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没见过比你长的帅的老头吗?

大白已经恢复之前的样子缠在席慕月的颈脖上,和她说道:“娘亲不要怕,大白在,没有人敢欺负娘亲,不然大白抽他!!!”

听了这奶声奶气的话,席慕月是有点哭笑不得,可同时却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她能感受到,大白是真的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娘亲,所以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大白也很生气。

这个大家伙,身体大,心灵像个孩子。

“你这个惹祸精,才来丹塔就惹事了?”

尚岩非常不客气的说道。

席慕月汗颜,“你以为我想啊?”

“不仅惹了事,你还把封印给解了,你脖子上的蛇叫你娘亲,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孵蛇蛋的能力?”

尼玛!不毒舌你就不是丹塔塔主是吧?小心我让大白咬你!

这话席慕月当然也不会说出来她就瞪了小老头一眼,“我没杀人,至于他为什么会死在我手上,是因为他突然就撞过来!再说了,当我席慕月傻子不成,我真看他不爽,我也是暗地下给他一刀啊,谁明着来?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我这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尚岩幽幽道。

还斜视席慕月一眼。

“怎么,我说实话都不成啦!”

穆长老真的被这两人的对话给雷的不轻,虽然知道塔主脾气不好,嘴巴也很毒,不过这两人一对上,还真是……他只想摇头。

“塔主,她说的也很对,就算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杀人,我看这事情一定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穆长老缓缓说道。

尚岩翻白眼,“你当我是傻子啊,你能想到的我就想不到?”

穆长老一哽,好吧!

他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我们再等等吧?”一个声音徐徐响起。

穆长老一听声音,顿时就说道:“你怎么才出现?”

郭笑进来,眉眼弯弯的样子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在,就是在找证据没有出现……”

找证据?

郭笑又道:“咱们再等等,等个一炷香的时间就行。”

本以为尚岩会说点什么,他竟然什么都没说。

就开始等待那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在这一炷香的时间里,尚岩闲得蛋疼,朝着席慕月招招手,席慕月不情不愿过去,尚岩现在椅子上伸出手来去摸大白。

大白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是睡着了一般,这让尚岩非常满意,另外一只手授了授自己的胡须。

谁知道!

“咬你!坏蛋!”

席慕月,郭笑穆雨三人都是一愣,随之就见尚岩非常淡定的样子,把手指从大白的嘴里收回来,无视三人诧异的眼神,继续淡定……淡定……

其实这内心早已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下嘴还真狠!!!

穆雨不由多看尚岩几眼,岂料尚岩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比你长的帅的老头吗???”

席慕月:“……”

郭笑:“……”

穆雨好生无奈。

“差不多了……我们去看看证据吧……”

郭笑唇角一勾,还挺神秘的样子。

尚岩也一道去了,来到一处满是坟墓的地方。

“来这里做什么???”穆雨不解。

“再往前走走!”

等到再走一段距离的时候,就看到了几个身影,正在挖土。

“塔主,郭长老,穆长老!!!”几人见人来后齐声喊道。

“这是在???”尚岩眉头一挑。

“这是新坟,是石长老让人给之前死掉的弟子挖的坟墓……”几人如实说道。

“那你们这是要把尸体挖出来检查?”穆雨问道。

“穆长老,不是检查,我们是看他在不在……”

“啊?刚埋进去的怎么可能……”话还没有说完,其中一人狠狠用铲子挖出大片土来,看到了棺材。

把棺材搬上来一看,“没人!!!”

里面没有人!

“你肯定人就是埋在这里的?”

“非常肯定!”

穆雨睁大眼眸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席慕月突然明白了什么,朝着郭笑说道:“人是不是跑了?”

“我已经早就在几个路口安排了人,只要一出现,他插翅难飞!”

“我说火云是怎么看中你的,自个好歹也是医师,你怎么那么傻!!!”尚岩的话才说完,大白一口就咬在他的嘴巴上,就连席慕月都没有反应过来。

“呃……”穆长老和郭长老都傻眼了。

“你不许说我娘亲傻,你才傻你才傻!你才是个傻子!”

尚岩:“……”

席慕月真的想抱着大白亲一口啊,真是她的真爱。

大白回到席慕月的脖子上,还奶气的哼了一声。

挖土的几人也都傻眼,去看尚岩的时候,丹塔塔主的嘴巴竟然肿的和香肠一样,偏偏,他还非常淡定!!!

“哈哈哈!”席慕月很不给面子的大笑出声。

郭笑也是忍俊不禁,不过马上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刚才我就察觉到不对劲,人根本就没有死……应该是服用类似暂时断气的丹药来瞒天过海,等到药效一过就逃掉了……”

席慕月检查过那人的伤势,确实是断气了,加上当时情况特殊,她也没有那么仔细的去检查。

“郭长老,人已经抓到了!!!”

当郭笑的人把逃走那弟子带过来的时候,一看到嘴巴肿成香肠嘴,看起来又非常凶煞的尚岩时,那弟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塔主,我错了,我错了,都是弟子一时间鬼迷心窍去犯下这种错事来!弟子真的知错了,塔主您就网开一面,饶过弟子吧!”

“你说说看,你做错了什么?你要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心情好,就放你一马,不然,我就把你丢进溶湖洞里面去。”尚岩说话的时候,像是有两根香肠在一张一合,在场的人都在极力忍着笑。

“塔主,不要把弟子丢进溶湖洞啊!”

“那你说不说?”

“弟子说弟子说!”那人一听到溶湖洞就吓的脸色苍白,管他三七二十一呢,都把算计席慕月的事情给抖了出来。

就像是席慕月所想的那样,在大白被封印的洞窟外,就有标示,只不过上面的标示被故意弄掉了,就是给席慕月设下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