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居然偷偷跑去了三爷那里,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猪少勇对着蔡宗杨说到。

“无论他在搞什么鬼,今天晚上他都要死!”蔡宗杨紧握着拳头,他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挡他道路的人。

“或许你可以借刀杀人!”猪少勇嬉皮笑脸的样子,实在让人很不舒服!

“借刀?如何借?”

“三爷号称戏命三郎,修为在这西周城虽然算不上最厉害的,但是手底下的人才可是不少。恐怕就算你把蔡家掏空,也不一定能够讨得好处!”

“那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三爷留在这西周城这么多年了,你不会真以为他是来唱戏的?”

“难道他和你有一样的目的?”

“哈哈哈,目的相同,路却不同,唯一一个江湖组织,却隶属王国!”

蔡宗杨皱了皱眉头:“联文馆”

“不然的话,你家那蔡老夫人,早就没命了!你家那传说的东西,可能早就没有了!”

“能谈得拢,就尽量!谈不拢,就先下手为强!”猪少勇说完,脚下一踩,直奔三爷戏园来了。

……

戏园里,三爷还是那样坐着。

“都跟到我家里了,还不出来,是想趁着我睡觉偷袭么?”三爷头也不回的说着,我知道是在说我,便从帘子后面爬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土。

“看来你是早都发现了,为什么不早点说?现在的话,就算赶我我也不会走了!”我一边拍着身上的土,一边坐到了一个椅子上。

“你想来我这里躲刀子,势必会牵扯到我,如果想要安心,那你就得答应我的一个条件!”三爷转了过来,今天他画的脸却是红脸罗刹,看起来十分凶恶。

“我就知道,不过据我的推测,你想要的东西在蔡家?”我拿起旁边的桃子,咔嚓一口咬掉了一块。

“哦?你这初来乍到的小毛孩,蔡老夫人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告诉了你,看来你深得老夫人器重啊!”

“不,只是我猜的。以你的修为,在这西周城待下去,完全是浪费生命,你不走肯定是有所图!”我换了个姿势,继

续吃桃子,“如今蔡家这么混乱,所迫局势都是有人针锋相对,再猜的准确点,你要的东西还在蔡老夫人手里,而且你对她有所顾忌,或者是有人让你有所顾忌!”

听到我的话,三爷的脸色微微变了,似乎还着隐隐杀意,不过应该不是冲着我的。“哈哈哈,难怪蔡老夫人今日如此护着你,那天更是逼婚在堂,如今看来,你小子一点也不简单。”三爷坐了过来,也伸手取了一颗桃子,啃了起来。我先是一愣,问道:“这你用来祭拜的祭品,你也拿着吃啊!”

“吃呀,扔了多可惜!”

看着他毫无顾忌的脸,感觉他也没少吃。

三爷静静地吃着果子,回头看着戏园前方:“来了就出来,躲躲藏藏的有意思?”

“我还是小看三爷了!”从那片黑暗里走出一个身影来,这人我从来没有见过!

“这么远都能闻到骚味,是时候回去洗澡了!”三爷扔了手里的桃核,盯着猪少勇。

“联文馆的人是不是有些过于猖狂了?”猪少勇的声音冷了一些,显然被刺激了。

“哈哈哈,联文馆?”三爷慢慢站了起来,“还以为暗影岛有多大的本事,敢染指王国的东西,原来只是个跳梁小丑啊!”

猪少勇脸色一遍,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妙,身着夜行衣的他竟然准备退了。这时一个右手推住了他,来人说到:“暗影岛有多少本事,可不是你三爷说了算的!”

“大哥!”猪少勇这才反应过来,安稳他的人原来是他的哥哥。

“猪少文?”三爷皱了皱眉头,组织告诉过他,对方很有可能是猪少文猪少勇兄弟二人,可是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会为了一个毛头小子直接出动了最强战力,这样的话,自己这里的人手恐怕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哈哈,不错,是我!我们暗影岛就只有这么些本事,可就是不知道你能挡得住么?”猪少文走了前来,我也看清了他的面貌,黑色长袍,衣领遮着嘴和脸,一头乌发,高挺的鼻梁。

“布阵!”三爷大喝一声,突然窜出那五名高手,联手布成阵法。

猪少文冷笑道:“呵呵,居然说我们只是跳梁

小丑,那就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吧!”

话毕,瞬身进了阵法,对于五人的攻击可以轻而易举的挡下!我惊呆了,这阵法的威力可不一般,阵法将三个合灵八阶的攻击提升到贯灵的攻击。

我还在发呆的时候,三爷对我说:“快点离开这里,拿着这张信纸,如果逃得掉,就把它送进王城!”

他一把推开我,和猪少勇战斗在一起。三爷对上猪少勇是完全的压制,看来是想先解决掉猪少勇吧!我明白了三爷的意思,收起信纸向外面跑去。我发现猪少文的眼神一直在盯着我看,脸上的笑容仿佛在告诉我:“你是跑不掉的!”

他很随意的抬手,便能挡住两名合灵八阶的合力一击。这让我觉得,这里的几人应该活着走不出去了!

“彊~”

我刚出门,一声刀锋出窍的声音便传了出来,两道身影同时闪到我的面前,长刀直劈我的正脸!

“御水迁!”我使出御水迁,躲开了他的刀,但是另一人也瞬间跟了上来,我脚下一转,另一只脚斜劈而上,脚底付着御水迁的水刃,直接割断了他的匕首,直逼他的脖颈,他把头向后一仰,我只是劈掉了他脸上的面纱。我看到了她的面容,是冰妍儿!她居然是个刺客,还跟随他们一起追杀我!

我转身逃离了,御水迁的水刃割开地面,我能够在地表飞速移动,不一会儿便远离了三爷的戏园。御水迁不能停,因为有一个人一直在跟着我,他的气息很熟悉,像是森林里的那个合灵九阶的。他的身法很轻盈,但是跟的我很紧,虽然我的速度很快,但是灵力消耗也很快,我感觉再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力竭!那时候,就只有任人宰割了!

想到这里,我停了下来!

“怎么不跑了?灵力不够用了?”

“我想,我还是不跑了吧!”我转过身去,静静地看着他。

阴暗的月光从屋檐上散落在石板路上,显得更加冰凉了!我知道,如果不全力以赴,以他的速度和修为,我不会是他的对手。弱水的印记浮现在我布满汗水的额头上。月光在他的刀上,寒意更是逼人!

他要我死,那他,就活不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