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婆娘让你看看我**金枪的厉害。”赤炼见邀月紧紧的闭上眼睛了,还以为邀月慑于他的淫威了,一步一步朝着邀月走过去。

“轰”

一声巨响,邀月自爆了,她什么都没有留下,她自爆前的一句话:“刘学哥哥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妻子,我们来生见。”

赤炼被邀月的自爆力量狠狠波及到了,当场受伤,她怎么也没想到邀月竟然会自爆,他站在原地傻眼许久之后,深吸一口气,将现场清理一下,消失在原地。

邀月的死有很多缘故的,要不是邀天的那一巴掌,要不是邀天的反对,邀月就不会来到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也不会被赤炼跟踪,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此时刘学正在天地仙门的仓库里面吸收着天品灵石,他根本就不知道清风山的一处偏僻处发生了这件事情、

当刘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体内的真元提升了许多,已经道道圣天八级巅峰了,他不断的提升实力想光明正大的去找邀天提亲的,不过现在邀月已经被赤炼给逼死了,当然刘学目前还不知道这事情。

“接下去的目标就是清月仙门了。”刘学嘴角勾起丝丝笑意,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刘学的身影出现在清月仙门的宗门前。

“杜清月在否?”刘学大喝一声。他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清月仙门。

“是什么人?”清月的声音在刘学的耳边响起。

“我是腾龙仙门的门主,想来拜访一下。”刘学傲视前方的杜清月开口说道。

杜清月看向刘学一脸疑惑暗道:“这清风山一百零八个仙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腾龙仙门?”旋即对着刘学开口说道:“这清风山好像没有腾龙仙门,阁下是什么人?”

他并不知道刘学是敌是友所以只能先探听一下刘学的底细再做打算的。

“我说了我是清风山腾龙仙门的门主了,我这次来是想向贵仙门借所有的天品灵石。”刘学的一句话说明了来意。

“抱歉本仙门没有什么天品灵石,你还是去别处。”杜清月也不想多得罪人,直接对刘学开口说道。

“既然你没有,那我就用抢的。”刘学的声音十分狰狞,看向杜清月。

其实杜清月是一个很能忍的人,直到他忍无可忍他才会爆发的,哪里知道刘学一个圣天八级的人,竟然在他面前这么嚣张,还扬言说要抢他的天品灵石,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小子你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不要怪本座无情了,好大的口气竟然敢说要抢劫我清月仙门的天品灵石,那也要看你有命拿没?”杜清月狠狠开口说道。

“惊艳一枪。”

刘学暴喝一声,手中的炼狱神枪已经狠狠的朝着前方刺杀过去,炼狱神枪蕴含着雷电神火之力,让杜清月淬不及防。

“轰”

炼狱神枪狠狠的刺在了杜清月的护身盾牌上,杜清月仓促凝聚起来的盾牌被刘学的炼狱神枪,当场轰碎开来。

看到自己的护身盾牌被刘学一枪给破了,杜清月很是惊骇,他怎么也不相信刘学一个圣天八级的人,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风镰。”

杜清月大喝一声,原本平淡无奇的虚空之中开始狂风大作,犹如万狂风暴雨一般瞬间来临。

一道道风镰快速的朝着刘学劈杀过去,刘学脸色一变,炼狱之翼在刘学的背后形成。

“噗”

刘学的手臂被速度十分快捷的风镰给劈到了,手臂开始滴血出来。

“哼,小子你挑战到我的底线,今天我要不将你杀死,我就不叫杜清月了。

“炼狱阴阳。”

刘学大喝一声,两条阴阳鱼出现在虚空之中,这两条阴阳鱼犹如活物一般,快速的在虚空之中游动着,显得十分狰狞,后面的那个巨型黑手印,也变幻成为血红色的,十分诡异,比上次施展的炼狱阴阳恐怖了许多。

只见无数道风镰快速的朝着阴阳羽劈杀过去,“噗”“噗”“噗”“噗”无数声响,两头炼狱阴阳鱼被那个风镰给乱刮伤,看起来已经破乱不堪。

不过两条阴阳鱼并没有被那风镰给刮没掉,而是

在那血红色的手印之下不断的朝着前方轰击过去。

“怎么可能?”杜清月看向刘学满脸充满了惊骇,他怎么也想不到刘学的两条阴阳鱼已经破烂不堪了,竟然还能攻击人。

“风盾。”

一面巨大的风盾地挡在杜清月的面前。嗷呜~~那两条阴阳鱼嗷鸣一声狠狠的朝着杜清月的盾牌狠狠轰击过去,杜清月的风盾被刘学的炼狱阴阳给破开了,整个人狠狠的倒退一步,看刘学一脸惊骇。

“炼狱镇天。”

刘学大喝一声,一股来自太古苍老的声音,在无尽的虚空之中飘荡起来,犹如诸天神佛,听命于刘学一般,同时展现出神魔之势。

“镇天,所谓的镇天就是能镇压天地,镇压一切,甚至镇压诸神佛。”

“这是什么功法。”杜清月整个人差点就这么崩碎掉,可见刘学这炼狱镇天功法的厉害。

要是刘学的实力十分强大的话,恐怕一记炼狱镇天,能镇压诸天。

“啊。”杜清月在炼狱镇天功法之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硬生生的喷出一口血来。

这炼狱镇压是来自古老苍凉,诸神佛的威压,不过刘学也只能施展其中的一点点罢了。

“你是臣服还是死。”刘学的声音犹如死神一般在杜清月的耳边响起。

杜清月在刘学的炼狱镇天之下,骨骼已经啪啪啪的响了,可以说明刘学的炼狱镇天丢他的威压是都么的恐怖。

“我…我臣服。”杜清月单膝跪地,额头上已经满满的全部是汗水了,整个人再也不能轻松。

“既然臣服的话,那就将所有的天品灵石都给我叫出来,以后清月门改名为的腾龙仙门。”刘学的一句话犹如九天之外的诸神佛一般蕴含着无尽的威严。

“是,门主。”杜清月选择了臣服,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能施展出让他无法抗拒的镇压之法,让他一点反抗的能量都没有。

“门主这是我们仓库所有库存的天品灵石,总共有三千万七千六百零八颗,请门主笑纳。”杜清月恭敬的看向刘学。

“给我三千五百万,其余的你们留着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以后要再来的时候,我会向你们收取更多的天品灵石。”刘学对着杜清月开口说道。

“是。”

刘学收走了三千五百万天品灵石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他现在已经回到了腾龙门里面,开始吸收那些天品灵石了。

“老大要是清风门逼问下来我们怎么办?”清月仙门的长老杜青对着杜清月开口说道。

“还能怎么办,既然我们选择臣服了腾龙仙门,那以后我们就是腾龙仙门的人了,还有半年的时间我们就要向清风仙门缴税,到时候我们可以不用去缴税,全部都听命腾龙门的那神秘门主明白不。”杜清月看向杜青开口说道。

“不过门主,清风门是我们清风山的第一巨头,到时候我怕腾龙门主不会管我们的生死,我们岂不是……。”杜青接着说道。、

“按我说的话去做,不要多问。”杜清月对着旁边的杜青开口说道,其实刘学给他的不仅仅是表面的威慑,而是深入内心的威慑,他知道得罪腾龙仙门,绝对比得罪清风仙门严重得多,所以他选择得罪清风仙门也不会选择是得罪腾龙仙门。

当刘学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现在刘学的实力已经达到圣天九级了,要是有足够的天品灵石刘学的实力就能达到天阶。

“圣天九级,快达到天阶了。”刘学深吸一口气,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实力远远都不够。

“都三天过去了月儿怎么还不回来呢?”邀天看向远方的虚空暗暗叹气暗想着:“我是不是打得太重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他的女儿邀月已经被人逼死了,他还以为她女儿一时任性安静一下就会回家的,但是三天过去了,他依旧没见他的女儿,所以内心也是担心。

“怎么样有没有月儿的消息。”邀天对着刚回来的护卫都有些焦急的开口说道。

“门主无论我们怎么找都无法寻找到邀月公主,整个清风仙门的地盘我们都找了一遍都没发现公主的下落。”那个护卫对着邀天开口

说道。

“接着找无论如何,寻找整个清风山的山头,都要寻找到邀月知道不。”邀天眉头一皱道。

“是。”那个护卫说了一句,准备接着去寻找邀月的下落。

“等等。”邀天突然间叫住那个护卫。

“门主还有事?”那个护卫恭敬的看向邀天一脸疑惑。

“顺便通知一下一百零八个门派的所有门主,让他们都来清风山开三年一度的清风会。”邀天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是。”

“门主清风门通知说让一百零八个仙门的人都去参加清风会,不知道门主你参加不?”千幻羽走了进来恭敬的对着刘学开口说道。

“当然参加怎么可能不参加呢?”刘学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内心暗暗激动道:“要是去了清风仙门岂不是可以看见邀月妹妹了。”

“那门主我们准备一翻,两天后我们就要前往清风仙门了。”千幻羽接着对刘学开口说道。

“嗯,对了你去清月仙门吩咐一下,命令他们也去参加清风会,我倒要看看这次的清风会开的是什么会。”刘学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是。”

时间很快两天过去了,三年一度的清风会召开了,这次大大小小的一百零八个门派,也就剩下了一百个门派了,其余的一些门派不是被灭门就是被占领了。

这种小门派之争清风门当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去管的,要是有任何门派威胁到清风仙门的位置,清风仙门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刘学跟着诸多门主一起来到了清风门,他们根本就不能进入清风仙门的山门之中,他们七八十个也就只能在清风仙门外面的一个巨大的广场上。

“参见门主。”杜清月看到刘学旋即过来参拜。

“在这边你不用叫我门主。”刘学对着杜清月,旋即问道:“这三年一度的清风会是做什么的?”

“门主你难道不知道么?”杜清月惊骇的看了刘学一眼。

刘学点了点头,跟杜清月说明了他真的不明白清风会是什么意思。

“门主所谓的三年一次的清风会,其实就是分地盘,实力越强大的人地盘就越大,不过最大的就是属于清风仙门了,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杜清月解释道。

“原来这样啊,那我们这些实力没达到天王境界的,岂不是地盘只有那么一点点。”刘学对着杜清月开口说道。

“不错,清风山的地盘分为三等,分别是上等、中等、下等。”杜清月开口说道,旋即对着刘学说道:“门主我们现在的地盘是属于中等的地盘,所以我们也只能挑战中等地盘。”

“挑战中等地盘?”刘学看向杜清月一脸不解。

“所谓的挑战中等地盘就是,我们现在处于中等地盘,我们可以对比我们更加强大的对手挑战,如果我们挑战赢了,他们的地盘就会割据出来一些分给我们,到时候我们的地盘也会大大扩展的,相反来说我们要是被挑战的话,我们要是输了,就要割据出地盘给别人。”杜清月对着刘学解释道。

经过杜清月的解释刘学明白了这清风会的规则了,可是他怎么看也没看到邀月的身影内心暗暗疑惑道:“怎么不见邀月妹妹的身影呢?”

突然间几道身影出现在前方的虚空之中,带头的就是邀天了,邀天后面站着几个人,这几个人分别是赤战、赤诚、赤炼还有一个邀流他们是清风门的长老。

当然赤诚跟赤炼不是长老,他们只是长老赤战的儿子。

“是赤诚跟赤炼,怎么不见邀月妹妹呢?”刘学看向虚空的阵势,没见到邀月他倒是有些失望了。

“三年一度的清风会,在今天正式开始。”邀天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场下一片安静,没有人敢说一句话,他们生怕触犯了邀天的尊严。

“各自走到各自所属的实力等级,不要让我查出虚报的,否则的话后果你们知道的。”邀月的声音无比尊严。

三年一度的清风会,也是清风仙门试探一下这些中下等仙门实力的时候,要是有会威胁到清风仙门的,他们绝对会全力打压的。

今天三更完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