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终于可以回家了

翌日上午

“爸爸,这次再也不准出去了。”

可可听到爸爸的开门声,开心的跑过去。

刚回到家的赵洪泽慈爱的摸着她的小脑袋。

可是等可可抬起头,爸爸却不见了。

“爸爸,爸爸!”

可可满屋子寻找,看到了在床上趴着睡着了的自己。

可可越来越害怕,她慢慢地靠近那个睡着的女孩。

突然,女孩翻了身。

“啊啊啊啊啊!”

猛然惊醒的可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做这种离奇的噩梦了。

拿起闹钟看了时间,竟然已经八点半了!

昨天忘了定闹钟了。

糟了糟了,都上课了。

洗漱好的可可梳了梳头发,拿起沙发上的校服上衣就下了楼。

五彩中学

“可可,老师看你这些天总是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新任班主任亲切的询问着可可。

“我没事,老师。昨天忘了定闹钟了,就睡过了。”

可可站在老师办公桌前,轻轻地说。

“那你爸爸……哦,是不是爸爸又出去工作了,想爸爸了?”

此时这位班主任才想起来可可的爸爸是有名的工程师,经常外出工作。

可可捏着校服的衣角,点点头。

再抬头时,可可晶莹的眼睛里噙着泪水,她拼命的遏制着不让眼泪滴落下来。

六月二十四日

恒运财券金融公司

“恒总,今天还要过去小南山么?”

司机李三刀通过后视镜看着后排闭目养神的恒达运问道。

“去看看吧。”

恒达运说着张开两臂,四仰八叉的坐着。

豪华的轿车出了市区一路南下,直奔小南山而去。

后面私人保镖胡英开着车紧随其后。

这胡英从小就是孤儿,吃过很多苦,后来被一个退役了的老兵收养了。

老兵不是普通的兵,是侦察排排长。但是受伤后的老兵不愿意被国家养着,就回了老家自谋出路。在路上,老兵遇到了一个穿着破烂不堪,在垃圾推里翻吃的东西的小女孩,他心里颇为不忍,就收了女孩当闺女,取名英子。从小就教她格斗,射击,侦查等等技能。

直到三年多前,老兵强撑着一口气等到胡英回家,吃完最后一顿饭无疾而终。

有着一身本领的胡英便做了保镖,更是在恒达运精挑细选的多名保镖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深受器重的贴身保镖。

“嘭嘭!”的闷响声从山体传出,山上的爆破工程从未停止过。

周围被打扰的居民也曾向环境局投诉,但是都被恒达运用钱给压下来了。

在清河市,恒达运就是个只手遮天的主,就没有他恒达运做不成的事!

工地上的工人们疲惫不堪。虽然说赵洪泽将他们分成了四组轮流施工,可是一天到晚都在爆破,根本就睡不好。

工程进度是赶上去了,人都被熬垮了。

“不干了,不干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建筑工人说道。

此时的他眼窝深陷,面有土色。

“这都多少天没睡过囫囵觉了,饭都吃不下了!”

“给多少钱都不干了!”

另一名工人接口道。

赵洪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每天也是吃不好,睡不好的。这工程做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等恒达运的车子来到山顶,第四小组的工人还没有下去施工。

恒达运背着手,黑着脸来到工人们面前。

“恒……总……”

一个工人用手碰了碰身边还在抱怨的工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怎么,嫌弃我工资给的少?”

恒达运用凌厉的眼睛盯着工人们。

“我倒要看看从我这里出去,有哪个建筑工地还敢用你们!”

恒达运踢了刚才抱怨的男人一脚,恶狠狠地说道。

“恒、恒总,我们错了!”

在清河市,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恒达运,表面上人称恒二公子,其实是横二。可谓恶贯满盈,臭名昭著,今天这些人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还不快点滚去干活!”包工头此时走了过来,对几名工人说道。

几名工人感激地看了一眼包工头,麻利的站起来下工地里去了。

“恒总,给您吸烟。”

包工头讨好地递上自己买的最好的烟。

“滚!把赵洪泽给我叫来!”

恒达运鄙夷看着包工头和他手中的劣质香烟,一甩手把包工头手里的烟打到地上。

“是,是!”

包工头擦着额头的汗匆匆离开了。

“恒总,您过来了。”

赵洪泽不卑不亢地说道。

“我来看看工程进展地怎么样了。”

恒达运冷冷地说。

“已经加快了进度。”

赵洪泽领着恒达运和胡英走向地下工程。

“是不错,比上个月多扩展了的很大空间。”

恒达运看着眼前百米见方的地下洞室,显得心情大好。

“老赵,只要你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了你的。”

“恒总,工人们都一个多月没休息了,是不是可以给他们放一天假?”

赵洪泽试探性地问道。

虽然这件事本来应该是包工头的事情,但是以恒达运的秉性,似乎只能由他提出来。

“老赵啊,这放假不是不可以,你们辛苦我也知道。但是我也是出了钱的,那些工人的工钱比其他地方都高,这样还不够么!”

恒达运说的义正言辞,好像真的是他吃了莫大的亏,受着多大的委屈。

那些工人们可是一分钱还没看到呢!

就连包工头,也不过是收到了小部分定金。

“可是我听说,工人们还没有领到工资呢。”

赵洪泽不慌不忙地说。

“那是他们包工头克扣了,我可不是没给钱!”

恒达运说得面不红心不跳。

“但是您给包工头的那些钱,只够工人们半年的工资。”

赵洪泽平静地说。

“我是按工程给钱,赶出多少活,领多少工资!”

恒达运厌恶地看着赵洪泽,跟我这讨价还价来了?

“恒总,那您就先发他们半年的工资,这工程进度绝对不给您落下来。”

言外之意是我不给钱你们就不给干了呗!

“好,明天发工资,放一天。少一个工人回来,以后就不要再提放假的事情了!”

恒达运恶狠狠地撂下话走了。

下半夜,赵洪泽对包工头说,让施工的工人们停止爆破,好好休息,明天领了工资回家。但是务必要在天黑前赶回来。

得到消息的工人们一阵欢呼雀跃,终于可以回家了,终于能看见工资了,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直到上午九点半的时候,财务才赶到小南山上给等候已久的工人们发了工资。

应赵洪泽的要求,财务租了一辆公共汽车载工人们下山。

不然这些人走上一天才能遇到个能打到车的地方。

一个异乡的工人走近赵洪泽。

“赵工程师,您也回家么?”

“回家,你怎么没跟那些人一起下山呢?”

赵洪泽关心地问,眼前这个工人最多二十出头,他以前还真没有注意过这些工人里还有一个年纪这么小的。

“我家离得远,我回去了就回不来了。”

工人如实说道。

“这样啊,那你跟我回家吧,也好洗个热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