着小银和大黑的方向看去,然而,常为一愣,视线里就出现席慕月的身影,他看看了之前席慕月站的位置,又看看现在的席慕月,一时半会还真没反应过来。

席慕月干笑两声,“玄玉骨的精华虽然被分散不少,但也不是没救。看构造图上画的是一块防御性盾牌,只要在回炉的时候,用……火雷锻造一番,玄玉骨的精华便会再次凝聚,这样的话,应该算是锻造成功吧?”最后一句话,席慕月说得也不算肯定,因为她是看了那一本书籍上的记载,里面正好有玄玉骨的属性,以及关于玄玉骨在锻造过程中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分散其精华的说明,还有哇,那本书上描述了好多好多关于炼器方面的东西和说明,火雷也是一种锻造兵器很好用的灵雷,正好火雷就可以凝聚被锻造过程分散的精华作用。

“你胡说什么?像玄玉骨这样脆弱的炼器材料,又如何能直接硬抗住火雷?那不是直接就被火雷给劈毁掉了么???”金逸反驳道,那表情是觉得席慕月太可笑了!

火雷是锻造兵器很好用的灵雷,很多好的兵器都在炼器最后的过程里,会用火雷来锻造一番,加强兵器的韧度以及其他作用,但玄玉骨是一种很特殊的材料,在炼制过程中要是用火雷劈的话,是无法硬抗住火雷的威力的!

面对金逸的质疑,席慕月挑眉,“你也知道玄玉骨的属性很特殊?它遇火会越发坚硬,但遭遇火雷则脆弱不已,那你为什么要用玄玉骨来锻造一面盾牌?使用这盾牌的武者,若遇到雷属性的武者的话,那该怎么弄?那就算是神器,遇到雷属性的武者,估计也就一废铁的存在,还有,玄玉骨本身就是很好的炼器材料,也有很多人拿来锻造防御性的武器,但你忘记了,那些炼器师用玄玉骨锻造防御性兵器的时候,会在锻造过程中添加护灵沙,护灵沙与玄玉骨其两种材料的属性相融合,会形成格外强大的防御力,就算是最后回炉的时候用火雷锻造,只会让其更坚韧,是不是这个道理,你说吧?”

席慕月有点拽!

并不是她刻意这副姿态,只是与人辩驳的时候,那强大而自信的气场自然而然就散发出来。

“……”金逸。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只用玄玉骨来锻造一面防御性盾牌,这本来就是错的!而且,你在刚才的锻造过程中又把玄玉骨的精华分散开,无法凝聚,若不用火雷来回炉的话,那玄玉骨不是只能成为废材料?你还想炼器成功么?”

“……”

金逸被席慕月的话说的一句话都回答不上,因为……他确实只打算用玄玉骨来锻造一面防御性盾牌,但他没想过去加护灵沙,也没有考虑过,盾牌遇到雷属性武者会怎么样,这些因素,他都没有去考虑,现在他把玄玉骨的精华给锻造过程分散开来,补救的办法就如同席慕月说的那样,要用火雷回炉,还要加上护灵沙,这才能够炼器成功!

金逸的小脸有点红,但似乎又有点不甘心的样子,嘴巴瘪瘪。

常为却是在这个时候说道:“你之前问我,用火雷回炉一番就算成功吧?当时你怎么不说再加上护灵沙?”别看常为看起来严厉而粗狂,但却很细心,一下子就抓住席慕月之前说的话里的漏洞。

席慕月微微一愣,旁边的冰山美男也在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她回神来,摸摸自己的鼻子,“我才看完那本书,一时间也没彻底消化完,不过用玄玉骨锻造一面防御性的盾牌时,是必须要加护灵沙的,这点没错吧!”

她摸摸自己的鼻子的样子有点小可爱,倘若不知道她的名字的话,真的可能把她当做某个邻家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