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三国来会7

“嗯,还有半刻钟就要开始了”,独孤傲云撑开一把油纸扇,一手搂着她的纤腰,几乎让她整个人都悬空挂在他身上。

“东陵旭太子来炎城了?”,宁若水仰着脑袋低声询问,还似乎恶作剧般覆在他耳边。独孤傲云低头看了看她,动人的声线比落地的雨声还要低醇:“自然”。

宁若水歪头一想,有这只腹黑出马,那东陵旭太子只怕会被他坑过来罢。况且,那旭太子原本就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就连她都有所耳闻,放出不来炎城的风声也只能是他别有所求罢了。

斜风细雨,独孤傲云稳稳的脚步声仿佛落在棉絮上般,听在耳中,仿佛来自天外。雨水在二人半尺开外如水晶帘般抖在地上,旋即滴落到绿意葱茏的草尖上。宁若水向来最不爱乌云压顶的阴雨天,这会儿竟然欣喜的摊开双手去接那些调皮的雨珠。独孤傲云见她难得露出小女儿的情态,嘴角弧度上扬,搂着她纤腰的手更紧了。

距离申时还有一会儿时间。宁若水和独孤傲云赶到琳琅苑的时候,整个大殿早已被装饰的金碧辉煌,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将略微暗沉的大殿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来往宫人身穿五彩绸衣鱼贯而入,将美酒佳肴有条不紊的端放到众宾客即将落座的座上。

身穿绣凤宫装华服的独孤琴雅一脸端庄的坐于主位旁边。身为帝国下一任的继承人,她身上肩负着和诸国谈判的要务。这小公主平日里嘻嘻哈哈,匪气十足,但此时却神态肃穆,颇有王者风范,至少比起独孤啸天那个有些懦弱的帝君要威严多了。

宁若水在心中鉴定完毕,刚想要不要上前和独孤琴雅打声招呼,忽听殿外一声绵长钟声,旋即有尖细的公公高声唱诺:“三国来使进殿,闲杂人等,速速避开”。

独孤傲云轻轻捏了捏她柔弱无骨的素手:“就在这里呆着,本王去去就来”。宁若水微微点了点头,就见紫衣华衫的他昂首阔步,意态悠闲的踱至殿门口。

最先进来的便是交古国的陌太子陌擎天,虽然他很久之前便来了炎城,但却是给独孤傲云帮忙,此刻才是国与国之间的照面。

宁若水抬眸看了看陌擎天,但见他依旧一袭雪衣清华,光洁如瓷的面上含着淡淡疏离的微笑,看上去平和可亲,但实际却冷情到极点。他的目光顿在宁若水身上有片刻光景才收回,步态甚为优雅的在交古国的专属席位落座,便低头不语。

他的身后,大约有十几名雪衣卫,每个人都是唇红齿白,容貌隽永。难怪外界会传言他有断袖之癖。

交古国的来使落座之后,便是人未至却先给了独孤皇室一记下马威的东陵旭太子。东陵旭身形与独孤傲云相差无几,皆是一般的颀长俊美,但他面容颇为阴柔,给人以男生女相之感。阴柔之中却隐含着一丝锐利,很符合他野心勃勃的气质。

再看他身后,一群黑衣侍卫面容肃穆,身上隐隐发出颇为凌厉的气息,乍一看,每个人竟然都是真武5阶以上的高手,难怪东陵国有嚣张的资本。

最后进来的便是素来与世无争的西川国。因着池飞卿是西川的公主,独孤琴雅早将这小公主安排在宁若水身边。两人皆对西川来使甚为感兴趣。两双灵动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殿门口。

一道纤细的身影进入眼帘,正是西川国的长公主池倾城。众人都扭过头去看这来自素来神秘国度的长公主。但见她一身滚金花边的拽地长裙,衣摆处绣着大片凤凰涅槃的图案,看起来雍容华贵至极,且带着浓郁的异域风采。

池倾城甚是傲慢的瞥了一眼大殿人群,目光旋即落在前来迎接的独孤傲云身上。她素来听闻赤炎第一人名叫独孤傲云的世子,不知面前这个丰神俊逸的男子是否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