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蔡家与你们往日无渊,近日无仇,为何阁下如此咄咄逼人!”湖岸边上,蔡窦路倚剑而立,胳膊,大腿有几处伤痕,静静地看着周边的十几个黑衣人。

听到蔡窦路的话,其中一个黑衣人向前走了两步,冷冷的看着蔡窦路,右手执刀前挥:“杀!”

十几人脚下猛踩,迅速向蔡寇路杀去,蔡寇路知道他没有办法躲避了,磅礴的火灵力散发出来,一跃而起,向着那些黑衣人杀去。顿时刀剑声响成一片,灵力碰撞向着周围扩散而去。蔡寇路抗住数道攻击,一记飞脚将一名黑衣人踢出了战圈,脚下一转,翻身一招海底捞月,一个黑衣人的档被割破,四处翻滚惨叫着。

“区区合灵八阶而已!”后面迟迟没有出手的黑衣人暴喝一声,掠身向前,抬手一掌打在蔡寇路刀柄之上,另一掌直击蔡寇路胸口,灵力由掌心迸发出来。

“噗!合灵九阶!”蔡寇路倒飞出去,狠狠砸在了旁边的树上。

“知道的太晚了!”黑衣人并没有留手的迹象,再次欺身而上,拳头带着混厚的灵力砸向蔡寇路的脑袋!蔡寇路知道自己无法抵挡,只好驴打滚堪堪躲开这致命一击。黑衣人嘴角挑起微小的弧度,左脚轻沾地面,右脚狠狠下劈,劈在了蔡寇路的小腹之上,鲜血再次喷出。

“爷爷!”看到这一幕的蔡小蝶快速地向前跑去。我也跟了前去,一记旋水箭射向黑衣人。攻击来的突然,黑衣人只好退避,嘴里还发出了一声轻咦。

“爷爷,你怎么了?”

“快跑,危险!”蔡寇路看着小蝶,刚说了四个字便吐出一口血来。

“呜呜~爷爷我不走,我要跟爷爷一起走!”小蝶哭了,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又一颗的落了下来。

我站在旁边打量着这一群人,而那攻击蔡寇路的黑衣人也在打量着我。

“还请,阁下,高抬贵手!咳咳~能饶小女一命。”蔡寇路看着黑衣人,眼睛里满是恳求,我估计他都不知道是谁想要他的命!

“哼,你有谈条件的资本吗?”黑衣人没有看蔡寇路一眼,而是紧紧的盯着我。在他的身上,我能感觉到阵阵杀意。

蔡寇路握了握小蝶的手,向我看来,说了一句:“谢谢!”我皱起眉头低头看了他一眼。就在我低头的一瞬间,那为首的黑衣人突然向我冲来。他的速度很快,远远出乎了我的预料。我运起灵力,撑开玄水盾的瞬间,他的拳头已经抵达我的腹部。

“嘭!”

我被重重地抛了出去,他的力量太强了,我敢保证,如果打在我的身上,我就只剩半口气了!玄水盾并没有被打破,但是腹部却疼痛的厉害,我捂着肚子站了起来。

“有意思,有意思!”黑衣人看着我,连说两句,再次转头向蔡寇路,“没想到你连一个毛头小子都不如,唉!废物啊,难怪杀你也没几个钱。”

“喂,在看哪里呢?”我聚起灵力,双手触地,“水刺!”灵力在地面上迅速扩散,在黑衣人身前爆射开来,无数水刺伸出地面。

黑衣人凌空而起,移到了其他人身边:“合灵法士,小心一点!”

“法士?”

“没错,不是一般的法士!”黑衣人顿了一会儿,向我伸手示意停手,“不知阁下何人?师承何门?”

怎么回事?至少我认为以他们的修为,合力杀掉我还是可以做到的,所以他们不可能是害怕了!但为什么要停手?我没有开口回话,脚下慢慢地控制着水分流动到他们脚下,而我不知道的是额头上的印记慢慢浮现了出来。

带头黑衣人看我的眼神立刻变了:“不好!快退!”十几人快速向后退去。

我也第一时间发现不妙,双手快速合于胸前。

“旋水箭!”

除了带头的黑衣人,其他人的反应都慢了一步,多多少少都被水箭擦伤了。就在他们准备再次进攻的时候,变故发生了!那受伤的十几人身体上开始出现白色的冰晶,不一会儿,全都变成了冰雕,就连我也呆呆地愣在原地。

“妈的,王八蛋!”那带头的黑衣人见情势不妙,离开了!我也没有去追,以他的修为和反应,想要杀掉他,还是很困难的。此刻,更让我上心的,是这一群变成冰雕的人!

诡异!太诡异了!在我的身体里很明显的是水灵力,并没有其他属性,他们因我的攻击而变成冰雕,气息全无。很明显人是我杀的!

这片森林的东边,一个中年男人转向西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钟叔,怎么了?”在他的旁边,一个少年问道。

“那边应该有人打斗。”

“打斗的事,每天都能遇到好多次,也不见得钟叔有如此反应。”

“我感觉到了一股水灵力,至阴至寒,甚是怪异!”

“哈哈,能让钟叔觉得怪异的东西,我还真是想见识见识呢!”

“多谢少爷!”

少年见钟叔鞠躬道谢,点了

点头,随即两人向着西方飞跃而去。

突然,额头传来剧痛,我的脑袋就像要被撕裂,我昏迷过去了!

……

“任超哥哥!”

“晓晓!你是晓晓?”无尽的黑暗里,我只能听见一个声音,声音很甜,和晓晓的声音一模一样。

“不,我不是晓晓,但是晓晓她很安全,哥哥不用担心她。”

“那你是谁,为什么我能听到你的声音!”

“哥哥可还记得,每月十五日都会出现一条黄金鲤鱼吗?”

“黄金鲤鱼生活在至阴之水,为什么会出现在溧水河?”

“嘻嘻,它们都被我骗了!就像哥哥一样,被外人的眼光欺骗了!”

“什么意思?”

“哥哥并不是石鼓之身,不能修炼。而是纯净之体,身体表现不出任何属性之力,之所以十八年来无法修炼,只是因为你这张白纸太白了,浅色的染料根本画不上颜色。就算是我,也是费了好大力气,好长时间才画上的呢!”

“那你是谁??”

“我叫弱水,每次哥哥在溧水河里洗澡,我都会为哥哥洗练筋骨,而且,哥哥会被我看光光哦。”

“呃~”我内心是崩溃的,这也忒让人无语了,“那我在那么寒冷的水温里感觉不到寒冷,是因为你的原因咯?”

“弱水之灵至阴至寒,经过我洗练的身体在那种程度的水温里岂能感觉到冷啊!实话说,哥哥的身体实在不怎么样,我只不过稍微释放了一点点的弱水之灵,你就撑受不住,还晕倒了!”

“你在哪里?”

“我在哥哥的身体里,知道哥哥的所有事情,哥哥喜欢晓晓,哥哥担心晓晓,哥哥还会害羞的呢!不过哥哥不必担心,这些我都不会说出去的!”

“呃~那你怎么才能离开我的身体呢?”

“哥哥要赶我走吗?”她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带着些许沮丧。

“不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顿时觉得心头一紧,赶紧解释到。

“我知道哥哥不是赶我走,我也想要离开哥哥的身体,我想陪着哥哥,像晓晓那样关爱哥哥,被哥哥保护,被哥哥疼。”顿了一会儿,她又说到,“我只是一缕残魂而已,如果离开了哥哥,我会消散的。”

“不要伤心了,哥哥不会赶你走的,哥哥只是觉得一个女娃娃在我的身体里,会有些不方便而已。不过不要担心,哥哥会帮你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