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那天你没赶他出去,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我再次看了布衣一眼,“不过你这变化也太大了。”

“先不要说话,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东西,是你要注意到的东西,千万别落下什么了!”布衣一脸严肃的说,“蔡家老二准备做了你,时间长了,对他一点也不好。今天晚上你去三爷的戏园里,或许能躲过一场死劫!”

“死劫?”唐胖子突然一惊,“布衣,你可别开玩笑啊?”

布衣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接着伸进衣兜里,拿出点坚果来,一个人在那吃着。

“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说到这个?什么死劫不死劫的?”我听的一头的雾水!

唐胖子顿了顿,满脸的愁容:“你别看他修为平平,这一带的人都管他叫布衣神算。据说他那本事窥探天机,是要折寿的!”

“闭嘴,折寿是瞎说的,要是真折寿,估计给你算的就够我死几回了!”布衣用坚果皮砸了唐胖子一下,也是皱着眉头。

“我说你俩,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带酒了没?”我拍了拍二人的肩膀,又问唐胖子道。

“如果明天你还活着,那我们不醉不归!”布衣突然站了起来,唐胖子也站了起来,“对不起啊,我们修为尚浅,帮不了你了,我算不到你的明天,我无能为力了!”

他们走了,唐胖子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我,向我招招手,我也向他招着手。

“你有没有搞错,让他去三爷戏园?这不是让他送死吗?”唐胖子对着布衣怒吼了一句。

“我也算不到三爷的明天。”布衣停了下来,看着唐胖子,“有些局,我也解不开!有些人,我也看不透!就像任超,他的命星繁乱,不确定性太强了!单凭卦象,走路暴毙都有可能!”

“呃~这也太奇葩了吧!”

两人在我眼前消失了,我觉得他们应该也是有苦衷的,布衣让我去找三爷,在三爷园子里或许能活命,那就去呗,总比死了强。

“快看,三爷出来了!”

“最喜欢看三爷唱的这一段了!”

“对呀!你听这声音,真是太好听了!”

我闻声抬头,见台上只有一个化了妆女人,是三爷打扮的。声音莺莺脆脆,小嘴微启,手捻兰花指,脚踩小碎步,真是像极了!

“哎呦,还真不错,没想到堂三爷唱起戏来这么有女人味!”听到这里,连我也不禁夸了他几句。

“嗨,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据说姜太尉刚刚上任时,有位王城亲戚来看他,便摆了三爷的戏为其接风洗尘。结果王城这厮将三爷真当成了女人,被三爷当场扒了裤子,还差点切了**!姜太尉是又丢人,又生气的!兴师动众好几次,他家被盗了好几次,三爷没事,可他丢了不少家当!自此,这姜太尉见了三爷绕路走啊!”一位小哥在我的身后讲起了三爷的事,那唾沫星子飞的到处都是,对面的人听的是目瞪口呆,还时不时咽口唾沫,哎呦我去,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嘿,任超小儿,拿钱来!”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他的下场唱词居然是让我拿钱给他!我摸了摸口袋,两手一摊,告诉他一个钱都没有。他便下了台,我便去后台找他,他还是那样坐着,准备卸妆。

“哎,我这台子还不能拆,唱完戏进了香,卸了妆才能拆台,你们蔡家这一群人不按规矩,所以压根就不想来,更何况你这还是赔钱买卖!”他一边抹着脸,一边推着我往前走,又说了一句,“上去再表演个什么,帮我拖拖时间。”背后一脚,把我踹上了台。

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呢,就这样把我踹上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尴尬,大写的尴尬!

“嗯哼!大家先静一静啊!哎哎哎,那谁那谁,别再说话了啊!哎,看谁呢,说的就是你!”我顺手就脱了鞋,拿在手里,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逗得场下的孩子咯咯直笑,小蝶也掩着嘴笑了。“笑什么呢!不许笑!”我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白眼,然后台下的笑声就更大了!我也笑了笑。

“好了好了,不闹了,不玩了!现在是说正事的时候了!首先呢,请大家把掌声送给我们今天的寿星,也就是我的外婆,蔡老太婆!”我经常嘴上心里都喊蔡老太婆,结果这次过真没有任何防备的说了出来,结果没想到的是底下居然充满了呐喊声,掌声,就连蔡老夫人也

是笑着瞪了我一眼。这一眼瞪得亲切啊!

“娘子呀,去把我丈母娘的白玉笛取出来。”小蝶先是怔了,蔡老夫人摇了摇她的胳膊,她才反应过来。“趁着这段时间呢,我来跟大家唠唠嗑啊!大伙说说,今天高兴么?”

“高兴!”

“今天玩的开心么?”

“开心!”

“我们蔡老太婆今天帅不帅气?”

“帅气!”

“多谢那你们,我恭喜你们,你们今天能够听到独一无二美妙的笛声,好不好?”

“好!”

小蝶跑出来了,玉笛递给了我。我压了压手,示意台下安静,然后深吸一口气,对着笛子一通乱吹,我发誓这是我吹出来的最难听的笛声,没有之一!台下一阵唏嘘,有些小孩都捂住了耳朵!

“有那么难听么,还捂耳朵?”台上的我气急败坏叫骂着。

“太难听了!”台下回应。

“能怪我吗?你们都不给点掌声鼓励一下,能吹好么?”

“哗~”一阵掌声传来,顿时心情都好多了。

“来点呐喊怎么样!”

“呦吼~啊~喔~”

就在他们的呐喊声中,我深吸了一口气,吹出了那首母亲经常吹得曲子,她说那是溧水一族的曲子,那是溧水的声音,它的力量来自于那些守护者的亡魂!

周围十分寂静,只有清清的笛声在人群中流淌,不一会儿,有一个琴声加了进来,是蔡秋颖,蔡小蝶的姐姐,上次用琴声迷惑我的就是她。不过我不得不说她配的真好,琴声有如战歌,笛音仿若哀鸣,两者相辅相成,琴笛合奏,又各有千秋。时而高亢,时而低沉,仿若战鼓声声,英雄血泪!

咚~

结束的时候,她的一根琴弦断了。我看到她抱着琴,默默地离开了现场,看着她的背影,我才发现她也是有故事的!

“好好好!”

“喔~不错,再来一个~”

“……”

他们吵着嚷嚷着,我觉得他们是开心的,我也觉得他们可能好久没有如此的聚在一起欢乐过了,也可能从来都没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