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三国来会6

宁若水心尖发颤,她断然没料到陌擎天对她的情意已经深刻如许,可是她注定不能带给他幸福,只用低沉黯哑的声音轻道:“擎天,我一直都把你当好朋友,我们之间怕是不能的,你……”。

她话音未落,陌擎天伸手捂住她的唇角,不要说出来,即便是拒绝的话也不要说出来好吗?他的心在很久之前便遗落在她身上,就算她要嫁给独孤傲云,也别亲口说出那样狠心的话,给他一点念想的空间不是很好吗?

微风拂过遍地的桃林,发出轻清脆的飒飒声。簇簇花瓣被风吹落,跌入激荡的溪水中。陌擎天长叹一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他松开禁锢在她纤腰的大手,顶着漫天的花瓣,一袭雪衣出尘,信步离去,那样飘逸的背影在此刻看来竟有几分萧瑟落寞的感觉。

宁若水朱唇轻启,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她未说完的话,陌擎天必然是懂的。她虽然对这个雪衣男子有股特殊的情意,但直到他吻住自己的那一刻,才发现那一刻内心对于他竟然是抗拒的。她只熟悉那个腹黑且霸道,有时候还装委屈扮可怜的世子。

心很小,小的只能容忍到喜欢一个人。

宁若水倚着回廊,呆立半晌。太阳渐渐斜下,层叠的云彩竟在不知不觉中倏然化成毛玻璃状的积雨云,雨丝斜斜,突然下起绵绵春雨来。宁若水双手环胸,耳中流水幽幽,身上竟然有幽微的冷意传来。出来这么久,国宴大概就要开始了罢。

宁若水方欲起身,冷不防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揽住,熟悉的水莲花香从身后传来,即便不回头,她也知道那是谁。

“下雨了,把披风穿好”,独孤傲云将她娇弱的身躯扳过来面对自己,为她系上一件火红的风衣。见她唇瓣上还有一丝鲜血干涸的痕迹,伸手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轻轻摩挲,努力不去想雪衣男子亲吻她的场景。赤离早已回到他的袍袖里,从衣缝中偷偷探出个小脑瓜,见主人不言不语的样子,还有些蠢萌的眨了眨眼睛。丑女人被那个陌太子亲吻了,主人竟然没有发飙!

“独孤”,宁若水见到他袖间的火红小脑袋,知是这只讨厌的小兔子把独孤傲云叫过来的,心道这老是对她各种不满的小神兽竟然还懂得去搬救兵,看来它也没那么讨厌自己嘛。

“嗯”,独孤傲云低低应了一声,只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

宁若水心中一动,柔弱无骨的小手若藤蔓般攀上他的脖颈,将自己的距离和他拉近几分,脑袋轻轻埋在他怀间,果然她还是喜欢水莲花香的味道。

这是第一次她这么主动地攀附自己,独孤傲云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点点星芒,心间充斥了满满的爱意。他素来自认为是冷情的人,但狂喜却在此刻吞噬了他的意识。如玉的手轻轻托起她的脑袋,鼻尖触着鼻尖,暧昧的气息在微冷的春雨中迅速攀升。

宁若水小脸发烫,这也是她第一次这么专注的对视他的双眼。很想伸手在他如刀削的五官上细细描摹,但独孤傲云却低头攫住了她的唇瓣。

赤离见这两人在亭中吻得忘我,将小脑袋轻轻缩了回去。哎,这两个家伙,忘了还有它这只未成年的神兽么,真是太让它难为情了。

雨渐渐转大,两人的气息渐渐急促起来。索吻良久,两人都有些意乱情迷,独孤傲云艰难的从她唇瓣离开。他原本还有些担心若水见着陌擎天的表现,但现在看来他的担心纯属庸人自扰。

“国宴是不是要开始了?”,宁若水微微喘息,像小猫一样缩在他怀中。今日还有正事要办,她可不想最后一个到场,成为被众人围观的大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