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五一长假 3 劳动力

看到有女孩找自己喝酒,高远本能的产生一种厌恶感,随便的扫了一眼,本想拒绝,但女孩子那害羞的表情让他心软了下来,他叹了一口气,挥手叫过那个吧台里的女孩子,给这个害羞的女生来了杯葡萄酒。(最稳定,)女孩端着酒杯想给这个帅气的男生说点什么,但是看到他那冷漠的表情,几次张开嘴却没有说出了,只好低下头把酒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高远一边考虑心事,一边喝酒,根本就没注意到女孩的表情,他的啤酒还没喝一半,女孩的葡萄酒已经喝完了。高远诧异地看了看身边的美女——这么厉害?我倒要看看你多能喝。他又给女孩要了一瓶葡萄酒,女孩还是不说话,给自己的酒杯倒满酒,抬头就灌进了嘴里。

高远还想继续欣赏下去,吧台里的女孩子一下冲过来,把女孩手里的葡萄酒瓶子夺了过来,生气地道:“韩静,你别喝了,你想喝死啊?”

此刻韩静的脸已经开始变红了,她使劲想夺回那瓶葡萄酒,但是没有成功,她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地道:“娜娜姐,你把酒给我,我没事的。”

“怎么没事,有你这样喝酒的吗?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让客人多喝,你自己少喝,你就是不听,在这种地方喝多了会出事的你知道吗?”站在吧台里的娜娜像教训自己的妹妹一样说道。

韩静低下头去抽泣这说的:“我又不会说话,怎么劝别人啊!”

娜娜无奈地看了看低头哭泣的韩静,摇摇头说道:“好了,你先到后面休息一会,待会回去的时候我叫你吧,今天就别招呼客人了。”

韩静点点头,擦了擦眼睛,低着头离开了。

看起来这件事情和高远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看着女孩子的背影,奇怪地问道:“她怎么回事?”

娜娜苦笑了一下解释道:“她叫韩静,是我的同学,我们俩都在南京商学院读书,一个专业的。不过她家庭条件不好,前些日子她妈妈生病住院了,听说还要做手术,家里没那么多钱,所以手术的时间一拖再拖,韩静是个特别文静的女孩子,也特别爱她的妈妈,得知这件事情很着急,想打工赚钱来给她妈妈攒做手术的钱,可是手术费要15万,在南京找什么工作能赚那么多钱啊!她看我在酒吧上班就要跟我过来,确实,在酒吧有的女孩子通过那些不正常的手段一个月能赚好几万,但我知道韩静不是那种人,我当初就劝她别过来,可是她每次都是哭着求我,我就只好带她过来了。(.赢q币,)”

娜娜给高远杯子里添了点啤酒继续道:“为了她的安全,我一直安排她在大厅里,如果有什么人对静儿动手动脚我就过去帮她解围。静儿很漂亮,不用自己去找客人,每天都有人找她喝酒,但是她不会说话,有不能摸,不能抱,每次都搞的客人很郁闷,所以给她的小费很少,每次都是被人家赶回来。还有几次客人没喝多少酒,自己倒喝醉了。”

说道这里娜娜无奈地摇摇头:“前天晚上,她在宿舍里抱着我哭,说自己不想干了,但又舍不得妈妈。她甚至给我提出来要卖自己的**。我当时就打消了她的念头,我告诉她这个想法不要有,没有人会花十五万买**的。于是她又告诉我,想找个人把她包养了。让我给她想办法。我当时是苦笑不得,真的不忍心看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沦落到那种境地,但是我也很无奈,我家里也不富裕,来酒吧上班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三千多,帮不了她太大的忙。唉!今天我看到你进来,见你挺帅的,而且戴的那副手表就要几万块钱,一定是个富家公子了。心想如果韩静能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也许就能平安地度过这一关了。谁知道这个韩静笨的要死,只知道喝酒,把我的计划给耽误了。呵呵,帅哥,听到这些你别生我的气啊!”

高远摇摇头,蛮沉重地说道:“不会的,我没生气,待会你还能把这个韩静叫出来吗?我想让她陪我喝酒。”

娜娜惊喜地看了高远一眼,兴奋地道:“真的啊?没问题,她才喝了两杯,我这就把她喊出来。”

她转身刚走了两步,就又回过头来说:“帅哥,如果你不想让她做你女朋友的话,待会别动手动脚哦!还有别把她给灌醉了,不然我跟你没完啊!”

见到高远点头,娜娜飞快的往后面跑去。

高远和韩静坐在了一个没有逃开娜娜视线的桌子上,韩静低着头,脸上的红润还没有消去。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韩静捧着一杯果汁小口的抿着,高远则在思考如何开口。

终于高远端起酒杯吧里面的啤酒统统灌到嘴里,狠狠心,严肃地说道:“美女,你叫韩静是吧!”

韩静太起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有低了下去。

“你的事情我听娜娜说了,我开个条件,看你能不能答应。别在这里打工了,做我一天的女朋友,我给你二十万。”

韩静吃惊地抬起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高远看了很久,然后把视线转到了远处昏暗的地方,清澈的泪水轻轻地滑落在脸颊上。她抿抿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似得,黯然地点点头。显然她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局,唯一能让自己接受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还很年轻,很帅气,至少自己不会厌恶。她拿起果汁,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小声地说道:“能告诉我时间吗?”

“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我会打电话给你。”高远也不想解释自己的真实想法,他不想让美女觉得自己是在施舍什么。

“我没有手机,给你我宿舍的电话吧,我在宿舍等你电话。”韩静说完把自己宿舍的电话号码给了高远。

高远拿出手机把号码存了下来,抬头看着她道:“我叫高远,现在还有点事情,就不陪你了,早点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

说完站起身来离开了,他不愿再看到韩静那流着泪的眼睛还有那坚定而冷漠的表情,他怕自己忍不住告诉她自己真实的想法。

高远坐回到吧台前,点了颗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看着从嘴里喷出的烟雾在空气中慢慢地扩散开去。

九点左右,叶晓峰才和几个哥们从外面赶回来。很快就发现了坐在吧台前面的高远,带着点好奇走过来问道:“哟,高远。很久不见了啊!”

几个跟着他来的男人见他们很熟识,就打个招呼离开了。

高远笑着对叶晓峰说道:“峰哥,你的酒吧真不错,看样子生意兴隆啊!”

叶晓峰客气几句,然后小声地道:“没想到兄弟也喜欢这种地方啊,嘿嘿,没事,都是男人,理解、理解。我还没感谢你上次帮忙的事情呢,让我整整节省了五百万啊!哈哈,今天来到我这里就别客气,一切免费,说——看上哪个妞了,哥帮你搞定。只要你撑得住,想要几个我就给你介绍几个。怎么样?要不先来三个?”

几句感人肺腑的话,让高远感到了春天般的温暖。不仅冲淡了刚才心里的忧郁,看着来来往往的那些穿着很简单的衣服的美女,他甚至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最终还是忍住了,高远小声地对叶晓峰道:“峰哥,今天我来是有点事情,咱们找个地方说话,至于那个什么吗、、、、、、。以后有的是机会,到时候还要多多请教大哥呢。”

“没问题”叶晓峰拍拍高远的肩膀说道:“那去我办公室谈吧,那里比较安静。”

中国的五一和十一长假,是整个人类历史上除中国春节以外的最大的人口流动日。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很容易在这样的节日里发生人潮现象,所有的旅游景点人满为患。飞机、火车、轮船、客车,汽车、摩托车、自行车、、、、只要你能想到的交通工具纷纷上路。从元谋人遗址到秦始皇兵马俑,再到岳阳楼,雷峰塔,西柏坡。只要是先人曾经到过或者可能到过的地方,都会有文人骚客前往缅怀。

据有关‘砖家’推算,在这七天的时间里,我国人民的消费金额可能达到了500亿人民币。不管这个专家的论点是多么的严谨,高远还是对这个论断嗤之以鼻,让大家在七天的时间里只消费三四十元,他相信没有多少人会同意的。只是眼前的这几个美女就不会同意。

五一长假的第一天,高远带着一群如花似玉的绝世美女来的了南京市最繁华的步行街。一行人的出现,立刻引起了路人的**,尤其是那些身边没有女人,或者只有一个女人的男人们,向隐藏在队伍最后的高远投去了仇恨的目光。

高远终于体会到了《唐伯虎点秋香》里伯虎兄的感受,陪一个美女那是享受,陪两个美女那叫忍受,但是如果是四个或者更多的话,那就是难受,而此刻高远的感受只能用痛苦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