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入太古,刘学就看到,无数的山谷,真元浓郁,没有看到任何的人类,只有深厚的真元。

“太古,我终于来了。”百魔从刘学身后的通道冲出来,深深的打了一个懒腰,显得很喜欢这太古的真元。

刘学回头看了一眼百魔依旧没有说话,身形一闪朝着远方冲过去。

现在刘学想的是要进入,远古他根本就不管要不要什么圣祖的境界才能进入远古。

“刘学小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百魔朝着刘学追过去。

刘学停住脚步看向百魔开口说道:“我已经将你带到太古了,以后我们各走各的。”

百魔看向刘学深吸一口气,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刘学小兄弟,太古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希望你保重。”

百魔说完朝着远方遁去。

刘学深吸一口气,朝着前方冲过去,他要寻找太古的人,去问远古的通道。

在这片浩大的山脉之中刘学找了半天,没哟找到任何人,虽然他感觉到了无数的生命气息,但是那些生命气息,全部都是一些低级的鸟兽,根本就不懂沟通。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刘学在前方的一处山谷之中发现了一个人,那个人全身是血,生命气息十分虚弱,一下子就有可能挂掉的样子。

此时刘学也不管那么多,身形一闪而过,出现在那个人的身旁问道:“这位朋友你怎么了?”

“我……”那个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说话的力量了,眼看大限将至,一口血喷出来。

刘学一股炼狱真元输入那个男子的身躯之内,他发现这个男子的身躯已经破损得很严重,就连灵魂也遭到重创。

就算刘学的炼狱真元也无力回天,那个男子用自己最后一丝即将散掉的灵魂给刘学传递了一条对刘学没用的信息:“是牛田杀……杀我的。”

那个男子的灵魂,似乎还想要说出什么秘密,这个男子的灵魂就这样没了下文了。

“堂主在这里。”一个男子带领了一大群人出现在已经死去男子的面前。

刘学站起来,看向那群人,脸上带着丝丝的惊骇。

“是他杀了堂主的。”突然之间一个男子指着刘学的鼻子说道。那个指着刘学鼻子的男子,拥有尊者一阶的实力,很是强大。

“我……?”刘学一阵无语,怎么自己遇到人了,竟然被诬陷成杀人犯了。

“他就是杀了我们牛家堂主的人,我们不要放过他。”那个男子接着愤怒的说道。

“我没有。”刘学很是干脆的回答道。

“没有?那为什么,我们来的时候,堂主会死在你的面前?”那个男子接着狠狠的看向刘学开口说道。

“我来的时候,他已经重伤了,他的灵魂也快湮灭了。”刘学说出事实开口说道。

“是人都会这么说的,你可知道我们牛家在太古是什么地位么,所以你害怕我们牛家报复,所以你才说不是你击杀我们堂主的

。”那个人又说了刘学一句,反正无论如何他都非要说刘学杀了他们的堂主。

这让刘学很是懊恼,旋即冷声道:“你为何,要一口咬定我就是杀了你们堂主的凶手?”

“因为这里除了你没有别人了。”那个男子冷冷的看向刘学开口说道,其实那个男子就叫做牛田,他正是杀害眼前这个男子的凶手。

自己行凶,当然要将自己的罪行推给别人了,哪里有人会自爆罪名呢?现在有刘学这个替罪羔羊,这是最好不过的,原本他还担忧上头会查下来呢,现在又刘学这个替罪羔羊,他放心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一口咬定刘学杀了他们的堂主。

刘学看向那个男子,声音很是冰冷的说道:“如果你们一味要诬陷我杀人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这是刘学第一次被诬陷杀人,他怎么可能吞得下这口气。

其他的牛家弟子,实力也都有封尊七级,八级的,还有一个舵主实力封尊九级,都冷冷的看向刘学。

刘学感应到,这个咬定自己是凶手的牛田实力,已经达到了尊者一阶,还有旁边一个封尊九封的舵主,几乎是不可能战胜他们的,所以他现在改变主意了,不想跟他们打。

“小子你说堂主不是你杀的,只要你拿出证据来,我就不会找你麻烦。”突然之间,一个青色衣服的男子,身形一闪出现在刘学跟其他牛家族的人站在一起看向刘学。

刘学感觉到这个青色衣服男子实力很是强大,恐怕自己在他面前,连丝毫的还手能力都没有。

“参见堂主。”几个牛家的弟子,都朝着那个青色衣服男子恭拜下去。

那个青衣男子点了点头,看向刘学似乎在等待刘学的答案,牛田见这个青衣男子过来,则是脸色一变,不过还是恭敬的对着那青衣男子行礼。

这个青衣男子,跟死者是同一个级别的堂主,他们牛家也分为几个大堂的。

“第一,我的实力能够杀死他么?”刘学质问道。

“可以,怎么不行?”青衣男子看先刘学,旋即接着开口说道:“牛虚生前是一个牛鼻子老道士,专门炼丹的,所以他的实力根本就只在封尊五阶的实力罢了,要不是他的炼丹术高明的话,牛家绝对不可能让他当上这个堂主。”

“第二,我跟他素不相识,我为何要杀他?”刘学看向那青衣男子开口说道。

“因为你看中了他丹药的珍贵杀了才杀了他的。”青衣男子接着说道。

此时刘学简直就是强压自己内心的愤怒,要不是因为自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恐怕将它们全部杀光了,不过想想他还是缓了一口气心平气和的说道:“第三,总之我没杀他。”

“那你要证明啊,要是你杀人了,就说你没杀人有人会信么?”那个青衣男子看向刘学开口说道。

旁边的牛田更加支持的说道:“对,堂主这个人杀了堂主,我们是不是应该将他就地正法,为堂主报仇?”

那个青衣男子

看了一眼牛田摇了摇头道:“在我们没有足够证据说明,这是人家干的,我们绝对没有权利对人就地正法。”

刘学原本就想这么遁走的,相信刘学要走,在场没有人能拦得住他的,但是刘学并不想自己被莫名其妙的被人扣上一顶杀人犯的帽子。

“堂主,证据不是就摆在眼前。”牛田有些急了。

“凡事不能看表面嘛,我看这位朋友也不像是那种人,刚才那只是我的假象罢了。”那个青衣男子看看向刘学开口说道。

“堂主,你这是……?”牛田很是疑惑道,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刘学杀了,这样一来,他就能高枕无忧的当上堂主这个位置了。

“朋友,既然你认为你没杀堂主,那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来证明,要是你不能证明你是无辜的,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那个青衣男子雷厉风行的对着刘学开口说道。

刘学闻言脸色一变,旋即开口说道:“那好,三天的时间,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刘学暗想道:“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总也要证明自己清白吧。”刘学可不想一来太古,就面对一个大敌人。

同样刘学也不想让人冤枉。

“还有这三天的时间,你只能先跟我回牛家族里面。”那个青衣男子对着刘学有意无意的说道。

那个牛田闻言急了说道:“堂主,为什么要让这家伙,回到家族里面?”

“难道你放他在外面,要是三天后,他没证据证明他的清白,那岂不是被他跑了?”青色衣服男子有意无意的说道。

其实他内心有底,杀人凶手是谁他心里有数,只是因为那个人的后台很硬,所以不方便说出来,同样他也不想得罪那个人,只能借这件事情,让刘学来得罪那个人。

“那好。”牛田狠狠的咬牙,暗想道:“这小子,我看他什么事情都不能查出来。”

刘学当然也答应跟那青衣男子回牛家去,虽然他对这青衣男子的印象不是很好,不过他还是认为这个青衣男子办事够‘公正’的。

其实那青衣男子是想借用刘学的手铲除某个党羽,只是刘学不知道罢了。

刘学就这么跟着他们几个人回到牛家族里面了,整个牛家族十分大,一座座建筑都是很气派,整个就家族占地数百里,十分浩大。

那些建筑给人一种十分庄严肃穆的感觉,同时带着神圣不可侵犯。

一走进这牛家族里面,家族的人并没有对刘学进行审问,刘学则是由这个青衣男子负责。

牛田他们则是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刘学跟着青衣男子两人走在一条道上,突然青衣男子开口说道:“牛田你认识么?”

青衣男子的这一问,刘学一愣旋即开口说道:“不认识。”其实刘学以为这青衣男子,是在试探自己,所以没有看清楚情况是不能贸然说出来的,要是说出来牛田就是击杀牛虚的凶手,恐怕会给刘学惹来杀身之祸。

今天三更完毕。求打赏,求一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