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所有的势力都按照自己的地盘势力划分开来,刘学也进入了中等阶级的地盘地面了。

整个中等阶级地盘里面只有刘学这个圣天九级的人其余的最少都是天阶,所有人都用丝丝的好奇目光看向刘学暗想着:“这人是谁啊,面孔陌生。”

“你是谁啊?好像都没看到过你。”一个天阶一级的男子走过来看向刘学开口说道。

“我是清风山的一个新势力腾龙仙门。”刘学对着那个男子开口说道,说完就不去管那个男子了。

刘学回眸一看,他看到了洪海兰的身影,洪海兰亭亭屹立的站在清风仙门前方的护门神兽那边,看向广场似乎在看些什么。

“洪海兰竟然在清风门里面。”刘学内心暗想着,旋即接着暗道:“这洪海兰怎么会出现在清风门里面,难道她在清风门又有认识的?”

原本打算在这大会上出风头的刘学,压抑住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洪海兰在那边,她知道自己的功法,要是自己施展功法被洪海兰发现,说不定会惹来巨大麻烦,现在刘学只有孤独一人,整个清风山却有十几个天王境界的高手。

除非刘学是傻子才会施展出自己真正的实力,或者说在这里出尽风头,要不是洪海兰也在这边刘学就不会压制主自己的功法。

“今年的清风会,就由你们中下等的势力门主相互比拼。”邀天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旋即接着说道:“规则是这样的,你们一人有向人挑战的一个机会,一个人被挑战的次数也只有三次,挑战生死不用顾忌,可以投降。”

邀天的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将目光盯向刘学,因为在中等势力里面的人属于刘学的实力最低,所以人人都想挑战他。

刘学看向冷冷注视这边的洪海兰只是冷冷一笑暗道:“洪海兰只要你在清风山的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安宁。”

“我向你挑战。”一个天阶一级的男子对着刘学开口说道。

“没必要向我挑战,我直接认输。”刘学也没多说,甚至连擂台都不想上去。

“哈哈,那你准备割据你们腾龙仙门的哪块地盘给我呢?”那个男子看向刘学哈哈大笑起来。

“等清风会完了,你去我腾龙仙门,你想要哪块地盘我都割据给你。”刘学的声音十分低下暗想道:“要是离开这里了,你就知道后果了。”

“那好记住你腾龙仙门要割据一个地盘给我。”那个男子狠狠的看了一眼刘学,似乎将刘学当成垃圾一般,想干嘛就能干嘛的。

现在刘学先忍着,要是没有洪海兰在这边的话,说不定刘学在这边大杀开来了。

这并不是刘学害怕洪海兰,而是洪海兰背后有实力高于自己许多的人,她能唆使那些人为她做事,刘学免惹没必要的麻烦,所以才暂时先忍了。

又是一个天阶二级的人走过来对着刘学开口说道:“我向你挑战。”

那个天阶二级的人看向刘学小声的在刘学的耳边开口说道

:“小子劝你还是现在认输,割据一大块地盘给我吧,否则的话擂台上刀剑不长眼。”

“好等清风会结束后你尽管去我腾龙仙门割据地盘。”刘学看向那个天阶二级的男子开口说道,内心冷冷道:“我倒要看看你们有那个命去割据地盘没。”

“小子算你识趣。”那个天阶二级的男子看了一眼刘学,暗想道:“像这种不战就投降的人以后想来不会有大作为,到时候我就将他的地盘全部都抢过来,那也不过如此。”

紧接着又有一个人来向刘学挑战,那个人还是争先恐后的冲过来对着刘学开口说道:“我要向你挑战,要么你割据地盘出来,要么你就死。”

那个人拥有天阶一级的实力,在清风山算是比较嚣张的人了,是赤战的一股隐藏实力,不过近乎整个清风山的人都知道他的清风仙门赤战的手下,所以基本上都没什么人敢动他的。

“谁找我挑战我都认输,要地盘的可以在清风会结束之后去找我割据。”刘学大喝一声。

所有人都惊异的看向刘学,有些人正暗暗懊恼没那个机会挑战到刘学呢。

他们都以为刘学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捏的,其实他们没有挑战到刘学是他们的福气。

“小子你很识趣,我非常喜欢你,清风会结束之后你就做我的手下吧,我罩着你没人敢再割据你的地盘。”刚才那个男子看向刘学开口说道。

“这件事等去我腾龙仙门再说吧。”刘学眯着眼睛开口说道,内心暗想道:“你们就接着来欺负我。”

在几场比武过去之后,清风会结束了。杜清月走过来小声的对着刘学开口说道:“门主等下我要不回仙门。”

刘学看了一眼杜清月开口说道:“嗯,等下你自己一个回仙门。”

“是门主。”杜清月小声的对着刘学开口说道。

众人都很满意他们用实力将别人割据来的地盘,挑战刘学的那三个人更是得意开心,因为他们不劳而获很是欣喜,甚至他们都有同样一个目的那就是将刘学的腾龙仙门给吞噬掉。

几乎整个清风山的人都以为刘学是一个懦夫,因为刘学连接受人的挑战都不敢,直接投降。

不过在众人的眼中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刘学的实力也就是圣天九级他怎么可能是那些天阶一级,二级人的对手呢?

清风会结束之后刘学回到了腾龙门去了,当他回到腾龙门不久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小声在刘学的耳边响起了。

“这是夏雨仙门的周夏雨。”杜清月对着刘学开口说道,这周夏雨就是第一个挑战刘学的男子。

“对了除了这个夏雨仙门的周夏雨外还有谁挑战我?”刘学对着杜清月开口问道。

“还有两个仙门的门主,分别是青山仙门的蔡青山,跟暗月仙门的谢暗月,那个谢暗月是赤战的隐藏势力,现在已经十分强大了。”杜清月对着刘学解释道。

“腾龙仙门的那个啥小子本门主前来割据地盘了

,你还不出来迎接?”周夏雨傲立在腾龙门的虚空之上大喝一声。

“周夏雨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我腾龙门乱叫你这不是找死?”刘学根本就没有出面,杜清月倒是先开口大喝一声。

“杜清月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叫那小子门主?”周夏雨看向杜清月一脸不解。

“清月你下去,这个人让我解决就行。”刘学身形一身,出现在虚空之中,冷冷的看向周夏雨开口说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就是臣服我腾龙门,第二就是死。”

刘学很是干脆的说出这句话来,这让前来割据地盘的周夏雨一愣,旋即大笑道:“小子就凭你。”

“炼狱镇天。”

刘学大喝一声,一块天碑若隐若现的出现在无尽的虚空之中,一阵阵无匹的威压,从那巨大的天碑之上降临下来,那块巨大的天碑很是古朴。

表面上蕴含着一股就连刘学都看不懂的能量,还有一些奇怪的经文,那些经文都十分的缜密,刘学根本就看不懂,不过他总是感觉那天碑仿佛存在一般。

天碑降临,风云变色,那面巨大天碑的天碑影子犹如的万世神魔一般,睥睨整个清风山,紧接着狠狠的往下的降落一米。

周夏雨整个人狠狠的喷出一口血,体内的筋脉当场爆碎开来,满脸惊骇的看向刘学。

只见刘学犹如一尊战神一般站立虚空之中,俯视众生,苍天凄,地狱鸣~

“啊,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周夏雨内心的那个后悔啊,恐怕将肠子都悔青了,他后悔不该贪小便宜去挑战刘学,没想到自己前来割据刘学的地盘,现在换来的确实这种结果。

“臣服还是死。”刘学的声音犹如浩瀚星宇之中的众神魔梵唱的声音一般。

“我死也不臣服。”周夏雨是一个是分倔强的一个人,要是让他臣服一个实力比他低的人,恐怕比死都难受。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刘学看向周夏雨冷冷说了一句。

“炼狱镇天.永镇。”

只见虚空之中的那面真气幻化而成的天碑狠狠的往下降临下来周夏雨整个人当场被那面沧桑的天碑镇压成碎片,整个人什么都没有剩下。

只见那天碑竟然莫名的消散开来,要是没有驱动炼狱真气,那天碑根本就不会出现,不过刘学总是有一种感觉,那天碑是存在的,只是刘学不知道那天碑存在哪里而已。

周夏雨死后刘学对着杜清月开口说道:“清月去将夏雨仙门的所有的灵宝都给我的拿过来。”

“是,门主。”杜清月看到刘学如此强大,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心,反而对刘学更加忠心。

“哈哈。”杜清月刚走不久,一道狰狞的笑声从远方传出来,这个人正是青山仙门的蔡青山。

以后更新时间改为早上八点一更,中午十二点一更,晚上五点一更。真的没办法天天熬夜,码字到天亮,还要上班,还请大家谅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