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李云龙又朝逢老大和老妇人母女拱拱手道:“逢前辈、伯母、沈姑娘,在下告辞了。”老妇人送到门口,叮咛道:“李公子,陈明达在黑道上,名气颇响,势力不小,你护送司马姑娘,路上可得小心,千万记住了。”

李云龙道:“晚辈记住了。”老妇人又道:“这里只是老身临时住所,你若有暇,务望去凤阳小溪河一行。”李云龙点头道:“晚辈一定会去的。”

沈若华也跟了出来,朝司马琼歉然道:“司马姑娘,真不好意思,已经这么晚了,不等天亮了再走。”司马琼低低的道:“沈姐姐,谢谢你。”李云龙走了几步,回头道:“伯母,沈姑娘请进去了。”他这一回头,但见沈若华一双明亮的眼睛,只是望着自己,他不敢朝她多看,转身大步行去。

司马琼像小媳妇似的只是跟在他身后,低着头而行。走了一段路,司马琼忽然脚下一停,低低的叫道:“李公子……”李云龙回身道:“司马姑娘有什么事?”

司马琼忽然眼圈一红,朝他盈盈拜了下去,哽咽道:“李公子,你把我从仙人庙救出来,这份情意,司马琼没齿也不会忘记的,只是我和你同行,是个累赘,何况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要和李公子作别了……”她说到这里,珠泪—颗颗从眼角滚落下来。

李云龙急忙伸手把她扶了起来说道:“司马姑娘,在下到扬州来,就是找你来的,你在仙人庙送还宝剑,足见深明大义,为了在下,使你不见容于师门,所以在下只好要你离开仙人庙,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自然要负责到底,仙人庙因姑娘的叛离,正在想尽办法,要把你弄回去,岂肯放过姑娘,姑娘此时要和我作别,一个人落了单,正好给他们有可乘的机会,这个万万使不得。”

司马琼被他双手扶住了娇躯,心头又觉得安慰,也更是酸楚,—颗头微微摇着,咽声道:“仙人庙势力遍布大江南北,我和你同走,只是连累了你……”

李云龙大笑道:“文慧芸是我朋友仇人,我在帮人,她除我之心,比姑娘更急,还有什么好连累的?姑娘只舒放心,不用替在下担心了。”

司马琼望着他,又感激,又彷徨,凄楚的道:“李公子,自从那晚,我们初次相识,我就要想到我们只怕没有再见之缘,所以我下了决心,把我的心,我的人,都交给了你,只要有那一晚,就足慰我一生,我内心早就认定我生是李家的人,死是李家的鬼了,因此我虽然拿了你的宝剑,却并没有送呈给师父。今天傍晚,小翠告诉我,地窖里囚禁了一个李飞,我一颗心就一直忐忑不安,才决定把剑送还给你,把你带出仙人庙,算是我尽了心意,我知道你要我离开仙人庙,是一片好心,但我这样一直跟着你,会增加你多少麻烦,多少累赘,我实在并不想离开你,但非离开不可……”她说到这里,已是珠泪粉抛,泣不成声,再也说不下去。

李云龙听她说得委婉凄楚,心头更是不忍,双手握住她一双柔荑,激动的道:“小琼,所以你不能走,仙人庙的人对你得不到手,决不甘心,我要永远保护你,绝不让仙人庙的人碰到你一分一毫,文慧芸是我杀父仇人,他们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小香,你不用走,也不能走,你要答应我,我们永远在一起。”

司马琼目蕴泪水,娇躯微微颤动,嘴角牵了两牵,终于叫出:“李郎……”一下扑入李云龙的怀里,双臂一环,紧紧的抱住了他,呜咽不已。

李云龙把她拥在怀里,两人默默的拥抱了一阵,李云龙才用手轻轻抬起她的头来,她一双清澈的眼神,羞涩的望着他。李云龙低低的道:“小琼,你答应我,永远和我在一起,永远不离开我,好么?”司马琼嘴角浮起一丝笑容,轻轻点了点头,迅快的把一颗头埋到他肩窝,再也不肯抬起头来。

就在此时,突听远处响起一声冷森的嘿嘿干笑。李云龙蓦然惊觉,目光一抬,沉喝道:“什么人?”暗影中缓步走出一高一矮两个身穿半截黄衫的老者,黑夜之中,目光闪闪如星,站在三丈之外,不言不动。

司马琼骤睹两人,不禁打了个冷噤,身子觳觫,低低的道:“李公子,他们是仙人庙八大护法中的木龙车如海、地龙简伯阳,各有—身奇特武功,他们找来了,这该怎么办?”李云龙低声道:“别怕,一切有我呢?”

高瘦老者看他们窃窃私语,就冷冷的道:“姓泷的小子,你诱拐仙人庙女弟子,现在束手就缚,乖乖的跟我们走还来得及。”李云龙把司马琼拦到身后,微微一笑,问道:“怎么样就来不及了呢?”

矮个子老者道:“要等咱们老哥儿出手就来不及了。”李云龙道:“在下看不出有什么来不及的。”“小子,你大概还不知道老夫两人来历?”瘦高个子冷笑一声道:“你是何人门下,轻轻年纪,刚出道江湖,就诱拐人家女弟子,真没出息,难道你师傅没告诫过你,这里犯了江湖大忌,老夫也不想为难你,跟老夫兄弟回去,老夫听说观主有意收你为徒,也还可以从轻发落,逞强是没有用的。”

“说得好。”李云龙淡谈一笑道:“二位来历,在下已经知道,阁下是木龙车如海、这位是地龙简伯阳,对不?”木龙车如海道:“你既知老夫二人名号,还说什么?”只要听他口气,这两人在江湖上敢情名头不小,不然就不会如此托大了。

李云龙道:“二位是江湖人,那就应该讲一个理字,二位如以仙人庙的护法身份来的,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地龙简伯阳嘿然道:“这小子狂妄得很。”

木龙车如海道:“老夫二人正是仙人庙护法,但老夫倒要听听你小子诱拐了人家女弟子,还有什么理好说的?”李云龙道:“阁下要和在下讲理?”木龙车如海点头道:“老夫倒要听听你有什么歪理?”

地龙简伯阳道:“车老哥咱们和他有什么好磨蹭的?”“不。”木龙一手摸着颏下一把山羊胡子,笑道:“人就在咱们面前,你怕他飞上天去?”一面抬目道:“小子,你说。”

李云龙道:“仙人庙虽非江湖正式门派,但既有观主,以有八大护法,自然也粗具规模,连白血帮的总护法逢老大都不敢得罪你们,可见仙人庙在江湖上有他的威望了。”地龙简伯阳嘿然道:“小子,你知道就好。”

李云龙道:“仙人庙朱观主的师抹文慧芸,和在下的朋友有杀父之仇,这点,二位不知道吧?”木龙车如海一怔,问道:“你朋友之父是谁?”李云龙道:“泷千风。”

木龙车如海道:“原来如此。”地龙简伯阳不耐的道:“但司马琼是仙人庙门下,现在和你在一起,总是事实。”“不错。”李云龙道:“在下既把司马姑娘带出来了,自然有保护她的责任。”

地龙简伯阳阴笑道:“好小子,你口气不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能保护得了她么?”李云龙凛然道:“在下能不能保护她那就要看事实证明了。”地龙简伯阳阴嘿道:“看来你小子还想顽抗?”

木龙车如海道:“你和文仙子有仇,老夫二人不舒,但你今晚要想带她离开此地,只怕办不到。”司马琼道:“李公子,你走你的,我跟他们回仙人庙就是了。”“那怎么成?”李云龙道:“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呢?”

“这不就结了?”地龙简伯阳道:“你们两个自然都得去。”李云龙道:“仙人庙,在下总有一天会去找文慧芸的,但不是今晚。”地龙简伯阳道:“你不想去也非去不可了。”

李云龙点头道:“在下知道,二位既然跟踪而来,决难善了,二位一定要动手,在下也只好接着了。”木龙车如海目射奇光,说道:“你要和老夫二人动手?”

李云龙道:“实逼处此,在下别无选择,二位只舒发招吧。”地龙简伯阳道:“车老哥,对付这小子,兄弟一个就够了。”身形一闪,就欺到了李云龙身前五尺光景,阴笑道:“小子,你接着了。”

双手五指并拢,宛如两颗蛇头,一低一昂,随着话声,右手一探,就朝李云龙前胸啄来,左手闪电跟进,从右肘穿出,啄向李云龙右肋归*,出手恶毒迅疾,使的是蛇形刁手。他外号地龙,地龙是蛇的别号,从他出手招式,就可知他是五毒门的高手。

李云龙理也没理他,身形一个轻旋,就带着司马琼闪开了数尺,低声道:“你站着替我掠阵,我不会输给他的。”轻轻放下司马琼。

司马琼道:“李公子,我怕……”李云龙双眉一掀,朗笑一声道:“你不用害怕,谁敢动你,李某就要他溅血于此。”

地龙简伯阳双手齐出,忽然发观眼前人影顿失,李云龙和司马琼居然从左旋出,到了数尺之外,他识不得李云龙使的身法,头心不禁一怔,嘿然道:“好小子,你躲得开老子第一招还躲得开第二招么?”“嘶”的一声,身发如风,双手起伏,又朝李云龙攻来。

这回他展开蛇形手法,忽啄忽切,双手就像灵蛇乱闪,一片爪影,波翻涛涌,记记都朝李云龙要害大穴下手。李云龙运起了圣天真气,闭住全身穴道,双手开阖,使的掌法,记记带起轻啸,和对方硬打硬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