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迎春节

迎春节是天禧王朝一年中最重大的节日,代表着春天降临。南都是最早感受到春天气息的地方,在南都最南边的地方,迎春节后的第二天就会开始耕种。北齐和东越因为地理位置的不同,不可能像南都一样在节后立刻耕种,所以两地在迎春节之后都会有暖春活动,北齐的暖春活动有半个月之久,东越有七天。暖春活动算是还有两天就是迎春节,葛氏给赵兴雅定做的衣服居然在三十小时内陆续做好了,件件精美华丽,手工上挑不出一点瑕疵。赵兴雅由这件事猛然发觉一个公爵府拥有的能量也是可怕的,这么多衣服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完成了?赵兴雅向送衣服的人打听了才知道,公爵府光是针线上的人就养了四十多个,这些人还光是负责替公爵府内部的人做衣裳就终日不得停歇。

赵兴雅一个庶出的小姐最少要配十三个伺候的人,府里正经主子跟前的人应该更多,加上厨房,车夫,杂役,针线,浆洗这些给全府公众服务的人,家奴的数量多得惊人。这样推算,一个公爵的正品夫人手底下至少管理了三四百号人,要想面面俱到很不容易,赵兴雅觉得压力很大,方才理解难怪贵族小姐从小就要被培训,不然这些事情和人将如何管理。

赵兴雅在这里担心小姐难做,葛氏却在担心她在迎春节上丢脸,派了三个教养妇人来训练她。葛氏打算把庆贺家里多了一位小姐和迎春节的赏赐一块准备着办了。暖春期间一定会有其他人家的人到府贺春,这些人会顺便来看看公爵府的新晋小姐,小雅的举止谈吐都关系到公爵府的体面。

葛氏拿来了一本册子,上面列了所有东越贵族的家庭资料,来看小雅的只可能是身份低或者是相当的女眷,对待这些贵族女眷有不同的礼节,打赏下人的红包也分三六九等。礼数上不能缺。要是她们送了些小玩意给小雅,小雅回赠的小礼物也要合情合理。葛氏担心小雅不会处理,更不放心赵兴雅身边的那些奴隶出身的贴身仆人,便派了自己身边得力的家奴,留在小雅身边指点,直到暖春活动结束。

公众假期,节后东越各地才陆续开始耕田准备播种。

七天的应酬,赵兴雅听到都头皮发麻,她还要去卢氏夫人那边一趟,这怎么好溜走。不过她听说乔氏夫人得了风寒之后。立刻有了个主意。小孩子生病是常有的事情,不行就装病好了,那些贵族女眷有机会再见吧。

葛氏派来的三人这两天也很是辛苦。把小雅身边的那些贴身伺候的人全部训练起来,手段严厉,弄得临时上岗的那些人被折腾到看见三位教养妇人就脚发软。不过这些人还算争气,想着赵兴雅在团圆镇的好处,没有一个愿意被淘汰。

最出众的那个教养妇人是一直伺候新月的。她虽然看不起赵兴雅,还算很认真地教赵兴雅。她念那些关系让小雅记下来,背出来,还要考赵兴雅。她还不知道小雅会认字,一直是端着本子念的,然后向赵兴雅提问。赵兴雅的记忆力还算不错。教养妇才松了一口气。她还要帮着赵兴雅做布置房间,准备小礼物的事情,有时候就由着赵兴雅自己复习回忆。

赵兴雅趁着教养妇准备答谢礼物的时候就偷偷抄写起整本册子。那本册子包含的内容可真多,应该是葛氏很用心收集整理的。赵兴雅中文英文图表都用上了,遇到不认识的字就照着画下来,这样才能加快抄写速度。这样的第一手资料对赵兴雅很有用处,她可不想错过唯一能接触这本秘密手册的机会。这可是上流社会的关系图,自己暂时没有能力收集。教养妇念给她知道的只有其中很少的一部分。却没有提防她会抄写,可见葛氏对于她还是大意了。

终于到了迎春节,整个公爵府热闹非常,现在赵兴雅算是崇府的一份子了,大公子牵着她的手,很自然地坐在崇公爵的左手边。如今大公子在公爵府风头正劲,面对葛氏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一股子骄傲,葛氏看着都心里冒火。

相比之下,赵兴雅就对葛氏恭敬多了,她的目光对着葛氏的时候,带着淡淡的笑意。到了敬酒的时候,赵兴雅还专门在大家面前对着葛氏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谢谢葛氏给她置办了所有新衣服,还派人教她规矩。

赵兴雅这番话很真诚,让葛氏心里很舒服,她是想和小雅搞好关系的。小雅是她想牺牲换取利益的人,小雅越是信任她,她将来的收获就更大。想到这一点,葛氏也不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在酒席上大赞小雅的聪明伶俐,孝心可嘉。刘氏侧夫人在一旁冷眼看着,不知道苏彩玉教小雅唱的是哪一出,难道她想让小雅巴结葛氏吗?刘氏侧夫人已经知道了小雅要考女官遴选的事情,她以为小雅讨好葛氏就是为了这个,便在一旁冷眼看戏。

这个迎春节是难得的祥和气氛,崇公爵很是高兴,大公子借着这个机会提出了为小雅修建住处和规定月钱的事情。崇公爵立刻答应拨一百个奴隶在雨季之前给小雅把院子盖好,所有的建筑材料由公爵府出,屋子里的摆设从府中的库房里出。至于月钱就和新月一样,除了每月的固定食物和布匹,另外再给一千钱的零用,要是去学艺,学费和跟班的花销全是府中出。

这种待遇算是不错了,赵兴雅却还是站起来提了一个新的要求,她新得来的土地要开荒,正是缺人手的时候,那一百个奴隶,她要借走,房子盖完之后还要替她整理土地。不过也不会多占用公爵府的资源,这些人的吃喝用度全算赵兴雅那边的。至于月钱,赵兴雅又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只要公爵府借人手给她干活,她除了每月一千钱,食物和布匹的供奉都不要。

苏彩玉站在大厅伺候,听到赵兴雅的话就立刻明白了,赵兴雅不想葛氏干预她的生活,这丫头是打算和玉娘子一起赚大钱的。她突然想到自己这边其实也可以这样,要是彻底断了那些供奉,家里就更是一块铁板不会被葛氏随便干预。

葛氏是个很聪明的人,她立刻明白了赵兴雅是想独立管理家产,她绝对不会允许赵兴雅脱离自己的管制。她爽快地说到:“小雅需要打理嫁妆地,府里派些奴隶帮忙也是应该的,为了这种事情不要府里的供奉,岂不是我们亏待了小雅。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但小雅真的要开荒整理土地,想要借多少奴隶都可以,只要能供应奴隶吃饭就可以了。”

赵兴雅见葛氏一口回绝了,心里也不是很失落,她的那块地要很多奴隶一起开荒就能很快形成庄园的规模,葛氏真的这样大方就好了,等到春天她就知道自己有多吃亏了。供奉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赵兴雅和崇府一家人吃喝玩乐,过了自在的一天。新月新阳看着赵兴雅一点都不拘束,心里很不爽,她们已经交代了教养妇人,在暖春的时候一定要赵兴雅出丑。

过完迎春节当天晚上,赵兴雅就喊不舒服,大公子知道赵兴雅要和舅舅去列侯的侧夫人家做客,便串通了医生掩护小雅说谎,说小雅染了会传染的疫病。葛氏过来远远看了赵兴雅一眼,看着她脸颊像发高烧一般,立刻发了话,让底下人好生照顾,自己则匆匆离开,生怕过了病气。

看到葛氏离开了,赵兴雅连忙让人帮她把脸上的药水擦掉,现在她就要以养病为名把自己的住处封起来,让田妹冒充她留在住处,自己则带着小清去团圆镇一趟。这一次她不能和飘红一起上路,一切都要按照正常人的步伐。去见卢氏夫人,赵兴雅还是带了一些礼物的,有山珍干,还有毛线织品,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

钟二爷在大路口和赵兴雅汇合了,他看到了赵兴雅给卢氏的礼物,觉得这些礼物很显诚意,在暖春期间显得很特别。在马车上,钟二爷说了些卢氏的喜好和规矩让赵兴雅知道,他觉得自己的干妈应该会喜欢赵兴雅。若是干妈能在他离开之后关照小雅,小雅的日子就会好过多了。钟家送去的美人经卢氏调教之后很得列侯的欢心,如今卢氏夫人在列侯府的地位比从前又稳固了些,说话更有分量。

很快马车就到了卢氏夫人的庄园,卢氏夫人毕竟是侧夫人,留在列侯府等待暖春有些约束了,她便借着要帮儿子打点行李的缘由出府住在自己的庄园。来卢氏夫人庄园暖春的人都算是和卢氏一脉有瓜葛的人,人数虽然不多,却都是小有身份的人。钟二爷向门房通传了一声,很快就有府里的大管事亲自迎接出来。

ps:

累,又开始发低烧一样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