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说着,他托起她的臀,将她抱起来,让她双腿缠在自己腰上。

等到电梯门一开,推开房间进去,他粗暴的将她压在门上。

继而,迫不及待,撕开她身上早已经没有什么遮蔽效果的礼服。

就像前面两次那样,不给她任何缓冲的机会,报复性的直接撞进她根本没有准备好的身体。

…………………………

很痛。

也许是痛过了头,就被麻痹了一样。白粟叶后来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自己被他从门口折磨到套房的卧室里。夜枭希望她可以服软的朝他求饶,可是,她性子倔得可恨。宁可痛着承受这一切,也不哼出一声。

下唇,被咬出一片血来。

她的手,紧紧攀着床头,因为太过用力,手指头被磨出血来,连自己都没有发觉。

夜枭的尺寸,本就比正常人要大得多,她几乎没有经验的身体要容下他相当的困难。再加上他精力旺盛,力气大,白粟叶只觉得自己在他身下被折磨得骨架都碎了一样。夜枭淋漓的热汗,滴到她雪白的肌肤上,和她身上的冷汗交缠在一起。

被他要了几次,她根本不知道。中途,他并没有停下来休息过,也不曾给她喘息的机会。

手机,就是在她快昏迷过去的时候,乍然响起。

她用身上仅剩不多的力气把手机抓过去看了一眼。

云钏……

正要挂断的时候,手机,却被夜枭劈手夺走。

“夜枭,还给我……”

“不敢接?”

“你不要闹了……”

夜枭将她一把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上,他的眼狠狠盯着她,“怕他听到我们此刻在做什么,怕他和你分手?”

“你还给我!”

白粟叶想夺回来手机,可是力气被他折磨得所剩无尽。夜枭却在这一刻把手机直接摁了接听键。

“你……”

“来,好好叫,也让他好好听听。让他知道你不过就是我床上的玩物!”夜枭的话里,极尽羞辱。

将手机往床上一扔,下一瞬,将她整个人翻转过去,从后占有她。

她挣扎、抵抗,双手无意识的抓着床头的东西,手碰到床头的水晶灯,灯被她迷糊的扯得砸了下来,‘砰——’一声,一下子就砸在了她头上。

正在她身上驰骋的夜枭,见到这一幕,身子陡然僵住。

而后……

汩汩的鲜血,从她头上流出来,染红了床单。

她趴在那,许久都没有动……

他胸口一窒,像是被刀狠狠刺了一下,疼得连呼吸都绷住了。

大掌用力摁在她腰上,不肯承认胸口盘踞的巨痛,“白粟叶,你不会是以为苦肉计,我就会放过你吧?”

“……”白粟叶依然是没有动,没有回应他,只是重重的喘息了两声。

再伪装不下去,夜枭猛地从她身上退开去。几乎是立刻,将她身子翻转过来。她睁着的眼里,空洞得叫人害怕。他只觉得一颗心脏都搅在了一起,嗓音沙哑,“我送你去医院!”

白粟叶依旧是没说话,像是什么力气都耗尽了一样。在他翻身去外面取自己的衬衫要套在她身上时,她踉跄着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进了浴室。

双腿\之间,火辣辣的痛。

直到现在,还记得他粗暴的进犯。

她苦笑着,看着镜子里悲惨的自己——这辈子,也就只有夜枭能叫她如此这般狼狈了——眼眶,不由自主的有些泛红,心尖弥漫的全是苦涩。

看着她这副惨不忍睹的样子,他应该就能觉得舒服了些吧?

夜枭从外面拿了衬衫回来,却不见她的人影。皱着眉,快步走到浴室门口,想推开门,可是,门上了锁。

“出来!”

夜枭有些急躁,烦闷。脑海里,来回晃着的都是她脑袋流血的样子。

该死!如果她真的用的是苦肉计,那他这回也只能认栽!

“你等等,我处理伤口……”白粟叶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依旧是有气无力,轻飘飘的。

酒店洗手间的架子上,一般都摆着药箱。药箱里都是些很简单的东西,酒精纱布,倒也足够了。这些伤,其实是小伤,她自己处理不在话下。

夜枭听得却是额上青筋突突直跳,“我再说一遍,你出来,立刻!”

她不曾应他。

下一瞬,只听‘砰——’一声响,夜枭举着椅子,直接把玻璃门给撞得细碎。碎玻璃四处飞溅,把他额头也划出道道伤口来,他却连眼都没眨一下。

只大步迈进去,将他的衬衫往她身上一裹,又套了件浴袍在外面把她包得结结实实。

他上半身是光裸的,眼下却是根本没空管自己的样子,将她打横一抱沉步踏着地上的玻璃渣往外走。

白粟叶刚刚在浴室里,拿纱布随便的处理了下,但是血还在流,她原本就有些晕眩,夜枭这一抱,更是晕得不行。

“夜枭……”她轻轻唤她一声,声音轻飘飘的很虚弱。

“嗯。”他闷闷的应,大步迈进电梯。第一次觉得电梯竟然这么慢!

“现在这样……你觉得好受了点吗?”

一句话,就像被人在胸口狠狠擂了一拳。

好受了吗?

好受个屁!

“……为什么不回答我?”她眼神朦胧的看着他。

他咬牙,恨恨的俯首看她,“你故意给我添堵,是吧?”

她似笑非笑,靠在他胸口上,再没有了声音。

耳边,是他的心跳声,那么真实,又那么有力。

阔别了许久的声音……

这十年,她无数次怀念过他这样的怀抱。以前,每个夜晚,都习惯了听着他的心跳,搂着他的腰入眠。可是,现在……

现在,他们之间连一个拥抱,都要经历死去活来……

………………………………

夜枭抱着她下楼的时候,酒店大堂的人都被吓坏了。刚刚上去的时候,这男人就已经让人害怕,现在再出来,女人却变成了这样。

这……

该不会是遇上什么变态杀人魔了吧?

酒店的服务员斟酌着,这该去找经理商量商量,是不是应该报警。

夜枭却是根本不顾旁人投射过来的视线,直接将她抱进了自己车里。<!--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