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道身影出现在刘学的眼前,看向刘学开口说道:“小子你若要保住性命的话,就臣服于我,永远做我的手下,我不会亏待你。”

“你算什么东西?”刘学看向蔡青山全身散发出无尽的霸道之气开口说道。

“小子既然你想灭门,那我就成全你。”蔡青山对着刘学狠狠的开口说道。

“炼狱镇天。”

刘学大喝一声,虚空之中风云变,一道巨大的黑色天碑凝集而成,古老沧桑的气息迎面扑来,刘学想用那个石碑来镇压眼前这个天阶二级的蔡青山。

“啊。”蔡青山痛苦的看了一眼刘学,现在他的看向刘学的目光不再是看向垃圾那么简单了。

“一物破万法。”

蔡青山大喝一声,刘学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苍白,那个天碑蔡青山给破掉了。

炼狱镇天虽然能镇万物,但也要拥有足够的能量才能镇压万物,以刘学现在的实力能镇压住天阶一级的人已经不错了,要是遇到实力比他强大太多的人,恐怕是无法镇压住,甚至连那天碑都有可能被破。

“小子看样子你不简单,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跟我说那些话。”蔡青山不再看刘学犹如看垃圾一般,全身凝聚起真气来。

竟然一身铠甲将他给包围住了,那铠甲看起来虽然十分厉害,但是远远没有炼狱霸体那么强大彪悍的防御。

“炼狱霸体。”

刘学大喝一声,一道道炼狱真气快速的在刘学的身边凝聚起来,那些炼狱真气很快凝聚出一身铠甲,将刘学裹得严严实实的。

“小子没想到你竟然也能凝气成铠甲。”蔡青山脸色露出丝丝的惊骇之色。

“青山镇。”

蔡青山大喝一声,只见他手中出现了一座大山,那座大山犹如真实的一般,狠狠的朝着刘学攻击过来。

“炼狱阴阳。”

刘学脸色一变大喝一声,两条巨大的阴阳鱼出现在虚空之中,刘学施展出来的两条炼狱阴阳鱼都能跟蔡青山手中的那座大山媲美了。

“噗”

的一声,蔡青山手中的大山狠狠的撞击在刘学的两条巨大阴阳鱼的身躯之上。

刘学的阴阳鱼并没有像蔡青山想象中的破碎开来,而是将蔡青山的那座大山给弹出去。

可见这两头阴阳鱼是拥有弹力的,刘学冷喝一声:“阴阳鱼去吧。”

两条阴阳鱼背后的那个血红色黑色用力往前一推,两条阴阳鱼进入狂暴之中,都变成血红色,朝着前方的蔡青山轰击过去。

“八卦八门。”

刘学见蔡清山还没有的来得及反应过来紧接着打出八卦八门,原本八卦八门是跟两条阴阳鱼连成一体的,但是后面由于刘学的实力不断的提升,功法也不断的强大,八卦八门竟然凝聚成另外一个功法。

只见八卦八门蕴含着强大的道门能量,快速的朝着那蔡青山轰击过去。

蔡青山整个人

来不及抵挡,两条血红的阴阳鱼狠狠的撞击在蔡青山的身躯之上。

蔡青山当场喷出一口血来,紧接着八卦八门也朝着蔡青山的胸口撞击过去,一下子蔡青山的胸口出现了一个血泊的大洞,嘴角更是流出丝丝血迹,一滴一滴的血往虚空下方滴下去。

很显然这一战刘学战胜了眼前的蔡青山,刘学犹如万古神魔一般站在虚空之中,他那伟岸的身影,显得如此的熟悉,犹如千万年前曾经见过他这般的身影一般。

“你……你……你是什么人?”蔡青山右手捂住血泊的胸口说话都有些虚弱的看向刘学满脸惊骇,他现在也后悔自己贪小便宜,得到的而回报竟然是重伤。

“臣服还是死。”刘学站立虚空之中,并没有回答蔡青山的答案,全身散发出无尽的气势对着蔡青山开口说道。

“臣服还是死。”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狠狠的撞击在蔡青山的胸口之上,蔡青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狠狠的喷出一口血来。

看向刘学双眼充满了惊骇,甚至显现出丝丝的恭敬,过了三秒钟的时间,蔡青山单膝跪地朝着刘学跪拜下去:“参见腾龙门主。”

由于蔡青山不知道刘学的名字,所以就称刘学为腾龙门主。

“很好。”刘学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回响着,一股炼狱真气进入蔡青山的体内,之间蔡青山胸口那血泊大洞快速的恢复起来。

“多谢腾龙门主。”蔡青山看向刘学眼中多出了十分的恭敬。

“你先下去休息吧。”刘学看向蔡青山命令道。

蔡青山很是恭敬的看向刘学开口说道:“遵命。”刘学用自己的实力又折服了一个清风山的中等势力,现在刘学的势力也相当于一个中大等级势力了。

当初他杀了天地仙门的千鹤那地盘也被腾龙仙门给接受了,再加上杜清月的清月仙门还有现在的夏雨仙门再加上蔡青山的青山仙门,所以腾龙仙门的势力不断的壮大起来了。

“前方就是腾龙门了吧,虚空之中还有真元波动,好像是刚才经过激烈的战斗一般。”谢暗月对着旁边的一个男子开口说道、

那个男子正是谢暗月的护法西门,用手天阶二级的实力,要不是谢暗月身后有赤战撑腰他暗月仙门也不可能拥有一个天阶二级的人当护法的。

“是啊,暗月门主我们还要不要去收下腾龙门?”西门看向谢暗月一脸疑惑道。

“西门你傻了,一块肉都到了口中了,你舍得将他吐出来么?”谢暗月看向的西门开口说道。

“也是,不过门主前方刚才的打斗真元残留,恐怕是天阶二级人施展出来遗留下来的真元。”西门看向谢暗月开口说道。

谢暗月看向西门一脸怒气道:“西门你忘了,整个清风山脉有人敢跟我们做对么?”

西门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对着谢暗月开口说道:“这倒是对哦,怎么有人敢跟暗月门主作对,要是敢跟我们作对就是他们寻死。”

“嗯,这就不

错了,你怕什么。”暗月说完身形一闪出现在腾龙宗门的虚空之中。

此时刘学已经在虚空之中等待他们几分钟了。

谢暗月看向刘学一脸微笑道:“小子想通了,在这里迎接本大爷进入你腾龙门么?”

“你就是谢暗月?”刘学看了一眼谢暗月开口说道,内心暗想道:“这就是赤战的手下,也就是赤家的爪牙。”

“不错我就是谢暗月,小子相信你在清风山混了那么久也知道我的名头了,得罪我可是没有好下场的。”谢暗月看向刘学旋即接着开口说道:“只要你臣服我,日后可是有大好日子等着你,可谓你前途一片光芒。”

刘学站在虚空之中,皱了皱眉看向西门跟谢暗月,其实刘学顾忌的不是谢暗月,而是西门因为西门的实力是天阶二级能对他生命造成威胁。

他们有两个人,刘学只有一个人,而且两个人实力都比刘学强大,要是逐一击破的话,刘学还是有把握的,要是两人一起上的话,刘学虽然能战胜,但是还需要付出一点代价的。

“你要让我臣服你可以,只要你战胜我就行了。”刘学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战胜你,简单就凭你一个圣天九级的人,我要战胜你还不简单,那好我答应你。”谢暗月看向刘学十分潇洒一笑,因为一个圣天九级的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同时他内心也想着:“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以后他要是臣服了我,说不定不会真正的臣服我,就让我用实力征服他。”

“是你们两个战我一个还是一个一个来?”刘学看向两人故意挑衅道。

“我一个就足够了,西门你不许动手。”谢暗月很是自信的开口说道,因为刘学只是一个圣天九级的人,他都可以轻易的将刘学捏死的。

“是,谢暗月门主。”西门看了一眼刘学,也是十分放心让谢暗月跟刘学开打。

因为他的观点跟血月一样,刘学是不可能越级挑战的,虽然相差的是一级,两人不同境界就相差更多了。

“小子你可要小心了。”谢暗月看向刘学还有好的提醒一下。

“暗月血杀。”

谢暗月快速的在虚空之中一闪而过,虚空之中只留下两道光芒,只见那两道光芒犹如暗月一般,快速的朝着刘学的身躯劈杀过去。

其实刘学完全可以看清那两道光芒的轨迹,但是他还故意假装很笨拙的样子,硬生生的承受了,那谢暗月的暗月血杀,整个人胸口出现一个巨大的刀痕。

“小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谢暗月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刘学被他虐是很正常的事情。

原本注意力还在这边的西门,见刘学轻易的被谢暗月一击砍上伤了,也放松警惕了。原本他还以为刘学会故意隐藏实力呢,但是现在他知道刘学也就那么点实力,所以他很放心让谢暗月跟刘学打。

其实谢暗月刚才那一击,根本就无法伤害到刘学的分毫,也就一点皮肉伤罢了。

今天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