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我命不由天

十年后。

时间如苍狗,岁月如流水,弹指间十年消逝。

席慕月站在云山最高处,目光怔怔。

身后,有脚步声渐近。

她缓缓开口道:“柔止,你说醒醒会在哪个方向?东边,还是西边,还是北边?还是南边?”

柔止没有马上回答,他垂下眼眸,遮挡眼里的情绪,随后才说道:“从十年前开始,你每日都会上云山,询问同样一句话,十年时间,你问了无数遍。”

席慕月转头笑,“可是你从来没有回答过我。”

他上前,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这是昨夜,席选阳来找我,拿来的照片。”

席慕月接过照片一看,大颗大颗的眼泪扑簌簌的掉落下来,她细细摩挲照片上的人儿。

穿着一袭黑色劲装,略带青涩的容颜,冷厉的表情,不正是她的醒醒么?

“她在地球上?”席慕月眼里有强烈的喜悦。

仿佛像看到宝贝般捧着照片。

“恩,她在地球上。”柔止的表情平静。

席慕月抓住柔止的衣袖,“柔止,我们回去一趟,就算是远远见她一面也好。”

柔止并未回答,脑海里回响起席选阳说的话。

“我只所以给她的消息给你们,是想让你们知道她现在过的还不错,不过并不是让你们去寻她,要知道,你们若是去寻她的话,我会马上出手杀了她。”

“我已经抹掉她的记忆,她不记得你们,所有她现在过的很开心。”

“同样,你可以把照片给她看,让她安心下来,随后”

席慕月没有等到柔止的回答,而是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柔止扶着她,慢慢放到地上,修长的手指伸出来,“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能团聚,所以,先忘了那孩子吧”

忘记,对席慕月来说,是一件好事。

而他,必须要一直隐藏着这个秘密。

席慕月已经睡去,柔止拿起那张照片,万分不舍的看着照片上的小少女,“你应该十三岁了”

“若是在身边的话,再过两年就要及笄了。”

柔止细细摩挲照片的手就如同抚摸最心爱的宝贝。

他的眼眶渐渐泛红,最后松开手指,缓缓闭上眼眸,一阵清风徐徐而过,飘向远方的照片缓缓自燃,随后随风而逝。

席慕月醒来后,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这是怎么了?”

柔止温柔捧起席慕月的脸蛋,在她的眉心留下一吻,“你说你有点累,所以睡了一觉。”

席慕月一愣,随后含笑,抱住柔止,把头依偎在他怀里。

“不知道为何,我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柔止一愣。

他的大手落到她的发顶上,亲昵的揉了揉,“我们该回家了。”

“对哦,之之还在等我们。”想起自己的儿子,席慕月的脸上就扬起满足的笑意。

虽说是经历万千阻碍才终于修成正果,但如今,她觉得都值了。

突然间,席慕月的脑海里冒出一张粉嫩的脸蛋,一闪而逝,快到她都没有看清楚,便消失

“醒醒!”

柔止:“”

席慕月抬眼看他,“醒醒是谁?为什么我会突然喊这个?”

“笨蛋,你忘记了?醒醒是咱们下一个孩子的名字?”

席慕月一听,脸颊顿时泛红,娇嗔的眼神眼他。

“谁要和你生孩子!”

“你不和我生和谁生?”

“不知道为何,我反正就是不太想生,我们有之之就行了”

“可以。”

他的大手包裹她的小手,紧紧牵着她。

带她回家。

席慕月很开心。

她并未注意到柔止眼底一闪而逝的悲伤。

十年时间,醒醒来到地球已经十年时间。

她忘记很多。

她只知道,她叫初醒之,是火鹰组织里的一名杀手。

废弃的汽车厂内。

并非任务,而是两个组织的争锋相对。

在火鹰对面是碧狼。

“妈的,你们碧狼是怎么搞得?每次都与我们火鹰抢任务是不是?”沈昊撸起袖子,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气势汹汹道。

“呵,沈昊,你这话说的可真难听,什么叫做我们和你们抢任务,这是上面发下来的任务,哪个组织有能力接下任务就接,你们火鹰没能力和我们碧狼有关系?”

“你们就是看我们老大受了伤,才屡次与我们作对!”

火鹰和碧狼是两个组织,但这两个组织却是隶属一个团伙,那个团伙被他们成为上面。

一般任务就是从上面发下来的。

还有相应的酬劳,当然,因为有上面的存在,很多麻烦事情他们无需操心。

不过因为前阵子,徐鹤受了伤,险些丧命,碧狼就开始嚣张,抢走了本是他们要接下的任务。

碧狼那边缓缓分开一条路,碧狼老大吴勤走上前来,用轻视不屑的眼神看沈昊,“就是与你们作对那又怎么样?你今日带人前来,无非就是想打架,既然这样,那么多废话干嘛?”

满满的轻视和不屑,吴勤一口浓痰朝着沈昊的身上吐去。

那口浓痰正好吐到沈昊的鞋子上。

沈昊怒视。

吴勤冷笑,抬起手,大拇指朝下。

碧狼那边哈哈哈大笑。

嘲笑和讽刺的笑声不绝于耳。

沈昊刚要上前,砰地一声,吴勤一拳落到他的脸上,沈昊措不及防被揍倒在地上。

“没用的家伙,还想和我们争?去死吧你!”

说完吴勤抢过身边人手上的木棍,朝着沈昊劈来!!!

电光火石间

梁上一根粗绳,一黑影闪过,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悦耳而好听的嗓音响起。

“!”

一声粗口,众人抬眼看向上方,吴勤还未反应过来,一拳头就落到他脸上。

“敢动我火鹰,找死!”

嚣张的语气,狂厉的眼神,不可一世的表情,还有那凛冽而狠戾的拳头,像是雨点般落在吴勤的脸上身上。

众人傻眼。

沈昊和火鹰的人却激动万分!

她来了!

大概五分钟后,小少女站直腰杆,长发一甩,干脆利落的动作。

“不许动!”

枪口对准她的头!

小少女眉头一动,危险眯眼,“你敢?”

砰地一声!

“醒之”

岂料小少女动作飞快,凌空一跃,竟是就这样避开子弹!

下一秒,小少女从猛地坐到拿着手枪之人身上,动作快速,抢了他手上的手枪,对准眉心,就听到砰地一声。

她拿开手枪,对着还在冒烟的枪口吹了口气!

邪魅而放肆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