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果然堵的很厉害,就看大大小小的汽车一辆紧挨着一辆的排成了长龙,狭窄的地方只能一个人侧身才能通过,唐雅静和吉桑艰难的穿梭在车流中,走了半个小时才走出了几百米远。

“啊呀,这样走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出长长的车队啊?”唐雅静一边走一边心灰意冷的说。真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么霉运,为什么每次出门都这么不顺利,她简直怀疑是不是在暗地里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专门和她作对呢。

吉桑抢过了唐雅静的背包背在身上,“雅静姐,你要是累了咱们就休息一下。”他看着不断喘着粗气的唐雅静说。由于走的焦急,唐雅静好几次都从伞下面钻了出来,她的头发被雨水打的湿漉漉的,一股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正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

与其说是唐雅静累了还不如说她是丧气了,她看见路旁的一块大石头被雨水冲刷的非常的干净,她随即靠在了大石头上,然后拿出水瓶大口大口的喝起水来。

雨不知什么时候变小了,就像牛毛一般密密麻麻的,打在脸上有一丝凉意,整个天空被小雨笼罩的一片氤氲之色,透过朦胧的小雨,唐雅静看见在不远处一群警察正在忙碌的指挥着车辆,警笛声和汽车的鸣叫声以及嘈杂的人声混合在一起。

“马上就要到了。”唐雅静有些兴奋的说。她把水瓶装进书包了,着急的朝前走去。

十几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了被一条条近警戒线拦住的出事的现场,唐雅静透过人缝隙朝里面看去。

现场恐怖的一幕把她惊呆了。

就在在马路中央有一辆前脸已经变形的大货车,而在货车几十米之外有一辆小轿车仰面倒在地上,而小轿车已经被撞的瘪瘪的失去的本来的模样,地上到处是碎玻璃渣子,而在轿车不远处有一个已经被压碎的人,穿着鲜红的衣服,乌黑的长发盖住了脸,而她的脑袋却完全的裂开了,从里面流出白的红的什么东西,一阵风吹过,死者的头突然晃动了一下,她的头发被吹来,唐雅静看见一只瞪得大大的眼球正看着自己,而她的舌头也吐在了外面,好像在和唐雅静做鬼脸似的。

在离女子不远处躺在一个没有头的男子背对着唐雅静,而地上满是鲜血,有一堆不知是什么东西的肠子堆积在血泊中。

唐雅静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看来好像是大货车超车的时候撞到了小轿车,唉,这样的天气总爱出交通事故,唐雅静想着,却不敢多做停留,虽然她是法医,但是谁见这么恐惧的景象多了

都会害怕的。

“吉桑,咱们赶紧走吧。”唐雅静的声音有些颤抖。

同样吉桑的情况并不比唐雅静好多少,他的脸色煞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唐雅静的手,但是里面已经湿漉漉的满是汗水了。

两个人挨着路边缓慢的前行,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把两个人吓了一大跳。

唐雅静转过头去,一个中年的警车正朝他们喊:“不知道这里出了事吗?你们还往前走?胆子也忒大了吧。”

“警察大哥,我们是去省城为我妈妈买药的,没想到路上出了这种事情,我妈妈病的厉害,我们不得不赶快往家走啊,要是回家晚了我妈的命也许就没了。”唐雅静装作可怜的样子说。

吉桑也在一旁附和,“大哥,一看就知道你是好人,就让我们过去吧。”

警察听他们不断的说着好话,脸色也缓和了许多,“唉,出门在外也不容易,这里出了这么大的车祸,一时半会是通不了车的,你们赶快走吧,不过天下着雨,上路很不好走,你们路上一定要小心啊。”他好心的说。

唐雅静和吉桑不住的说着谢谢,脚下的步伐却加快的朝前走去。

两个人飞快的朝前走,谁也不敢看出事的现场一眼,唐雅静经过大货车的时候虽有些害怕,还是偷偷的朝那边看了一眼,大货车的前脸已经被撞的凹下了一个深深的坑,几十吨的大货车居然被撞成这样子,看来力量一定不小了,唐雅静心中暗想,突然她看到大货车下面有一个圆乎乎黑乎乎的东西,唐雅静定睛一看,顿时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车下面赫然是一个男人的头颅。

唐雅静大叫一声拉着吉桑的手不顾一切的跑了起来,吉桑只当唐雅静是害怕,却不知道她看到了如此恐怖的景象。

跑了几十米之后,他们才来到了空旷的马路上,唐雅静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哎呀,妈呀,可,可吓死我了。”说着话突然抱住肚子蹲了下来,“哎呀,哎呀。”她不住的喊着,脸上流下大滴的汗水。

原来经过剧烈的运动,唐雅静的肚子疼了起来,她心中有些害怕,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把肚子里的孩子丢掉了,那自己怎么对得起余智毅,又怎么向杨众交代?

吉桑哪里经过这个阵势,明知道唐雅静为什么肚子疼,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唐雅静的身边,“这,这可怎么办?我真不应该带着你来。”

唐雅静在地上蹲了一会儿

,脸上终于缓和过来,幸好没有出事。“咱们走吧。”她虚弱的说。

“雅静姐,我来背着你吧。”吉桑蹲下身来对唐雅静说。

“我没事。”唐雅静虚弱的说,可是她感觉到浑身无力,竟然卖不动一步了。

天更加的阴沉了,大雨随时可能倾盆而下,由于路上耽搁了好长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回寨子里,否则路上的危险就更加的大了。

吉桑担忧的看了看天,“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强,保命要紧啊。”吉桑不由分说就把唐雅静背了起来。

唐雅静为吉桑打着伞,吉桑一步步朝前艰难的走去。吉桑的肩膀并不宽厚,而且几乎有些瘦弱,但是唐雅静却感到非常的踏实,这或者是在关键的时候,男人能给女人的特有的感觉吧。

走了不知多久,唐雅静感觉吉桑的脚步越来越缓慢,呼吸也越来越沉重了。

“吉桑,让我下来,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已经没事了。”唐雅静满是歉意的说。

“不行,过了这一段再说吧。”吉桑毫不犹豫的说。“这一段路非常的危险,经常会出现山体滑坡。”

就在这时,就听从山顶传来轰隆隆的轰鸣声,就看一块块大石头飞快的朝山下滚了下来,“山体滑坡了。”吉桑大叫一声飞快的朝前跑去。

他跑出去了几百米远,身后的轰鸣声渐渐的消失了,他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这次他实在是太累了,不再征求唐雅静的意见就把她放了下来,他一边擦着雨水和汗水的混合物,一边气呼呼的骂道,“妈的,它好像是有耳朵似的,刚说了山体要滑坡它就滑了下来。”

“或者你是一个预言家,你能预感到马上发生的事情。”唐雅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吉桑脸上出现错愕的表情,“你说的是真的?”

“据说有的人直觉非常的灵敏,这也是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吧。”唐雅静说。

吉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每次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之前我都有预感,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等发生过后才有应验,而且,我觉得我们这次回家会非常的不顺利,我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呵呵,别疑神疑鬼的,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走一步说一步,没有过不去的坎。”唐雅静害怕自己吓得吉桑畏缩不前,反倒过来给他打气。

吉桑羞赧的笑了笑,“好的,我们继续走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