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三八们!妇女节了。

客厅里无聊的美女们在打牌,高远已经很久都没见她们玩牌了,悄悄地走过去站在后面看。

“你想吓死人啊?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林娇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就是,也吓我一跳!对了你怎么那么晚回来啊?都十点多了,刚开学就那么忙啊!你看盈盈,现在都在学生会当部长了,也没见你那么忙!”许菲也责怪道。

“哎呀!今天有事撒,我又不是天天回来的那么晚。对了,大家知道后天是什么节日嘛?”

“后天,没注意啊!”美女们纷纷摇头。

“后天三八呢!你们的节日啊!三八们!”色狼淫荡地说道。

‘嘭’一本杂志砸在他的脑袋上,赵倩撅着嘴说道:“说——谁是三八!以后别给我提三八妇女节着几个字,我最讨厌妇女着俩字了,那么老土。”

‘就是’赵倩的这番话竟然还引来了共鸣,只有许盈没良心地说道:“我不管什么三八不三八的,过节日也不错啊!看看我们别墅里唯一的男人能送什么礼物吧!只要有礼物,天天过节日我都愿意。”

许菲白了她一眼,没说话,倒是赵倩说道:“盈盈,你不要这样撒!就你这个档次的美女只要稍微松松嘴,那送礼物的男人还不是从南京排队排到北京,干嘛非得过什么三八妇女节这种节日啊!”

许盈甩了一张牌,幽怨地说道:“我跟你们可不一样,你们要么有钱,要么就是有工作,而我呢!靠我姐养着,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啊!而且别的男人送礼物一定有什么企图,只有高远送礼物,我才敢放心的收,毕竟别墅里那么多美女,就算是他有什么想法,也轮不到想我不是!、、、、赵倩,你少耍赖!”

倩倩撇着嘴把偷放进去的一张牌拿回来,转脸看了看高远说道:“喂,色狼你听到没,后天记得给我们礼物,要送就全送,要是你敢偏颇!本小姐饶不了你!”

“赵倩,你别那么野蛮好不好,怎么说高远也是我小弟,你们这么欺负他,我这做姐姐的可有点不高兴啊!”林娇笑着说道,脸上没有什么不开心的样子。

“呵呵!!林娇姐,看你心疼了不是,哈哈!我故意气你呢!”

“死丫头,看我不掐死你!”

客厅里一阵嬉闹,恢复了很久没有的欢乐气氛。

“我有点事情,给大家商量,你们有没有什么穿不着的衣服,我给一个朋友送去,他家里特别穷困,生活困难的你们无法想象!你们要是有穿不着的衣服,就给我,我明天中午过去看看他!顺便带过去。”高远很认真地说。

“怎么回事?你还有这样的朋友,说来听听?”叶君瑶放下笔记本抬头问道。

看到美女们都在盯着他,高远详细地把郑东波的事情给大家说了一遍,听完这些话美女们都很沉默,白雪的眼睛里已经开始流泪了。

“我其实很同情她的,但是我还是不希望自己的衣服给别人穿,要不我给你些钱,你带过去吧!也算是我的心意了!更何况,你带衣服过去并不能改变他们的生活质量啊!”叶君瑶首先说道,毕竟这件事她是最先知道的。

“我觉得也是,我的衣服也不想给那个女人穿!总觉得心里很别扭!”赵倩也符合到。

“这样子啊!我还真没考虑过,钱的问题你们不用管了,我这里有。”美女的们的反应还是超出高远的预料,他以为大家会很积极的响应他的号召,那些旧衣服丢了也是丢了,给谁穿不一样。

只有林娇和白雪表示愿意把自己的衣服贡献出来。最让高远感到意外的是许菲,许菲说她也许能想办法给郑东波的老婆安排个工作,只要她能按时的上班就可以了。

“这个注意好呢!我知道他老婆也是有学历的,曾经做过公司的文员和出纳!好像是中专学历,许菲姐你看看能帮他找个什么工作啊?”

“就算她有学历我也不敢给她找什么好的工作啊!你想想她现在还有病,而且还有个孩子要带,我想的是她到我们公司做保洁啦!我们公司本来是有一个保洁的阿姨,她也带着个孩子,经常请假,我想再找一个保洁员,让她们两轮流做,不过工资可能会少点。你明天去问问那个大姐,看她愿意吗!”

“太好了!呵呵,行,那我明天就去问问。”男人这次倒是真的很开心。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说的人家心里怪难受的,明天我们几个美女集资给你带过去,给人家小孩买点吃的就行了。现在打住,高远,你过了帮我玩牌,我怎么老是输啊!”赵倩郁闷地说道。

“不行!有高远在,我们还怎么玩啊?你不知道他是‘赌神’啊!”林娇和许盈都不愿意了。

“去,你们玩你们的好了,我现在已经改变了我的准则,不会再会听你们女人的摆布了,要知道我是男人!男人就应该、、、、”帅哥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表情。

叶君瑶捧着笔记本浅笑着看他,白雪也抿着嘴笑,只有许菲似乎是非常欣赏的样子,赵倩和许盈丝毫见到外星人一样,嘴巴张的大大的。而林娇已经走了过来,拉着他的耳朵说道:“你坐这边,盈盈,倩倩,从现在起,咱们谁输一局,就在他脸上贴个纸条,左边脸我贴,右边脸是倩倩的,额头是盈盈的,怎么样?”

“好啊!”两个死没良心的美女竟然随声附和!就连白雪都笑的前仰后合。

十一点左右,几个美女才放下手中的牌,而高远同学脸上已经贴满了纸条,非常沮丧地坐在边上,脸上有很多水,只是不知道是自己的泪水,还是美女的黏贴纸条时的口水。

等撕下这些纸条,大家才看到男人那双凄凉而仇恨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