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姑爷用测灵石测的是王级!”

“元老,你可说的是真的?”蔡老夫人先是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真的,千真万确啊,您是没有看到,那当时的金光,满屋子都是的!”蔡元难掩心中喜悦,说话的时候,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动!

“好好好,明日我的八十寿宴,宴请八方宾客!”蔡老夫人一手拍案,一股威严迎风而展,满堂寂静。

整个西周城的夜里并不是一片安宁,有一队人,都穿着蔡府的衣服,手里拿着请帖,跑遍了西周城。

“你听说了吗,你那相公是王级的!”蔡秋颖冲进了蔡小蝶的婚房里,看到蔡小蝶一人闷闷不乐的坐在床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说你是怎么了?难道还在怪我新婚之夜占了你的床,害得你相公没地方睡?”蔡秋颖逗了逗蔡小蝶,可是蔡小蝶却只是推了推她的手,继续在那里发呆。

“他不尊重我!”呆了半天,蔡小蝶终于说话了。蔡秋颖满脸的好奇,便要追根究底,蔡小蝶无奈之下就说了今天下午在澡池里的事,还说我的小弟弟从头到尾都是软软的,就连最后看光了她,也不为所动。

“那我估计你是没救了,我可知道这种情况,要么是性取向有问题,要么是不举!”蔡秋颖在蔡小蝶的耳朵边偷偷摸摸地顺道。

“那怎么办啊,我还想要给他生孩子呢!”

“你说你贱不贱,你个小贱人,小母猪。”两个女人在我的婚房里嬉戏打闹着,明摆着的又不让我进屋睡了!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我可没有准备回去睡觉,或许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性取向有问题吧!我手里捧着的书,一本又一本的更换着,包括他们蔡家所学的武技也都翻了,还真是没有一点点有关法术的书本文章。

……

蔡府的另一园子里,一个黑衣人同蔡二爷在一起坐着,他的修为肯定是在贯灵!

“蔡当家的,你们蔡家乱的也真够可以的!我看呐,还不如直接杀了那老太婆,一了百了!”黑衣人看着蔡老二惆怅的脸,不禁摇了摇头。

“猪少勇,你可记好了,蔡老太婆不是你能动地了的!”蔡老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双眼怒视着黑衣人。

“哈哈哈哈,蔡宗杨,那我和我大哥就等着看你这弑母大戏怎么演!”黑衣人大笑几声,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猪少文,猪少勇,你们都给我记好了!”蔡宗杨一把捏碎了手里的茶杯。

……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

都在藏经阁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外面很是热闹。

“哎,我说姑爷啊,你怎么还在这儿呢!门口那俩人等了你好久了!我说她俩怎么都想闯进来!”蔡元一边扫着地,一边把我向外赶着。

看着门口的蔡小蝶和冰妍儿,我满脸茫然。

“少爷早!”冰妍儿见我出来,赶紧上前来打招呼。

我打了个哈欠,捂着嘴说:“早!”

蔡小蝶马上跑过来,拉住我的胳膊向房间走去,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今天是外婆的寿辰,你怎么待在藏经阁不知道出来啊,再晚一点就误了大事了!”她把我拉到房间里,开始扒我身上的衣服,又给我穿上另一身,拿起毛巾给我擦了擦脸,就算完事,然后就要拉着我冲出房门。

“恭喜老夫人!”

“老夫人恭喜恭喜啊!”

……

只见大门口来了好多人,又搭起了一个戏棚,蔡老夫人在最前面坐着。不停地有人来周边道喜,然后坐在戏棚前面。小蝶拉我过去,坐在了蔡老夫人身边,我打了一个哈欠,看见老太婆看着我笑,我还以为我身上有什么,找了半天,没有发现哪里不对的,搞得我十分郁闷!

“姜太尉到!”

这时有一队人马走了过来,最前面的穿着一身官服,头顶乌纱,肥圆的身体怒气冲冲向这边走来。

“来人,给我拿下!”

话音刚落,就有数人过来围住我。

“太尉大人,好大的礼啊!”蔡老夫人站了起来,冷眼看着姜太尉。

“此子杀了我侄儿,今日要在蔡老夫人寿宴之上动手,对不住了!”姜太尉抱了抱拳,“带走!”

“我看谁敢动手!”蔡老夫人龙头杖当地一阵,一股风灵力肆虐周围,全场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的!

我走到蔡老太婆旁边,小声说到:“人是我杀的,这样不好吧。”

“给我闭嘴!让你开口了?”蔡老夫人瞥了我一眼,不怒而威的霸气四散,我都不由得一怔。蔡老夫人对着姜太尉说到:“我蔡家要护的人,就凭你你姜太尉还动不了!”看看,看看,这口气,这气势,一个人一杆杖几句话,姜太尉一行人刚才的气势全无啊!我还以为就我害怕这老太婆呢,原来她那么厉害,是我学习的榜样啊!

“我就要看看,以你一杆龙头杖,能挡住我数百人不成!”姜太尉脸色气的铁青。

“老朽已经向王上举荐,此子必定参加我炀金国十强青年争霸赛!你们谁要动了他,让国家少

了一个黄志雄,这个责任,谁担当得起?”

“哗~”

蔡老太婆的话一落,周围顿时沸腾了!

“这小子什么来头啊!能得到蔡老夫人这么高的评价!”

“居然把他与黄志雄相提并论,太不可思议了!”

“真的假的?黄志雄可是炀金国的传奇啊!”

戏棚的后面,一个穿着戏服的对着正在化妆的三爷顺道:“三爷,这蔡老夫人会不会老糊涂了?”

“你不觉得把黄志雄抬高了?”

戏服男愣了一下,跟了三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三爷这么高的评价一个人。

“……”

姜太尉顿时语塞,面部扭曲成一团,估计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就算是他身负人命官司,上了大赛,就不是你能判决的了!”蔡老夫人冷冷地看着姜太尉。

“哼!走着瞧!”姜太尉转身就要走,可是老太婆又说话了:“今天可是三爷的戏,姜太尉不留下来欣赏一会儿?”

听到三爷的名,姜太尉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头也不回地跑掉了!正好戏也开始了,大家的目光都回到了台子上,几个穿戏服画着脸的戏子便在台上舞了起来。老夫人看的很开心,乐的合不拢嘴,小蝶在陪外婆笑着,众人仿佛已经把刚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都在评论着这出戏,说是怎样怎样好。

“黄志雄啊,呵呵,你怕么?”蔡二爷的身边,一个华衣戴帽男子说到。

“就算他将来能成天王老子,现在还是个小屁孩。”蔡二爷的拳头捏的嘎吱作响,目光紧紧的盯着我。

我坐在前面总感觉怪怪的,总感觉背后有眼睛在盯着我,向后转去,结果看到了唐和尚,他还在向我招手。我便起身,坐到他们那边去了。

“嘿,兄弟,不错啊,将来可是黄志雄一般的人物啊!看来我的眼光还是很厉害的!”唐胖子一看到我,就拉我坐下,胳膊搭在我的身上,好不亲热!

“别以为是好事,还不如让他把你带走呢!”旁边又传来一个声音,我转头看去,是一个身穿蓝色布衣的男的,这头发,这脸好像在哪里见过,还有那声音,觉得十分熟悉。他看了看我,又开口了:“看了这么久还没认出来啊!还黄志雄呢,我怕你都活不过明天!”

“臭叫花子,你能不能说些好的?少咒我兄弟。”唐胖子捶了他一下,嫐了他几句。我满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指着他准备开口,结果他先开口了:“原来是你啊!”把我的话给哽了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