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真的想不通,看着消失的土孙子,刘学拿起那颗上古洪荒时期流传下来的真元珠子,刘学感觉到那真元珠子里面蕴含着无尽的能量。

还有十几颗蕴含庞大真元的真元珠子,这次刘学可不敢乱来了,他怕跟上次一样,吸收真元被月神下手脚。

刘学手中的这一颗上古洪荒时期的真元珠,以他现在的实力是吸收不了的,他最少也要达到仙王境界才能吸收,这点他是知道的。

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刘学叹了一口气:“还是先回凯越城将这些真元珠炼化了。”

说完刘学身形一闪,朝着凯越城方向一闪而过,在回归的路上,刘学隐隐听到了下方有人谈到自己,还有宁馨函的声音。

他停住自己的身形,悄悄的潜行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神识去听那两人的谈话。

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两人一人是当初在凯越城被自己一拳大得很狼狈的战君。

“这家伙到底要搞什么鬼呢?”刘学内心暗暗想着,窃听着他们的话。

“师傅,你要替徒儿做主啊,那个刘学实在是太可恶了,不仅要抢走我表妹,还打伤了徒儿。”战君一脸委屈向的对着那个身穿白色道袍的老者说道。

那个老者留有白色山羊胡须,一声道骨仙风之气,手拿一柄紫色拂尘。

“神级灵兵。”刘学很是惊讶,要不是刘学隐藏得好的话,现在他恐怕已经被发现了。

刘学暗想道:“卡鲁斯前辈,不是说仙界大陆,只有两柄神级灵兵吗,现在怎么出现那么多呢?”

刘学也隐隐感觉到,那白衣山羊胡子的老者,最少也拥有仙帝境界的实力。

“君儿吾徒,你不是跟为师说了,你要偷袭宁向天,让为师帮你坐上宁家城主的位置。”那个白衣老者看向战君,很是轻松的说道。

“不错,师傅原本徒儿本想,等那宁向天达到仙帝境界,我才接他的位置的,哪知道宁馨函那贱人,竟然爱上了刘学,所以我要杀了她父亲,要强行得到她,然后得到宁家的一切,我要让她知道,她爱上刘学是错的。”战君很是冰冷的说道。

“徒儿,这个我支持你,后天来找为师,到时候我们就行动。”那个白发老者也同样阴狠。

“多谢师父。”战君看向他的师父同时冷声道:“宁馨函,你这个贱人,到时候我要让你看看我**金枪的厉害,我绝对要让你躺在我的**呻吟。”

这就是因爱生恨,刘学也没想到这个战君的心机竟然那么之深。

“什么人?”那白发老者,凌厉的双眸看向刘学所在的地方,刚才刘学一不留神被发现了,身形一闪朝着远处遁去,他现在知道,自己体内的真元远远还没恢复,绝对不是那个白衣老者的对手。

刘学遁走之后,附近刚好有一个人,这个人算是比较倒霉吧。

“你是什么人,刚才竟然敢偷听我们的谈话。”战君身形一闪,冲了过来,一下子抓住了那个男子的衣襟。

“大……大……大爷,我……我没……没偷……偷听你们的谈话。”那个男子看向战君,还有那个白发老者,很是惊慌的说道,说话都颤抖起来。

“不管你听没听你都要死。”战君狠狠的一掌朝着,那个男子的头颅轰击过去,那个男子的头颅犹如破碎的西瓜一样,当场破裂开来。

“徒儿,最近你越来越厉害了,也越来越很了。”那白发老者看向自己这个徒儿显得很是开心。

“这还要师父你老人家教导有方。”战君恭敬的对着那白发老者开口说道。

那老者很是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看向战君,显得很是欣喜。

“难道是因为我,那两个家伙,要刺杀宁向天,还有侮辱宁馨函?”刘学一路上,都想着这件事,暗想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了罪人?”

刘学想了又想,这件事情也是因为自己而起的,所以决定出手“两天之后他们就动手了,到时候我去拜访宁家城好了。”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刘学回到凯越城里面,今天凯越城灯火通明,正举行巨大的庆功宴。

“我们的刘学城主大人,太威武了。”

“是啊,城主大人太强大了,竟然将那么多年来,一直拥有天下第一城称号的拜月教主击杀了。”

“是啊,城主大人威武。”

此时城主府里面,卡鲁斯看向刘学很是欣喜的说道:“刘学小兄弟,大家都等你开庆功宴呢。”

“卡鲁斯前辈,这次庆功宴你们去就好了,我要赶紧恢复一下真元,这两天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刘学叹了口气说道。

“刘学小兄弟……。”卡鲁斯似乎又要说什么,不过他始终没说出口,他知道刘学不想去参加庆功宴,也有一定的理由的。

“好了拉,别想那么多了。”刘学看向卡鲁斯,旋即开口说道:“卡鲁斯前辈,我去闭关,两天后一定要叫我。”

“刘学小兄弟,什么事情把你急成这样子?”卡鲁斯看向刘学,发现刘学有些不对劲,所以开口问道。

“这事情我怎么说呢,总之挺复杂的,等以后你就会知道的,前辈两天之后一定要叫我。”刘学看向卡鲁斯开口说道。

其实刘学担心,自己吸收这些真元的时候,忘掉时间了,要是真忘掉时间的话,恐怕就要耽误了宁家城的家变了。

“知道了。”卡鲁斯看向刘学慎重的点了点头。

刘学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进入了城主府深处,准备吸收他所得到的那些真元珠子。

刘学拿出一颗真元珠,将一股炼狱真元输入其中,他发现这真元珠之中没有任何的异常。

他放心下来,慢慢的将那真元珠的真元往外的抽取出来,一下子那真元珠里面的真元,犹如波涛汹涌的浪花朝着刘学体内冲击而来。

过了好一会,“啪”的一声,刘学的实力从仙人五级提升到仙人六级,那颗真元珠的真元,被刘学抽光

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刘学吸收了五颗真元珠,他的实力也只是达到仙人六级巅峰。

“师父,我怎么老是感觉到不对劲,我们不如提前下手。”战君看向他的师父开口说道。

战君的师傅是一个仙帝二级实力的人物,在仙界大陆还是有一点名望的名为天一道人。

“恩,那好吧,迟则生变。”天一道人甩了一下手中拂尘开口说道。

两道身影朝着宁家城一闪而过,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两道身影出现在宁家城的城门外面。、

“参见战君少爷。”两个守门的同时对着战君说道,他们用惊讶的眼神看向,走在战君身后的天一道人。

“这是我师傅,不用看了。”战君对着门卫说了一句,旋即恭敬的说道:“师父请。”

天一道人点了点头,跟着战君两人朝着主城府走进去。

宁家城的主城府,十分宏伟,里面有无数的建筑,也有许多布防,不过这些布防,对于战君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因为他都清楚这里面的一切。

“师傅,我们走。”战君带着天一道人,一步一步的朝着城主府主位置里面走进去。

“表哥,你回来了。”宁馨函,刚好走出城主府,看到战君带着自己的师父朝着这边走过来,疑惑的看着天一道人。

“函妹,这是我师父。”战君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句,旋即开口说道:“函妹,姑父在那里呢,我师傅有密事跟他谈。”

“哦,父亲他老人家啊,在石室里面。”宁馨函很随意的说道,她并不知道,他们两人是准备去击杀她父亲的。

“函妹,你也来吧。”战君看向宁馨函微笑的说道,他的笑容显露出丝丝的阴险,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收敛起来。宁馨函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怎么知道君战他们要做什么。

“不了,表哥我还有事情要去做呢,我要去凯越城祝贺一下刘学公子呢。”宁馨函看向战君微笑的开口说道,旋即接着说道:“要不,表哥跟我一起去凯越城祝贺刘学公子啊。”

战君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四周没人,声音变得十分阴森道:“不用去了,刘学算什么东西。”

“表哥你……。”宁馨函有手指着战君,直皱眉,似乎在想着些什么。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宁馨函我忍你很久了。”战君看向宁馨函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过去,他的表情是那么的狰狞,恐怕可以将宁馨函给生吞了。

“表哥,你……你……你想干什么?”宁馨函看向战君,内心吓了一跳,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的这个表哥对自己这么凶残过。

“我可以告诉你,原本你就是属于我的,现在呢却爱那个刘学,简直不可原谅。”战君说话之间,他已经走到,宁馨函的前面。

“你……你……。”宁馨函说完,准备大叫,可惜战君一掌狠狠的打在宁馨函的脖子上,宁馨函整个人就昏迷过去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