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随着小二穿过重重走廊,来到了后院的普通客房,虽然这两个房间不大,比当初来时住的后院差上许多,但是还算干净整齐,李云龙手里握着那掌柜找给他的一两白银,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在江湖,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今天虽然能够在两间房里挤一下,可是要是到了明天恐怕连住宿的钱都没有了,甚至没有钱还要饿肚子了,必须得想办法在今天晚上弄到钱才行!

这小二对众人格外殷勤,又是端茶又是端水,李云龙知道他是想要点小费之类,可是他自己现在都没钱,哪里还有钱给小费,不管这么多,遂大声道:“你不用收拾了,这里我们自己来,你可以下去了!”小二还以为遇到豪客,有些失望,只好无奈退下,同时心里暗骂两个小气鬼。

等小二告退之后,安静的房间,就只剩下了五人,本来按道理来说一男四女应该发生点什么事情才对,但是却奇迹般的众人只是对视了一下,晨月戴着的这个面具实在让李云龙不可能有什么想法,虽然不是与男子单独相处,但还是让晨月有些尴尬,她假借着观察房间为名,逃避着令人不舒服的气氛。而蓝雅和蓝丽相互聊天,看也不看李云龙,更让李云龙觉得郁闷,心想什么时候自己的魅力这么差了。

不过现在李云龙倒是没有在意,他只是在想着钱的事情发呆,突然脑子里灵光乍现,心想,这世界上来钱最快的莫过于偷,抢,赌了,可是他又不屑干偷抢之类的那些江湖宵小所干的事情,那自然是只有赌这一条生财之道了,虽然他没去过赌场,但是他赌过,在他的印象中,他知道赌场里的人都是一些穷凶极恶,贪财忘义之辈,就象上次一样。于是下定决心出去到洛阳的赌场看看。

况且江湖中大多豪爽好赌,如今聚在洛阳的一定还有很多,肯定便会找些乐子,那赌场妓院肯定是不错的地方,这些地方也最容易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说不定还能获得意外的收获。

李云龙打定了主意,由于房间里没有了外人,李云龙变回了原来的声线说道:“各位美女,现在时间尚早,我想出去走走,这几天你们肯定很累了吧,你就先在房间里休息一下好了!”

众女虽然也觉得身体很有些疲倦,但是却也不愿意这么早待在房里,特别是晨月洛阳只是在她很小的时候被晨道天带来拜访过一个名医,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如今有机会也想好好地逛逛以繁华闻名的洛阳城。

晨月说道:“那我还是和你一起出去走走吧!这两天边走边歇息,身体并不是很累的,我对洛阳也是很有兴趣的。”李云龙想不到这个晨月的好奇心这么大,可是他这一次是要出去寻钱的,一是那种环境复杂,带着晨月不方便,二是他也不愿意让她知道,三是晨月要去其他的几女说不定也要去,遂一口否定道:“不行,你身体本就这么差,经过两天的奔波更应该好好歇息了,不然……”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难道你想单独出去到烟花之地去找女人?”蓝冰月这时说道,说完,她一脸鄙夷的神色。蓝冰月见他反应强烈,眼睛闪烁不定。像是在撒谎,所以便故意说他去青楼想诈出他的实话。

李云龙激动地暴跳了起来,差点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临口辩解道:“不是!我只是想出去赌……打探一下情报而已!”晨月明明听到他说了一个“赌”字,连忙问道:“你是不是想去赌场?”

李云龙暗叹,不愧为“绝色才女”,见无法再隐瞒,只得说道:“不错,我是想去赌场!”晨月点头道:“好主意,赌场里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是一个获得消息的好地方。不过,我也想去看看!”“我也想去。”蓝冰月,蓝雅,蓝丽三人也同时说道。

李云龙反对道:“为什么要去,那些地方的环境一般都很复杂,你们一个个女孩子恐怕有些不方便吧!”晨月不同意他的意见,说道:“女孩子又怎么了!再说我不是化了男装,又有什么关系,我一个弱小的女子独自待在房间里似乎也没有那么安全!”

李云龙不清楚她为什么坚持要去,但是又听她说的很有道理,虽然晨月戴着面具一般来说不会出什么事情,但他真的还是有些不放心让晨月她们几个人在客房里。但是现在蓝冰月她们是女子打扮,如果晨月去的话还可以,但是蓝冰月她们去的话就不方便了,于是道:“你现在是男子打扮是没关系,但是冰月她们是女子打扮,去那地方多不方便,不行,你们给我留在这里。”

“早知道我们也打扮成男子了。”蓝丽后悔道。“不行,我们不方便就让晨月妹妹陪你去,免的去外面花心,晨月妹妹,你可要帮我们看着点。”蓝冰月这时说道,最后的话是向晨月说的。

晨月现在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答应的话她又不是李云龙什么人,有什么理由管他,不答应的话不知道怎么回答蓝冰月的话,这两天来她和蓝冰月她们的关系可以说是非常好,她没有理由不回答蓝冰月的话。

“这不太好吧!”晨月还没说话李云龙就提出了异议,虽然现在他心里巴不得让晨月和他一起去,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占一点朋友。但是这话他可不能说出来。“怎么不好,难道你不愿意?”蓝冰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好象要把他看透一样。李云龙非常害怕蓝冰月的眼光,只好道:“那好吧!不过,我怕你有事,你得与我寸步不离才行!”后面的话李云龙是对晨月说的。

晨月自然地点头同意,她一边点头一边觉得惊讶,她怎么会如此在乎李云龙的意见。由于晨月很小的时候就才名在外,晨道天由于经常闭关修炼,晨月便代替他的父亲调解了江湖中很多的纷争,虽然她不会武功,但却由于处事公允,再加上她越大便越发的漂亮,不但被天机阁的天仙榜上占据了第一的位置,甚至她在江湖中有很高的威信,不过也要多亏她有一个绝世高手的父亲,造成了她在整个江湖中便有了特别意义存在。

要知道她一贯说什么别人都不会也不敢反对她的意见,但是唯独李云龙却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普通的女子来看,让晨月以往紧绷的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连说性情都活泼了许多。不过她不知道以李云龙现在的身份,加上他色胆包天的性格就是公主在他前面他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于是李云龙和晨月两人又走回到了大堂,李云龙向那热心的小二询问这附近赌场的位置。这小二竟然对刚才他们没给他小费有些耿耿于怀,暗道:两个穷鬼还要去什么赌场。想到位于这附近的那个全洛阳最豪华的赌场,便想让二人吃一次亏,小二不露声色,点头哈腰的把那个赌场的位置告诉了两人。

李云龙现在不知道小二的用心,他现在心里颇为满意,心道,这高档酒楼的伙计素质就是不一样。

酒楼位于洛阳城的中心地带,洛阳城本就繁华,这一带人潮汹涌,店铺繁多,天色随着夕阳西下逐渐昏黑,城中已经是华灯初上了,但此时大街上依然是车马喧逐,好不热闹,两人穿过了两个街口,转过一个拐角便看见了一个大宅院,门口挂着“风月赌场”的四字招牌。

这大宅院两扇朱门,一对大灯,门前光如白昼,停满了马车,内中院落重重,宅里灯光上腾,人影重重。这正是刚才那个小二所告诉的“风月赌场”,李云龙见这赌场从外面看起来十分豪华,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看来这个赌场很是不错,生意肯定火爆,李云龙心道,算你倒霉,谁叫你挣这么多的黑心钱,今天就拿你开刀好了!

赌场的门口站着两个彪形大汉,李云龙衣着光鲜,神采照人,看起来器宇轩昂,威武不凡,晨月虽然稍差,但也是文雅高贵之态,又是和李云龙结伴而来,两人阅人无数,不敢怠慢,自然是把他当财神般请了进去,要是他们知道李云龙是只带了一两银子前来找钱,不知道心里该有些什么想法。

这座大宅院跟别的宅院不同,别的宅院有厢房有上房,这座大宅院进门却只见一座大厅,特别大。这大厅竟是布置得富丽堂皇如花阁水谢,宽敞巨大的厅堂,吊着许多盏灯,四壁上也嵌有许多灯烛,极为光亮,客人甚多,显得极为热闹。这里一眼就可以发现和一般赌坊相差甚异,一般的赌坊大都噪嚣混乱,除了赌徒们叫嚷之外,还有专门为了喝酒来看热闹的的,与一些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子调笑,形形色色,不一而足。这里虽然同样的热闹,但却少了那种市井的噪嚣混乱。

这大厅里灯光处处,纤细毕现,几十张大桌子坐满了人,给人一看就知道都是有钱的老爷们。这些人个个衣着鲜明气派,其中大多数都是穿着劲衣的江湖中人,看来这武林大会在紫金帝国举行不但带动了帝国酒楼客栈的生意,也同时让赌场妓院生意也兴隆了起来。这大厅不但有前中后三进,每进退左右各有相连的厅堂,所以虽众集了几百人,这进进相连的大赌场一点都不令人觉得挤迫。

(今天更新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