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筠一迎着那杀气靠近,眸中寒冷之色凝成锋锐,他手中的剑如同长啸嘶鸣一般,带着剑音划破了杀意,只朝着苍啸天而去。

“还真是不自量力。”苍啸天冷言低语了一句,此事他的眼前随时模糊一片,却是自信能杀了叶筠一的。他凝气将所有的五感都聚集在一处,心中沉寂无比。

叶筠一不等苍啸天这句话说完,便凌空反身对着他刺出一剑,与此同时,叶筠一的衣袂忽而被吹得高高扬起,如同素色绸缎将那冰冷的剑芒吞噬。他的身子跃起,飞快地在空中翻转起来,一袭白衣与剑相互交错着,好似他便是那欲杀人饮血的利剑一般。

人剑合一,剑便是人,人便是剑。用剑者,做到这一步便能将他的功力提到极致,可这个办法是极为自伤的。剑气折损一分,人便要损伤三分,实乃以命相敌的法子。

见他使出这样的招式,苍啸天亦是一惊。他这是不再想着一丝逃生的可能,宁愿身死,也要和他拼上一拼……

黑色面罩下的眉头紧紧皱起,苍啸天看着与那冷剑一同逼近的叶筠一,微微摇头。

他沉下内力,以醇厚的力道打向叶筠一。一掌一剑相互对峙着,谁也不能刺破对方的气门。很快,叶筠一的额头上便落下了粒粒汗珠,那模样看去,分明是再也支撑不住了。

……

不远处的草丛中,一个女子正专心看着这番打斗,在她的眼前呈现的不是危机,而是两道光环一般的东西,将打斗着的两个人隔开。看了许久,她才对着身侧的男子道:“咱们出手吧?”

那男子看了看摇头拒绝:“不,这个时候他们容不得半点大意。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哼。等等等,咱们都等了多久了,要是早一步去帮忙,青墨姐姐会受伤吗?”

傲娇声音的主人不是旁人,正是小爱。而顺着小爱的眸光看去,一名相貌绝艳的男子屈身靠着。说起绝艳本是形容女子的,可用在这男子身上,只让人唯恐不够。伤势大好的溯月比起之前,气色更盛。

看着这张漂亮的脸,小爱便不忍再说什么,只好讪讪住了嘴。

前方的打斗声将小爱的目光吸了过去,她看了看叶筠一,又垂眸将目光落在青墨身上,那清澈的眼中满是忧心。也不知青墨姐姐的伤势如何了……

而对于小爱的不满,溯月并不在意。这小姑娘不知道,高手过招若是有一点半分的差池便会送了性命。就算是上天怜惜,也至少落得个终身残废。

苍啸天与叶筠一二人的身影齐齐化作了两股风,相互交织着游离。动作之快让人根本看不清楚……

与苍啸天离得越近,叶筠一便越发觉得胸口疼痛难耐。那心肺像是要被撕裂开一般,疼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手中的剑突然一滞,只见苍啸天的掌心笼在剑尖上,那极致的疼痛瞬间加剧。叶筠一一个不防,当即吐出一口血来。

那血色让小爱险些惊呼出声,她不悦地瞪了瞪溯月:“还要等着吗?再这样下去,叶哥哥非得送了性命不可,到时候公主殿下不知会多伤心。”小爱将秦思搬出来,便是想逼着溯月赶紧救人。

闻言,溯月的手紧了紧,可终究是没有动作的。

“你……”小爱有些气急。

叶筠一离开南国后,秦思心中忧心,这才派了溯月前来跟着。小爱一心贪玩,加上一直挂念着青墨,也就偷偷跟了出来。溯月哪里会乐意带上她,小爱情急下,只好以救命之恩来要挟。溯月的确是答允了,可一路上也没少给她脸色。

其他的事情她就忍了,可现在是人命关天啊。

小爱鼻下轻哼,眼眸一转,忽而想起了什么。她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青墨,又看了看苍啸天那双被毒击中的眼睛,一个念头便悄悄钻了出来。

小手从袖中拿出一根细长的竹管,小爱不禁笑了笑,现在是顾不得溯月了。心中念头一定,小爱一手拿着竹管,一手提着裙裾小心地朝前而去。

也不知是觉得她没有威胁,或是实在分不出力气对付她,苍啸天只是冷眼看了看小爱这方向,并没有出手伤人。

小爱自然是不知的,她见苍啸天与叶筠一打得不可开交,脚下步子越发地快了。

又是一口血。

小爱眼珠子被染得一红,当即拔下那竹管的一头。她将竹管放在嘴巴,鼓起的腮帮子极为可爱。小爱用力一吹,一道银白色的东西便顺着竹管吹了出去,直奔二人交手处而去。

苍啸天紧逼叶筠一的动作一顿,翻身躲开了那银白色的东西。叶筠一趁机缓了缓气,单膝无力地跪在了地上。苍啸天眼中杀意毕现,对着小爱便是杀招而去。

一旁等候时机的溯月自然站不住了,他从草丛中一跃而起,将怀中的暗器打向苍啸天。

苍啸天毫不在意,轻巧一避便躲开来,可他的轻蔑之意还不曾涌上眸子里,就生生打住。只见他的瞳孔忽而放大,全身开始止不住的抽搐起来。

苍啸天只觉得全身紧绷着,一股钻心蚀骨的痛楚由脚底升起,喉咙像是被人死死掐住一般,窒息感下,徒留呻吟残音阵阵。

叶筠一狐疑地看向溯月与小爱,只见小爱冲着他笑了笑:“我不过是让他见识见识蛊王的厉害。”

小爱这一语,倒是让叶筠一明白过来。蛊王好毒,方才青墨以药粉击中了苍啸天,他虽撑了下来,但是毒素犹在。蛊王被抛向他们之中,定然会先行寻找中毒者为寄宿。

小爱回身看了看倒地挣扎的苍啸天,随即冷哼着朝青墨跑去。青墨的伤势很重,却及时服下了保命的药丸。小爱探了探青墨的脉门,才松下一口气来。

“啊……”

苍啸天大呼一声,惊起林中鸟鸣声声。叶筠一轻咳着站起来,俯视道:“我敬重你是前辈,今日一战你输了,从此便不要再掺和天朝之事。至于派你来的那个人,告诉他,好自为之。”

说完,叶筠一俯身将苍啸天胸口的几处大穴封住,并震碎了他的几根经脉。从今往后,他的功力只余三成。

命小爱将蛊王取出,叶筠一凝望着京城高墙,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