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月装作无意把目光看向李云龙,很吃惊地说道:“大哥,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啊!”晨月出其不意的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惊讶,李云龙捕捉到晨月眼中求助的神情,心道,这女子还真是有些厉害,知道自己的处境危急,竟然想拉他下水。不过,她演戏演的还真像,差点把他自己都骗过去了,要不是看到她的眼神,还以为自己真的有个妹妹呢?

“哦,是小妹啊,我到这边游玩,想不到你也在这里啊!嘿嘿,真的很巧啊!”李云龙对晨月印象虽然不差,本来就算帮帮他们也无所谓,但是现在他身边有两个不知江湖凶险的小丫头,更何况他现在要做的事情也有很多,也不是那种愿意自找麻烦的人。

三鬼一愣,不知道“天剑山庄”的大小姐,武林第一才女何时多了一个大哥?晨月看李云龙他坐在那里不冷不淡,爱理不理的样子,接着说道:“大哥,我们才两个人,你们这么多人,我还是到你们那里去一起坐吧!”

冷风不明白小姐为何叫这个小子大哥,更不明白为何还要让过去和他们一桌,难道真的不怕羊入虎口吗?但他更想不到的是,李云龙摆摆手,用戏虐的眼神看着她,笑道:“不用了,虽然在这里刚好可以看到外面的夕阳,现在外面一片血红的晚霞,真的很美!但是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还是在那里吧!”

晨月听他这么说,心中暗定,松了一口气,知道李云龙虽然拒绝了她,虽然说的话好象在想人他过去。晨月轻轻地走了过去,说道:“是吗?我也很喜欢看晚霞呢!咦,好久没看到大嫂了!”说完看向蓝冰月。蓝冰月看了晨月一眼,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是要接近他们,但是她不知道晨月为什么要这样?同时她可知道李云龙没有什么妹妹的。而蓝雅和蓝丽见晨月叫李云龙大哥,还真以为晨月是李云龙的妹妹,不过她们对晨月叫蓝冰月大嫂,而蓝冰月没有反对心中有点惊讶,心想:看来看来自己的这位月姐真的喜欢上了李云了。

冷风自然担心小姐一个人过去,刚想撑着桌子站起身来,却看见桌子上有两个秀气的由茶水所写的字――“三鬼”。冷风本来就觉得那角落三人有些奇怪,但是他因为一直注意着李云龙,没怎么在意。经晨月这么一提醒,心中大惊,要知道天魔宫十鬼可是一些臭名昭著的家伙,他当然不会蠢到在这里碰到他们只是一种巧合而已。冷风大手已经握紧了长弓,刚好他发现三鬼的目光正被小姐吸引,他知道机不可失,连忙拉起长弓,以极快的速度射出三箭。

倏忽之间,三道雄强炽烈的光华骤然暴射,好似三条穿过九天烈日的长虹,以后羿神箭的威势凌霄破出,三道光华不断交织,忽左忽右,变化万千。当听到“刷刷刷”三箭的声响,三鬼心中暗自叫糟,连忙拿起各自的随身兵器。“剑鬼”长剑在手,剑尖一抖斜圈,剑光骤然大盛,光雨散开如海潮急转,“刀鬼”也反应奇快,右手长刀刀花暴放,压箱底绝技全力施展,也是刃流寒光,刀吐冷芒,一柄刀布下了交织繁密的刀网。

虽然“三齐箭”威力惊人,但是由于每枝箭都要面对一位敌人,自然是威力大打折扣,再加上天魔宫的“三鬼”成名已久,实力非凡,除了“阴鬼”由于没有武器护身,加上身法稍差,一时闪避不及,左臂被长箭射穿,伤倒在地上。其他两鬼只是吓出一生冷汗,精钢羽箭还是被刀剑打落一边,却并没有受伤。

现在冷风他有些后悔,刚才若是只是集中先攻击一人,措手不及之下,恐怕就已经有一个箭下亡“鬼”了,但是现在虽然让他们三鬼中的阴鬼受了伤,另外的两鬼平安无事,自己一个人还不一定能够打败他们。

眼见“阴鬼”受伤,刀鬼怒极,大掌一拍,桌子立即变成一堆废木,提起长刀便向冷风右手边虎啸攻来。剑鬼也不落后,圈起几个剑花向冷风的左手边疾射而去。两人均认为晨月和李云龙他们不懂武功就是有也对他们没有多大威胁,只要杀死冷风,他们便是插翅难飞了。

来到了李云龙身边的晨月见到这种情况,着急地说道:“这位少侠,这三人乃天魔宫中人,作恶多端,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共同对抗天魔宫。”“妹妹啊!你说什么天魔宫?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我家有敌人是天魔宫的人吗?”李云龙微笑道,那边的蓝雅和蓝丽一听晨月要他们帮忙马上有点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起来和那天魔宫的三鬼大战一场。蓝冰月见了连忙拉她们坐下,蓝冰月她可知道蓝雅和蓝丽这两人的武功连三鬼的一招的接不下。而莫光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闭目养神了。

只是这说话的功夫,冷风便被刀鬼和剑鬼的刀剑所交织的大网牵扯住。刀鬼和剑鬼一左一右,刀走钢猛,剑行轻灵,当真配合的天衣无缝。若论到远攻,天下甚少人是冷风他的对手,可是若是短兵相交,冷风便稍嫌不足了,虽然他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在天剑山庄的十多年里练就了一套厉害的掌法,但仍然不如箭法精妙。他只是不时单手排出几个掌影,利用轻功高绝拉开空当,只要有一瞬的空隙,他便偷施冷箭,所以虽然以一敌二,但却也丝毫不落下风。原先在茶店里互相吹嘘自己有多厉害的江湖客和来往行商,见到真正的高手生死相搏,早就吓的魂飞天外,四处散去。

阴鬼见到冷风被刀鬼剑鬼困住,但仍游刃有余,虽然他对刚才冷风那一箭恨之入骨,但无奈左臂受伤,实力大减,现在也无法帮忙,心道,这次没有按计划行事,如果失败了三人肯定免不了回去一顿责罚,想起那让人生不如死的酷刑,他便感到背部一阵发冷。此时,阴鬼他发现晨月和那富家公子小姐们坐在那里吓的发呆,虽然那几个女人会一定武功,但是他觉得自己对付他们易如反掌,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趁着刀剑双鬼把冷风缠住,只要他能把晨月带回去,怎么说也将功补过了,说不定还算是立下大功,想到这里他嘴角露出阴冷的笑容,强忍左手臂带来的钻心疼痛,内劲暗暗运在右手掌心。

李云龙自从到了这个世界以来很少有机会看到高手交战,见冷风与双鬼打的难分难解,刀光剑影,甚是精彩。李云龙虽然也听过天魔宫,也知道天魔宫的恶行,但是他觉得有时候正道人士连天魔宫的人可能也不如,所以他不会像晨月所想他会义愤填膺的立马出手相助,晨月不禁对李云龙颇为失望,以为他也和一般人一样惧怕天魔宫势力。

李云龙看也看够了,刚想和晨月她们说话,却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刺骨的阴冷掌风向他们两人刮来,蓝丽的一声小心,李云龙这才恍然记起了刚才受伤在地的那名阴冷男子。

由于阴鬼以为李云龙不懂武功,并没有用上全力,速度也不是很快,李云龙冷哼一声,螺旋九影立即展开,快速把身旁的晨月抱开,蓝冰月拉着蓝雅和蓝丽向旁边躲避,莫光也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桌子,原来众人所在的桌子却被他的“阴风掌”拍散。蓝雅和蓝丽吓的脸色苍白。

阴鬼显然想不到自己竟然一招击空,他的右手掌变成了水蓝色,聚起十成功力向李云龙拍去,一时间满天水蓝的掌影,每个掌影都含有曾经让无数江湖中人深受其害的阴毒之气,李云龙极快地拔出腰间的长剑,缠住龙泉剑的白布瞬间变成了无数碎布条。

李云龙最恨人背后偷袭,更恨他偷袭不会武功的女子,手中剑气暴涨,无数剑芒金虹激射,流星纵横,光华大盛,龙泉剑反射昏黄晚霞,剑光竟在刹那间汇聚成令人无法张眼正视的刺目金光,刺人的寒芒划过,奇快无比。李云龙出手又快又疾,与之一经交手,阴鬼便心中大叫不妙,惧意立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不会丝毫武功的公子哥,武功却是十分高强。

高手相斗,除了本身技艺影响胜负之外,武林高手本身所发出的气势也是能否取胜的关键,尤其是当双方武功相若时,一时气势的消长更有决定性的影响。阴鬼的武功本就要逊于李云龙,本身又已经受了重伤,如今这一胆怯,使出的“阴风掌”威力更减,才一触及李云龙的剑气寒芒,涛天金潮狂涌而至,一下子阴鬼的阴风掌便被李云龙的剑潮所破,溃不成军,令阴鬼挡不胜挡,大骇之下,抽身急退。可惜阴鬼身法稍逊,他只觉得自己胸口一凉,龙泉剑的纵横剑气堪堪划过他的胸口,鲜血如注飞洒,阴鬼低下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前的血肉模糊,再也无力撑住身体,砰的一声,鲜血飞溅下,尘土扬起。想不到一个堂堂天魔宫十鬼之一,平时作恶多端的阴鬼竟然死在李云龙一剑之下。

这边的刀剑双鬼和冷风俱是心中大惊,刀剑双鬼惊的是,现在才知道这白衣男子武功如此之高,冷风惊的也是如此。两鬼已经有些无心恋战,均是想到,若是“毒魔”张盛再不来的话,只要他们一联手,恐怕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蓝雅和蓝丽看见李云龙杀人吓的连忙躲进蓝冰月怀里,不敢抬头。此刻她们才知道这江湖不是她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而她们自以为厉害的武功在这些江湖人眼里什么都不是,且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随时随地都有着失去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