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多做少说的实干家

高远这辈子就没受过这等窝囊气,心里憋了一肚子火,只能发泄到赌桌上,没半个小时,他这桌上的几个人就输的快哭了。(

王涛笑的嘴都合不着了,一个劲地在后面拍高远的肩膀:“行、、、好、、、不错、、靠!、、日、、、晕、、、我叉!”一系列感叹词从他嘴里冒出来,让人听的只发毛。

“我操!不玩了,这小伙子也太他妈厉害了吧!”一个从成都过来玩的胖子郁闷地说道。其实这家伙是个政府官员,想来这边玩玩,多捞点回去,哪知道碰到克星,一晚上就把带来的钱输个精光。

他一说不玩了,剩下的几位也纷纷摇头表示不玩了。

“几位老哥,对不起了,今天我兄弟手气实在是不错,喏!这些钱给几位大哥晚上娱乐娱乐。”王涛从一堆钱里面拿出几沓分别放在几位老兄前面,这也算是规矩了,别人输光了,总要给人家留个后路。

“小伙子有前途啊!”一个瘦高个摇头说道。

看着几个人走了出去,王涛搓手问道:“行啊高远,有你的,没看出来你竟然有这本是,怪不得君瑶跟你做朋友呢!你也知道吧,叶君瑶她老爸手底下也有个玩牌的高手,以后要是你做了他女婿,你们家就是重庆赌场一霸啊!”

“涛哥见笑了,这是给您的,我留下这一百多万就行了,这几天手底下缺现金,不然都给涛哥您了。(

王涛并没有急着拿钱,而是坐到桌子上非常亲近地说道:“兄弟,给您提个建议如何?”

“什么建议?”高远看着姗姗在那里数钱,一边问道。

“我可是知道南京不少大场子,那边玩的也很大,不过呢,那边的人大都认识我,实在不好意思过去。要不这样,我出钱,你出力,去那边玩几把,我虽然不出面,但保证你的安全怎么样?”

姗姗也跟着凑热闹,一个劲地表示自己也能保证高远的安全,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高远能带她一块去。

高远笑着摇摇头说道:“涛哥,不是博你面子,实在是兄弟还有事,不能在重庆呆的太久,过两天我就要回去了。”

王涛拿起一打钱在手里抛了几下,叹气道:“没啥!今天晚上你也替我赢了不少,我也该感谢你。(

高远嘿嘿一笑,还没说话,姗姗就撅嘴道:“王涛!你干嘛?怎么能让高远学坏呢?”

“我晕!学坏?男人泡妞怎么能叫学坏呢?又不是去嫖妓,我们是正常的恋爱和交流。”王涛大咧咧地说道。

“那也不行!今天晚上我要去高远哪儿玩。”

“哈哈!这下说真话了吧!”王涛哈哈大笑,高远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哼!小心我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王伯伯!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姗姗开始恐吓。

“去你的,你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你老爸!咱俩谁也别说谁了。我是这样想的,现在十点多,回去总要十一点半,你在高远哪儿别玩的太久了,一点左右回家如何?”

高远似乎是个外人,自己的休息时间自己无法做主。

“行,就这么说定了。”

回来的路上还算顺利,高远本以为这次一定会遇到麻烦,不过他的预测是失败的。(

高远哭笑不得,心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我可是今天既坐汽车,又坐飞机,已经累了一天,你们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看着王涛离开,姗姗婀娜地走了过来,妩媚地说道:“帅哥,你不邀请我上去做(座)一下吗?”

‘做一下?’高远一把搂住小狐狸精的腰,色色地说道:“只‘做’一下吗?还是多座一会的好。走上楼去,我还要洗澡呢。”

等两个人洗完澡已经十二点了,高远回来的时候听到自己手机似乎响了,赶紧掏出来接电话。原来是叶君瑶打过来了,做在床上刚接通电话,姗姗竟然主动蹲在他身下开始吃‘香蕉’了。

真是受不了了,高远咬着牙跟君瑶说话:“美女,怎么了,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

“你死哪里去了?我刚才给你打了二十几个电话你都不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第一次来重庆走丢了呢?”叶君瑶语气有点快,看了还真没的生气了。

“哦!、、、啊!!是这样的、、这个啊!!我今天、、、又坐飞机(现在算吗?)又坐车,很累,刚才不小心睡着了。”

“你小子可别骗我哦!算了,不跟你说了,我也困的厉害,明天上午我去找你吧!带你在重庆好好转转,行吗?不过我起床可不早哦!九点左右吧!再早了就起不来了。(

“哦!、、、可以,我等你啊!!”高远说话都有点含混不清了,叶君瑶听起来还真像是睡的迷迷糊糊的样子。

“好了,不说了,晚安!”

“晚安!”高远挂了电话,飞速地把手机甩到一边,伸出手去摁住美女的头,用力的挺动起来。

“哎呀!看你体格那么好,谁晓得竟然那么没用!”姗姗用玉手拍打着男人的腰,撅嘴说道。

高远也很郁闷啊!今天本来身体就很累了,刚才小****的水平太高了,弄得他差点崩溃,赶紧把美女拉上床开始肉搏战,还是没顶住,才不到五分钟就‘缴枪’了。想想都丧气,帅哥除了第一次以外,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悲惨的经历?

“好啦!美女,我比你更郁闷呢!谁叫你嘴上功夫那么厉害,而且还**那么响,你说我能不早泄吗!”男人准备从美女身上下来。

“别动,再呆一会!你那个还很大呢、、、、”

高远笑了一下,挺动了一下已经软了的长枪,在姗姗那张俏脸的脸上亲了一下,色色地说道:“要不你再给我吸一下,一会就能起来了。”

“讨厌!多脏啊!除非你再去洗一下。呵呵。”美女娇羞地说道。

男人想了想也准备起身再去洗一下,可忽然发现自己那里已经开始有反应了,心中一喜,又俯身压在美女的娇躯上。

“你怎么不去啊?难道你不想、、、啊、、、、!”

‘噗嗤’一声,一条大蛇钻进了水里,朝水底游去,奇怪地是不知为何,它总是上上下下地来回忙个没完。

“我爱死你了!”**中的美女死命地抱着男人的脖子,银牙紧咬着男人的舌头,疯狂地迎合着男人的动作。

‘噢、、、!’房间终于平静了下来,可姗姗的那双玉臂还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脖子,似乎是僵住了一般。

“疼死我了,你差点把我舌头咬下来。”高远松开美女的樱唇,咧着嘴说道。

‘叮铃铃!’房间的电话突然响了,高远因为被美女死死地抱住,只能艰难地伸出一只手去拿过电话问道:“谁啊?”

“哦!先生,我是酒店的服务员,有两个小姐说是您的朋友,找你有点事,我想找您确认一下。”

“是的,你让她们过来吧。”

“怎么?她们现在就来了,那个王涛不是说一点以后吗?”姗姗紧张地说道。

“你看看表,现在已经一点多了。你还不赶紧穿衣服走人。”高远无奈地说道。

“哼!我才不走呢!我就看着你们做,有本事你就给我看看你有多厉害,不过前提是不准吃伟哥。呵呵!”

“行,不过你现在应该放开我了吧!总要让我从你身体里出来不是。”男人色色地说道。

“讨厌、、哦、、、、!没想到你还是那么大啊!!”

“先生,涛哥让我们过来的,说您找我们有事,我们可以进来吗?”两个身材绝佳,容貌娇美的美女站在门口娇滴滴地说。

高远只穿着一身睡衣,站在那里,点点头说道:“进来吧!”

两个美女走了进来,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娇羞地说道:“您是远哥吧!不知道您找我们什么事情啊?”

高远指指床说道:“咱们床上去说好吗?”

“讨厌,老板你真坏!”两个美女娇笑着说道。

高远那有心情跟她们调情,那边还有一个美女等着看他的实战能力呢。走过去揽住两个美女的腰,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有时候我们要‘多做少说’或者是‘做完了再说’”

无名公曰:高远同学很有‘实干家’的风范。

高远正睡的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高远一看表,竟然九点多了,从几个美女身边钻出来,接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