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口腹蜜剑

“娘亲,你等会,雪山雾莲之毒虽然无药可解,但据我所知,却有一套御龙诀可以散去它的药性”,宁若水忽然拍了拍脑袋,她真是关心则乱,竟然忘了独孤傲云就是修炼御龙诀转化体内的阳毒,若是他知道娘亲的状况,定然会将心法口诀教给娘亲吧。

“御龙诀,水儿说的可是神族至高无上的功法?”,惊鸿讶然看向双眼都变得亮晶晶的宁若水。

“应该吧”,宁若水有些犹豫道。独孤傲云的师父楚狂是楚心怡的师兄,应该也是神族后裔,那御龙诀定然是神族功法吧。

“御龙诀是神灵二族没有产生嫌隙之前,历代神族少主修炼的功法,就算是真能转化雪山雾莲之毒,于我而言却是没什么用的”,惊鸿摇了摇头,实在不想打击身边这两个最让她牵挂的人。她的体质是灵族颇为难得的天阴之体,从小到大,修炼灵力之法皆为至阴至柔,而御龙诀则是阳性功法,与她的体质有天然排斥。

也正因为她天生体质偏阴寒的缘故,所以才能在中了天下最为霸道的阳毒后,借助玄心幻梦和阴石的力量延续15年的性命。

“娘亲,我不信,肯定会与别的办法化解阳毒”,宁若水咬了咬牙,将羊皮卷和琉璃眼一股脑拿了出来,就地开始翻阅各种信息。天生万物,莫不相生相克,她就不信这世间还有违逆天地法则的逆天之物存在。

“傻孩子,莫要为了娘亲费心”,惊鸿生怕她钻了牛角尖,扶住了有些陷入疯魔状态的宁若水。

“紫瑄,你怎么会在这里?紫瑄,你等等我”。

随着一道略显猥琐的男声落在耳畔,烟波浩渺的湖水之上忽然飞来一批不速之客。为首的是名浑身笼罩在斗篷之中,只露出波光潋滟美眸的妖冶女子。她的身后,紧跟着魂族家主洛江豪。宁若水眼神微闪,只怕这这些人来者不善呢。她心念一动,迅速将惊鸿转移到了永恒之心,君仕凌心头一惊,旋即望见她放心的眼神,惊诧的心才稍稍安定。

斗篷女子身形如飞,只是几个瞬间便从湖上空降到了苍蓝巨树的岛屿。望着身形依然挺拔如松的君仕凌,美眸顿时浮现出丝丝氤氲水气,隐在斗篷之下的双手紧握,柔媚的嗓子染上不可抑制的颤音。

“仕凌哥,真的是你吗!你知道吗?紫瑄这些年一直都在找你,你真的没事吗?实在是太好了”。言罢,她不由自主朝君仕凌的方向靠近了些,只是对面男子的目光却依然那般平静,淡漠如水的凤眸中根本没有半点自己的影子。

她心中忽生出浓浓的怨念,声音却益发柔和:“仕凌哥,不知道嫂子在哪里?你们两人从来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呢”。

想到此刻还在默默忍受苦楚的惊鸿,君仕凌的心简直比刀割还要难受。梅紫瑄见他双眉紧锁,更加肯定惊鸿已死的猜测。当年惊鸿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上了炽阳山,还是自己故意失手,才把那个眼中钉肉中刺撞下山崖的呢。

炽阳山崖高可千丈,即便摔下去不死也会坠入雪山雾莲的田地,染上雪山雾莲之毒。15年过去了,抢走了她心尖上男子的女人定然早就化成一抔黄土了吧。心念及此,梅紫瑄的心情顿时变得无比美好。

“君仕凌,你,你竟然没死?!”,紧随梅紫瑄身后赶来的洛江豪甫一落地,就看见昔日的情敌,阴寒的三角眼顿时染上一层猩红之色。

“洛家主,你什么意思?”,梅紫瑄正沉浸报复惊鸿和与君仕凌重逢的双重喜悦中,猛然听得洛江豪这般诅咒性质的言语,心头生出几分不悦,语气也变得十分凌厉。

“紫瑄,你醒醒吧,这个男人,他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你何苦这般为难自己”,洛江豪盯着君仕凌的方向恨恨道。当年,为了配得上梅紫瑄这个黑禁之海天才少女外加第一美人,他放弃了逍遥自在的小混混生活,重新回到魂族,经历了无数生死险斗,踩着无数人的尸骨,终于稳稳登上了魂族家主之位。即便如此,梅紫瑄对自己却没有增加半点好感。

本以为君仕凌消失了15年,定然客死他处,他已然默默守护在梅紫瑄身边这么多年,没准哪天就能让她回心转意,但却不料君仕凌竟然还活着!洛江豪不敢接着往下面想。

“洛家主,我知道你的心意,但紫瑄的心,早就收不回来,只能辜负你的一番美意,你还是另寻良媒吧”,梅紫瑄不再理会满腹怨念的洛江豪,侧身转向君仕凌,素手一拨,掀开扣在面上的斗篷,露出张年约20上下,精致美艳的面容,深情对上君仕凌;“仕凌哥,你知道吗?当年见你跳下炽阳山崖,紫瑄以为你定然不能生还,便终日以斗篷覆面。今日,紫瑄终于能以真面目示人了”。

“紫瑄,你这是何苦?”,君仕凌叹息一声,望向梅紫瑄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悯。当年,君家和梅家长辈有意撮合自己和梅紫瑄,但他天生性子冷淡,对于号称黑禁之海第一美人加天才少女的梅紫瑄,除了初次见面小小的惊艳,便没有任何感觉。

君家长辈拿他没有办法,这桩事情也随之被人淡忘。直至他后来与惊鸿成亲,才再次见到了梅紫瑄,彼时,梅紫瑄对惊鸿极为热络,时常到他们婚后的小居探视。他初时没有多想,但有次惊鸿出门办事,梅紫瑄却忽然造访,于不经意流露出的绵绵情意令他暗自警惕。

从那以后,但凡梅紫瑄再来家中探视,他便刻意避开,还一度让孕期的惊鸿怪责,说他怠慢自己的姐妹。对于妻子的怪责,君仕凌真是有苦难言。他素来知道自己的妻子虽然是个古灵精怪,聪明十足的女子,但在待人接物上却极为热络仗义,对于自己认同的人更是没有任何心眼,于是乎,只能在不引起惊鸿猜忌的同时保持与梅紫瑄的距离。

“仕凌哥,你在想什么?嫂子呢?嫂子她难道?”,梅紫瑄的声音打断了君仕凌的回忆,他微微蹙起了双眉,这个梅紫瑄究竟想说什么?

“梅姑姑,我这样称呼你没错吧?”,宁若水早瞧见父亲对上梅紫瑄的尴尬之色,故意清了清嗓子,上前一步,停在君仕凌身边,双眸笑眯眯的看着梅紫瑄。

“呀,你,你与嫂子长得这般相似,想必是我的小侄女吧”,看着那张与惊鸿十分相似的面孔,梅紫瑄双手微微捏紧,心中满满都是恶毒,嘴角却挂着爽朗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