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看女子走到林丽娜的身前,她蹲下身来用双手死死的抓住她的衣领,深蓝的眼睛的的怒火要喷射出来似的,“这这个女人好狠毒啊,我是那么好的对你,可是你却差点没害了我的命,自从你从美国逃回了之后,我就紧紧的跟着你回来了,没想到终于找到了你,这一次我是如何也不放过你了,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以牙还牙,今天我就以牙还牙。”

女子说着捡起刚才林丽娜仍在地上的匕首,在林丽娜洁白的胸前划了下去。

这时杨众突然飞起一脚,把女子手中的刀踢在了一边,女孩子放声大哭起来,“你们为什么要拦住我,这是一个恶魔,杀死她都不能解了我心中的痛恨。”

“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的告诉我好吗?”唐雅静轻轻的扶着女子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而此时的林丽娜耷拉着头,没有了一点生机。

就听女子缓缓的讲述起她的经历。

女子的名字叫露丝,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在几年前她在大学里面认识了到美国留学的林丽娜,两个人很快成了要好的朋友,露丝是一个热情的女孩,林丽娜在她的眼中是一个温柔安静的女孩,两个人互生好感,露丝以为林丽娜会成为自己终生的朋友。

在美国的这段时间,露丝对林丽娜非常细致的照顾,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林丽娜对自己下了毒手。

露丝说着慢慢的掀开自己的后背,就看一个巨大的伤疤触目惊心的出现在众人的眼里,那伤疤是规则的正方形,虽然已经愈合了,但是颜色暗红而褶皱,样子非常的丑陋。

“你这伤疤是怎么弄的?”唐雅静不解的问。

“就是这个女人。”露丝用手指着地上的林丽娜仇恨的说。

“那是一个毕业酒会后的晚上,我喝的有些醉意了,然后林丽娜就把我带到了她住的地方,不知不觉中我就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而后背上却是钻心的疼痛,起初我以为是我遇到的强盗,可是当我发现林丽娜也跟着消失了,我才明白这一切的都是她的所为,然后我就跟着来到了这里。”

“可是她为什么割下了你后背上的肉皮呢?”唐雅静不解的问。

这时露丝的目光锁定在林丽娜旁边的一个小包上,她飞快的拿起小包,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然后发疯般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最后她笑着笑着,终于留下了一行行的泪水。

“这

就是我后背上的肉皮啊,你看她把它做成的小包,你看这上面的图案是我后背上的纹身。”

唐雅静听了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头皮上的头发根都立了起来,原来林丽娜拿着的小包居然是用人皮做的,怪不得当初自己感觉有些不一样呢。

“她说的可是真的?”唐雅静冷冷的问。

林丽娜默然的点点头。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那些都是信任你的好朋友。”

“呵呵,好朋友,一开始我就没有把她们看做是朋友,我把她们当做了我的猎物,我只所以选择她们,是因为她们的皮肤非常的好,而且上面的纹身非常的漂亮,如果她们老了,这么完美的皮肤就会变样,所以我要把最美的东西留在人间,只有把她们做成艺术品,我可以每天握住它们、抚摸它们。”林丽娜的两只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唐雅静听了恶心的简直要吐了出来,这个漂亮的女人原来是如此的变态。

大军抬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林丽娜的身上,林丽娜娇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而此时唐雅静已经对她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情,看着大军狠狠的踢她,唐雅静的心里升起一股解气的快感。

“你这个变态,今天我就把你的皮扒下来做一个大皮包。”大军狠狠的说着拿着匕首在林丽娜的眼前晃动,林丽娜此时已经吓得面如土色,浑身不住的颤抖起来。

到底还是杨众保持着原有的冷静,“大军,你先不要打她,让她说。”

“我是搞服装设计的,不知什么时候,我就开始对皮草痴迷起来,你看看这里所有的皮草都是我设计的,它们很漂亮,穿上它们我就会感觉自己像一个动物的领袖一样。但是在欧美国家,有专门的动物保护协会专门的反对人类穿皮草,说是要尊重动物的生命,这完全是狗屁,人类本来就是高等的动物,这些低等动物就是被人类猎杀,为人类服务的。”林丽娜不服气的说。

听她狡辩的口吻,她绝对是一个偏执狂。人类和动物和平相处,作为生命个体本应该受到尊重,而她却用弱肉强食的法则来看待这个问题,如果世界上真的没有了这些动物,人类的生活将是多么的枯燥,或者到时候由于神生态环境的破坏人类根本就无法生存了。

“到了后来,我不但对动物的皮毛痴迷,而且渐渐的迷上了人类的皮肤,看到那些闪着洁白光泽的细腻精致的皮肤我就有些痴狂,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收集人类的皮肤。”林丽娜

说。

“那你是怎么做的呢?”唐雅静问。

“我首先是和他们叫朋友,然后取得了她们的信任,然后就找机会割下他们的皮肤,当然这个过程中我还要指导她们把皮肤保养好,我要最完美的东西,或许你们已经看到,甜甜就是被浸泡了牛奶蜂蜜和中药调和的营养液里面了,这样皮肤才会光滑细腻,可惜让你们给破坏了。”林丽娜惋惜的说。

“我把她们骗到我这里之后,就给她们服用了一种特殊的药,她们醒来之后会忘记几天前发生的事情,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了没有被发现的原因,我只是奇怪为什么这次在露丝的身上失效了。”林丽娜不解的说。

“哼,你这毒蛇,你或者不知道我有特殊的体质,对某些药物对我根本就没有效果。”露丝冷冷的说。

“原来如此啊。”

“我把她们的皮肤割下来之后,还要经过漂洗、着色、烘干、设计、缝制等过道工序,能做出这样精美的包包也实在不容易啊。”林丽娜感慨说。

“那你已经害过多少人了?”杨众问。

“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了,基本上一个包就是一个人的皮肤。”林丽娜说。

唐雅静朝着皮箱里看去,不禁头发根再次的立起来了,皮箱里面大大小小的已经有几十个包了。

“你这个该死的,快把解药拿出来。”大军揪住林丽娜的衣领着急的说。

“呵呵,解药啊,没有,当初我做这件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给她们解药,哈哈哈,哈哈哈。”林丽娜说着放声大笑起来。

这真是一个疯狂的女人。

当天晚上,杨众就把林丽娜送到了警局,唐雅静和大军吧甜甜送进了医院,经过医生检查,林丽娜给甜甜服用的是一种强烈的麻醉药,它可以麻醉人的大脑和中枢神经,严重的会导致人痴呆变傻。

甜甜白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她依旧处于深深的熟睡之中,而她的沉睡让大军和唐雅静不安,他们已经在甜甜的床边守了三天三夜了,这三天三夜两个人都很少闭眼,在他们的心中,甜甜是他们最爱的人。

终于在一个明亮的早晨,唐雅静正在迷迷糊糊的打盹,突然她的耳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雅静姐,我这是在哪里?我觉得我这一觉睡的好长啊。”

唐雅静睁开了眼睛,甜甜明亮的大眼睛正询问的看着她,“甜甜,你终于醒了。”唐雅静一把抱过甜甜,流下了高兴的泪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