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玲珑将叶筠一那一眼看个明白,心中冒出一个新的念头,或许,这般打算,齐仲天会更加乐意。不过她却没心思和董采薇在今日|比个高下,要知道,胜负在于次,而气度在于首。她若是赢了董采薇,博得才名之时也失去了贤名,这对她的计划没有好处。

想到此处,俞玲珑轻轻一笑,站到董采薇身边道“让世子见笑了,我与董姐姐说着玩笑话,哪里能当真,再说,董姐姐的才名玲珑也是极为仰慕的。”

轻巧的几句话,让人对俞玲珑的大度得体刮目相看。相比之下,董采薇的脸色难看得多。

“这是一点心意。”叶筠一说着,让身后随从将一个楠木盒子递给了俞玲珑,打开一看,是一块青翠带着燕红的玉石。

俞玲珑看了看随即福身道谢:“多谢世子。”在众人皆以为他们之间不会再有状况的时候,俞玲珑又开了口,不过她已经不是针对董采薇了。她腰肢软软而动,起身后冲着齐仲天一瞥道:“三皇子与世子今日赏光真是让丞相府蓬荜生辉,这还是借着秦妹妹的光呢,不然,玲珑哪里能有此幸啊……”说完,银铃般的笑声流出,看似抚平了这句话的深意,其实却将一滩水搅乱了起来。

一直没有出声的秦思忽而上前一步,她不出声是不想让场面更加难看,而且叶筠一替她解了围,也无需她再做什么。但是俞玲珑步步紧逼,那就容忍不得了。

眉梢轻扬,秦思略微躬身对着叶筠一一颔首:“秦思见过世子。”冷淡而谨遵身份的招呼,将方才俞玲珑话中的暧昧打破。

一旁的齐仲天适时虚托起秦思道:“好了,这一来二去,行礼就花了大半天的功夫了。也莫误了时辰。走吧。”

秦思轻声应了应,那盘旋在头顶上的几道目光意味不一,让她不安起来。齐仲天今日替秦家出面,先是对她维护,后是替爹爹送了上好的杯盏。这该让她放心才是啊,可为什么在俞玲珑那句颇为暧昧的话语出来后,她便觉得哪里变了。

一场礼宴下来,再无任何风波。只是最后,俞玲珑单单坚持送齐仲天出丞相府,这让秦朝定面色又难看了几分,粗粗打了招呼便带着秦思上了马车,徒留下那携着怒气的背影,和齐仲天淡淡的笑意。

看着秦家的马车走远,俞玲珑展颜道:“三皇子不知可否赏脸?玲珑想请三皇子尝一尝今年的新茶。”

齐仲天眸子微微一闭,现出狭长的眸,他硬朗的脸上似乎多了点点高深莫测:“嗯,不错,我似乎已经能闻到茶香了。”

这是一次有把握的试探,不过齐仲天的回答还是让俞玲珑有兴奋之感:“那三皇子,请。”

俞玲珑纱袖慢展,齐仲天神色一变,哼,想要他入局,似乎还嫩了点,不过既然出了招,他又哪里会躲开。好,他就跟去看看,看看这父女两个想玩什么花样。想到这里,齐仲天大步随着俞玲珑而去。

丞相府后院的一间屋子里像是被刻意装扮过一番,在屋子中间,空出了一处地方,四周都用珠帘垂下以作遮掩,其中放着一张矮几。俞玲珑伸出手去,撩起珠帘恭候齐仲天入内,随后才在齐仲天对面坐下。

俞玲珑熟练地烫洗着面前的茶杯,清水上飘着深绿色的茶叶片片,反复以沸水拂面,那绿色淡了点点。

“这是今晨,玲珑去采的露水,配上新叶可是正好。”俞玲珑并不自称“臣女”,将亲附之意表达得清晰无比。齐仲天面色如常,没有一丝破绽,那挺立的鼻梁带起沉稳的气势。

“果真很香。”俞玲珑双手将茶杯举起,眼眸不时瞥向齐仲天紧绷的下颌线条,眸中带着情丝如媚,若非齐仲天定力过人,怕是早就控制不住了。

齐仲天收回目光,结果那茶杯,淡然无比地饮下。

一旁的俞玲珑却是有些惊讶的,对于她的惊讶齐仲天只是淡淡说道:“俞小姐今日让我来,怕是不仅仅为了喝茶吧?”

开门见山的问话,让俞玲珑微愣住,原本她是打算让齐仲天放下几分防心再说的,可是他根本没有与自己闲话的意思。眸中的风情淡去,俞玲珑伸手把玩着自己胸前垂落着的黑发,面上笑意尽失,尴尬之意倒是明显:“三皇子这么想,让玲珑很伤心呢。今日起玲珑便是能够嫁人的女子了,私下将皇子请来,已经是真心交付了。三皇子这般……这般是否嫌弃玲珑……”

齐仲天一眼看去,俞玲珑半低着头,额前的碎发衬出肤色越发白皙,那小巧的鼻尖将清秀的气质一展而出。这个俞玲珑,倒是当真适合皇家。

“俞小姐莫要这么想,堂堂丞相之女,哪里能说得上嫌弃。”齐仲天偏偏没有想过俞玲珑会与其余女子不一样,将情字挂在嘴边。即便是秦思,当初也是在他多番诱导之下才说出心意。就是这一个意外,让齐仲天落后了一步。

俞玲珑闻言才迷茫着眼望向齐仲天,那迷茫让齐仲天手中不由紧了紧,俞玲珑严重的惊喜不似作假,难道这个俞玲珑真的喜欢他?

“那玲珑哪里比不上秦思吗?三皇子当真要娶她?”这一个先机让俞玲珑牢牢抓住,话已经摆在台面上了,再周旋怕是难以出一个结果了。

齐仲天听见秦思的名字,正色起来,他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手指却依旧放在上头,轻轻地摩挲着:“俞小姐问这个作何?”

“看来,三皇子还是不信玲珑。玲珑自从贡宴时见过三皇子便以下定决心,非君不嫁。”俞玲珑重重地说出“非君不嫁”四个字,让齐仲天有一瞬的失神。这个俞玲珑他确实看不明白……

“不过,仲天却要让小姐失望了,我以答应娶秦将军之女秦思,自然是不能出尔反尔的。”齐仲天目光如炬,没有丝毫闪烁。

俞玲珑闻言苦笑了笑:“玲珑眼光果然不错,三皇子的确是性情中人,若是三皇子轻易便能选择了玲珑,那玲珑才是看走了眼。”说完,俞玲珑伸手替齐仲天斟满新茶。

齐仲天伸手接过,却不再出声。

良久,俞玲珑从坐塌上起身,脚下走近了齐仲天,她的靠近让一阵隐隐的香风包裹住齐仲天,感受到身边人的气息,俞玲珑半蹲了下来:“玲珑当真是一心想站在你身边的,无论你要什么,只要是你要的,玲珑就算粉身碎骨也会帮你做到,你信吗?”

“三皇子注定不是池中之物,玲珑难道比不上那个秦思吗?玲珑自问,比她更适合站在你身边。”那软柔的声音说出字字真心,让齐仲天那冰冷的心也不禁震了震。

良久,在俞玲珑以为齐仲天必然会继续听下去的时候,齐仲天站了起来,他垂眸睥睨着半蹲下的俞玲珑,眼中是平静一片。他勾了勾唇角道:“俞小姐的情意,我心领了。”

说完,齐仲天从另一边越过珠帘而出,那荡漾起的珠帘晃起了莫大的弧度,很快,屋内只剩下一脸漠然的俞玲珑。

……

这边是暗中的风浪,而在秦思这边却是明明白白的烈火。秦朝定一路上没有与秦思说过一句话,今日秦思没有出彩,可好歹也算让三皇子替秦家出了面,本是不该责罚的。但秦思错就错在竟然让俞玲珑留下了三皇子,这若是出个什么差错,秦家还如何立足?

“爹爹,方才阿离不曾想到俞家小姐会出言留下三皇子的。”秦思僵了僵嘴角说着,眼里满是不安。虽然自小秦朝定便鲜少与她置气,但最近却是常有的事情,她哪里会感受不到秦朝定的怒气。

秦朝定板着的面孔没有松懈一分,他待马车停下,撩开将袍率先下了马车。望着那个带着怒气的背影,秦思眼中淡淡湿润了起来。

“小姐,请回吧。让将军一个人静静。”追到书房时,秦朝定已经闭门以对了,秦思站了许久,林伯才从书房里出来。林伯的劝告进不了秦思的心里,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秦朝定有事情在瞒着她,而且必然是大事。

“林伯,你知道是不是?你告诉我,爹爹到底出了什么事?”秦思抓住林伯的袖子,仿佛在溺水之中抓住的浮萍。

林伯摇了摇头道:“小姐,老奴若是知道,哪里会看着你和将军闹成这样。小姐你就安心吧,天大的事情,有将军顶着。你安心吧……啊?”

秦思知道问不出什么,又等了等才回屋。谁知推开屋门便是一阵热气弥漫,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风拨开了眼前的轻拢着的烟帐,天官的笑脸露了出来,她满脸通红,手中还提着木桶。

“小姐回来了,正好,小姐先沐浴吧。”

被天官引着走到屏风之后,那浴桶之中有些泛着红光的黑块儿,秦思抬眸问道:“这是什么?”

天官笑了笑道:“那是奴婢听人说的,将石头洗干净放在火里烧热了,再用来沐浴,能驱寒。奴婢想着小姐这几日都畏寒,所以……”

闻言,凉凉的心间骤然暖了起来,酸涩的委屈涌上来,轻轻的痛堵住了她的胸口,秦思上前抱住天官,垂下的眼眸中落入一滴泪,直入浴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