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也想不到,刘学竟然将上田仙门仓库里面的天品灵石给吸收掉,一般人是无法直接吸收天品灵石的,而刘学却做到了,所以他很是惊讶、

“三年一度的清风会?”刘学一脸疑惑的看向千幻羽。

“清风会就是我们清风山举办的一次巨型大会,一百多个门派参与一项很困难的挑战,只要能得到第一,就能得到许多好处,甚至能得到几大矿场的其中一处。”千幻羽对着刘学开口说道。

“原来这样啊,这次大会我们就不去参加了,我们疼龙仙门从今天开始,要不断的攻打比我们弱小的门派。”刘学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

“是。”千幻羽深吸一口气看向刘学,他怎么也不知道刘学在想什么。

天渐渐的黑了,刘学对着千幻羽开口说道:“让所有人都去开采天品灵石,我们现在缺少天品灵石,还有你告诉我,我们附近有那几个仙门势力比较小的?”

“门主我们附近有天地仙门还有清月仙门两个仙门比较小的,不过清月仙门的门主杜清月拥有天阶二级的实力,天地仙门的门主千鹤实力也有天阶一级的实力。”千幻羽将这个情报提供给刘学。

“知道了。”刘学一说完,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今晚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了。

“天阶二级,还有一个天阶一级。”刘学舔了舔舌头内心暗笑道:“嘿嘿这两个仙门天品灵石我都要了。”

刘学的身形出现在天地仙门的宗门虚空之上,一个巨大的手印狠狠的朝着天地仙门的宗门轰击下去。

“轰”

一声巨响之后,五个黑色的手印狠狠的印在了天地仙门的宗门建筑物之上,那些建筑物,被刘学一掌给轰得粉碎开来。

“是什么人敢在我们天地仙门撒野。”一道彪悍的身影出现在刘学的面前,此人就是天地仙门的门主千鹤拥有天阶一级的实力。

“我腾龙门的门主前来讨教。”刘学嘴角勾起丝丝微笑。

“疼龙仙门,我没听说过,不过你一个圣天八级的人,赶来挑战我们天地仙门好大的胆子。”千鹤看向刘学冷冷道。

“给你两个选择。”刘学看向千鹤,旋即接着开口说道:“第一是乖乖的交出所有天品灵石然后臣服,第二就是让我灭了整个天地仙门,然后我自己抢劫。”

“好大的口气。”千鹤闻言大怒,要是刘学的实力比他强大,对他说这句话,他或许还会考虑的,但是刘学的实力比他低上两个等级,他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低自己两个等级的人会比自己强大。

“鹤击。”

千鹤大喝一声,整个人站立虚空,手中出现了一柄武器,那武器犹如一根兽族图腾一般,不断的撞击在虚空的空气之中,那根武器每次撞击在空气之中都会产生出震荡波。

每次产生出的震荡波就会幻化成为一头头鹤朝着刘学冲击过去,那些鹤并不是那些载人飞行,或者仙门外驯养的仙鹤,而是一些真元凝聚而成的

鹤,蕴含十分恐怖的毁灭之力。

只见数百头真气鹤犹如万千箭矢一般,快出的朝着刘学射杀过去,特别是那鹤的嘴十分尖锐,要是被刺中的话,恐怕刘学会当场受伤。

“炼狱天钟”

刘学大喝一声,一声钟响彻响天地,犹如万千神魔刀兵相戈一般,一口巨大金色天钟出现在刘学的前方,快速的转动着。

只见千鹤的鹤击都撞击在那个金色天钟之上,那些鹤全部都化为真气消失不见。

“镇压。”

刘学暴喝一声,整口巨大的天钟拔地而起,朝着千鹤狠狠的轰击下去,这一击下去力兮山河,十分强大,万物破。

一下子千鹤的身躯被刘学的炼狱天钟轻易的镇压下去了,整个人化为碎片死得不能再死了。

刘学的身形一闪,那个巨型天钟也随之消失不见。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看见那边有一个巨型黄金钟,然后就真一眨眼消失不见了?”邀天看向天地仙门的方向不解的看向旁边的守卫道。,

“邀天门主你看错了,那估计只是幻象吧。”邀天旁边的一个手下对着邀天开口说道。

邀天深吸一口气道:“看样子我老了。”

“爹。”邀月一路小跑过来,叫了一声,看起来可爱至极,犹如小萝莉一般。

“月儿怎么了?”邀天看向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宠溺道。

“爹,你在这边做什么呢?”邀月看向要邀天开口说道,她本来想说她跟刘学的事情的,可是看到她父亲一脸叹气把原先的话吞到肚子里面去。

邀月刚说完话,一个护卫走了过来,看了一眼邀月,旋即走过去,小声的在邀天耳边说了几句话。

邀天脸色一变对着那护卫开口说道:“知道了你先下去。”旋即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开口说道:“月儿老实告诉我,当初救你的那个人是什么人?”

“爹,今天我本想告诉你的,没想到你倒是先问起来了。”邀月一脸娇宠道,她并没有看到邀天的脸色已经变了。

“那刘学是不是一个下界的飞升者而且还是一个偷渡者,你还跟他有暧昧关系?”邀天的声音变得十分严厉。

“爹,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了?”邀月看向邀天一脸惊讶。

“月儿,爹告诉你,以后你不许想那个刘学了,我不允许你跟那个刘学在一起。”邀天直接对着自己的女儿开口说道。

“爹这是为什么,我不管我非刘学不嫁。”邀月看向邀天都快哭出来了,她可是把一切都给刘学了。

“啪”的一声,邀天一巴掌打了过去,在邀月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深深的手印。

“呜呜~~。”邀月哭了出来,她哭泣道:“爹爹你从来都没打过我。”说完她身形一闪面朝着远方跑去了。

邀天看着自己的手掌喃喃道:“月儿为父也是为了你好,一个飞升者,偷渡者有什么好的。”

“呜呜~~,爹爹

他从来都没打过我的。”邀月在清风山脚下的一块大石头上面坐着,眼泪一滴一滴的流出来,她想着以前跟刘学在一起快乐的日子,她现在真的很怀念那日子。

突然间一道身影出现在邀月的面前,那人正是赤炼。

“邀月妹妹,什么事情那么伤心啊,独自一个人跑到这边来啊。”赤炼看向正默默流着眼泪的邀月开口说道。

“赤炼你来这里做什么?”邀月看向赤炼,内心一惊,准备往清风仙门跑去,可惜她的实力并不如赤炼。

“想跑,没门。”赤炼看见邀月想跑身形一闪抵挡在邀月的面前,看向邀月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旋即道:“你这臭婆娘,我打你的主意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今天真是好机会啊。”

“赤炼你……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父亲肯定不会放过你的。”邀月看向赤炼一脸惊慌。

“哈哈要是我上了你,就是你父亲的女婿,你父亲还敢拿我怎么样?”赤炼看向邀月一脸淫笑。

“你要是敢乱来我就叫了。”邀月惊慌的对着前方的赤炼开口说道。

“你叫啊,你叫啊,告诉你在这个地方,你叫破咽喉也没人会知道的,谁叫你自己犯贱跑这个地方来。”赤炼看向邀月哈哈大笑起来。

确实这里是清风门比较偏僻的一处地方,人烟罕至几乎都没人愿意来这边的。

要不是邀天打了邀月这一巴掌,邀月也不会想找个地方安静安静,却没想到她竟然被赤炼给跟踪了。

“邀月你这个小贱人,等下我就让你知道我**金枪的厉害。”赤炼开始脱自己的上衣了。

邀月试图跑出去,可惜她每次试图逃跑都被赤炼给拦住了,邀月脸色十分难看,也十分惊慌。

“哈哈。”赤炼脱掉上衣之后整个人疯狂的大笑起来,朝着邀月扑过去。

邀月拼命的抵抗,一次次将赤炼给推开,“啪”的一声,邀月衣服的一条袖子被赤炼给撕下来了,看起来十分狼狈。

“滚开。”邀月用力狠狠的将赤炼给推开,可惜她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赤炼强大,被推开的赤炼一下子又扑上去。

“够辣的,我喜欢。”赤炼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冲过去,试图将邀月给推倒。

“啪”

邀月狠狠一巴掌打在赤炼的脸上,赤炼脸上多出了五个血红的爪印,可见邀月是多么用力的派过去。

“臭娘们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以为你是开染坊的、”赤炼被邀月这么一巴掌过去,彻底怒了。

同样一巴掌朝着邀月打了过去,邀月来不及躲闪被打了个正着嘴角流出了丝丝的血迹。

“无论如何我绝对不可以对不起刘学哥哥,就算死也不行。”邀月咬了咬牙暗道。

“你这小贱人我看你服从不服从。”赤炼一步一步朝着弱小的邀月走过来。

邀月早就闭上眼睛了,她绝望深吸一口气道:“刘学哥哥要是有来世我还做你的妻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