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丰源集市

赵兴雅住在从前工头居住的屋子和石头娘挤在一起睡,用草帘分割的屋里还睡着石头爹和二头夫妻,因为房子不够,只能这样将就一下。石头娘他们要做的事情很多,凌晨四点不到就陆续起身了,赵兴雅因为屋子寒冷也睡不着了,飘红出其不意地又钻进了赵兴雅的被窝,用手接触赵兴雅说到:“这里住着不方便,小清她们今天早上也该到丰源小集市了,不如我们去那边等着,再见见那位农事博士。”

赵兴雅也确实忍受不了此处的寒冷,便赶紧穿衣服,跟石头娘交代了一声,就趁着天没有大亮就和飘红跑了。丰源集市冬天的早晨也是从凌晨四点多就打破了平静,杀猪匠在集市里只有一户,每天杀一头猪,还代卖一些土鸡,帮人家杀生。大约在上午十点前,猪肉一般就卖完了,杀猪匠还要到别处收购猪,有时候一连收几头圈养起来,还有的时候帮附近的人家做些杀猪宰羊的工作。

杀猪匠王酒壶在丰源集市是最有人缘的,也颇受大家喜欢,大约在卯时初,他就会在集市的路口吃早饭,留意着进入集市的每一个人。那些老主顾会和他打个招呼,然后在他家的肉摊上买上一天的肉食。今天王酒壶按照往常的习惯坐在了街口的第一张桌子,却意外发现了一个穿着整齐的小孩和一个穿着大斗篷的女人一起吃早饭。让人觉得稀奇的是,那个成年女人根本不吃东西,倒是小女孩吃的不亦乐乎。

王酒壶帮不少士大夫人家宰杀过牲畜,猛一看见赵兴雅,就觉得这个小姑娘一定是个贵族家的孩子。贵族家的小孩既然会到集市里吃东西,那么门楣就不会很高,王酒壶因为好奇就想着搭讪一二。赵兴雅看到这个鼻头红红的男人有心和自己搭话。又怕他发现飘红的不妥,索性先开口说到:“这位大叔,有点事情想问你,不知道集市傍边有没有单独的院子可以租用,要是你领着我家的人租到了合适的房子,我会给点钱让你打酒喝。”

王酒壶听到有酒喝,心里就乐开了花,他对赵兴雅说到:“小姐,你算找对了人,在丰源集市的人头没有比我更熟的。我们这边还是住了些有产业的士大夫。你要租小院子,我帮你问方家打听一下,我不要你很多钱。就要一壶酒就可以了。我是集市上的屠夫王酒壶,你要是常驻,以后就时常要光顾我的肉铺了。”

听到王酒壶这个名字,赵兴雅就觉得很有意思,没想到王酒壶这个人还是个好酒之徒。连帮忙的报酬也还是一壶酒,确实好玩,赵兴雅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王酒壶看见美女小小姐笑了,自己也明白为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小姐,你的家人怎么不说话。她是个哑巴吗?你这样和我去看房子可不成,总要有个大人跟着。”

赵兴雅说到:“看房子的事情等一会儿在办,我先要去客栈一趟。不知道集市里有哪间客栈专门接待官署身份的人?”

王酒壶这才想到,这两个人应该是住在官办的客栈里才对,不过看现在的样子,她们显然是没有找到客栈。因为这样,王酒壶越看赵兴雅两人。越觉得好奇,连早饭都没吃够。就让饭铺的老板包了饭团子,主动带着赵兴雅两人离开。看到一个陌生男子这样愿意帮忙,赵兴雅也对王酒壶态度很好,一路上随便问了问丰源集市上的布局,三人行不到五分钟就走到了官办的丰源客栈。

赵兴雅看见客栈门口停着四辆马车,一看就是卢氏夫人家的那四辆车,葛氏把她留在卢氏夫人的庄园,并没有留下崇府的马车给她使用,她自己名下的马车夫倒是跟来了,是小清的叔叔,加上槐花婶子和田妹就是她身边的全部仆人了。赵兴雅进入客栈,一眼就看见小清和他叔叔正在和客栈的主事商量什么。赵兴雅突然现身,小清高兴坏了,连忙说到:“小姐,你们也住在这处客栈?您帮我说说,奴才我没有身份登记。”

赵兴雅随身带着李公爵和崇府,大公子送的三种身份证明,她摸出了崇府给的那一块,递给客栈的主事说到:“我们在客栈住最多两天,房钱在走的时候结算,我是崇府小姐,你验一下我的身份牌子。昨天有位农事博士到了此处,你准备一桌酒菜,我中午请这位博士用饭。”

赵兴雅的气度摆在那里,说话的口气也不容人不信她的身份,主事的人连身份牌都不敢验看,马上开房间请赵兴雅的随员进屋休息。赵兴雅有对卢氏夫人派来送他们的人说到:“几位先在客栈休息半天,中午用了饭就可以上路回庄园复命,我以后还会经常用到各位的。你们在丰源集市上转转也好,看中什么就买回去,我让小清付钱。”

卢氏夫人派来的六个照应的人中有一位是正经的庄园管事,听到赵兴雅这样体恤大家,连忙道谢说到:“小姐的好意,奴才们都明白,在此谢过了。小姐是主子的贵客,我们理应照顾好,不能接受任何谢礼。我们先去外面用些早饭,等小姐有了安置车上物品的地方,奴才们才能安心离开。”

赵兴雅没想到卢氏夫人的家奴们这样会说话办事,也就不再勉强了,便对小清说到:“你和田妹他们,跟着卢氏夫人的人一起去街口吃东西,记住要付账。我给了你十个银币就是这时候用上的。”

小清点点头,开始招呼田妹,自己的叔叔和槐花婶子等人,一起去街口吃早饭。王酒壶终于明白了眼前的居然是一位公爵府的小姐,立刻跳出来说到:“小姐,我领着他们去吃早饭,上午之前替你把院子找好。”

赵兴雅笑着点点头,对王酒壶说到:“谢谢你了,我记得你的报酬,一壶好酒,你办完事情来拿。”

王酒壶满脸兴奋地点头,带着十个人走了,客栈的主事连忙引路说到:“小姐,我带您到上房休息,我们这里地方小,房间恐怕连公爵府的下人房都不如,还望小姐包涵些。”

赵兴雅不说话了,只是跟着客栈主事去了她的房间,然后说到:“农事博士若是醒了,你让他用完早饭到这间屋子来见我。他年纪大了,跑来跑去不方便。”

客栈主事点头哈腰的答应了,这时候他安排的小二捧来了大火盆,又送上了几盘点心和热茶,这才替赵兴雅关上房门,退了出去。赵兴雅吃饱了早饭,喝了些热茶就罢了,飘红知道她有些困倦,就拿来了一个靠枕,让她在靠背椅子上打个盹。

农事博士虽然年近大了些,可他身边的仆人可是机灵的,听到了客栈的动静,主动打听了之后,便赶紧把主人叫起来了。老头子听说是公爵府的小姐亲自来客栈见他,还准备了酒席,觉得面子上很好看,就急着起身,胡乱吃了些早饭,仔细整理了官署的服装,就预备登门拜访。

赵兴雅才打了二十分钟的盹,农事博士就在外面求见,飘红开了门,准备了纸笔记录关键的谈话内容。赵兴雅起身招呼了这位姓徐的农事博士,然后随意打量起这主仆二人。徐博士肯定有五十多岁了,也许是因为激动的原因,他的胡子都在发抖。他身边的仆人,十分壮实,赵兴雅留意着他的手,满是老茧,十分粗糙,心想这个农事博士大约是收入微薄,使唤仆人狠了些,仆人做了很多事情,手自然是很粗糙的。

赵兴雅开门见山地说到:“徐博士,我这次是来向你求教的,我有块嫁妆地要种植些林木,果木,对于这些我不懂,想听听博士的建议。”

徐博士有点受宠若惊地说到:“小姐能看得起老朽,我一定会把我知道的都说给小姐听。我老迈不堪用处,可我的学生和身边的家仆都可以为小姐的庄园出力。你看我身边的知秋就是一个很会侍弄果树的人,要是小姐愿意用他,我就让他从此跟着小姐。”

赵兴雅没想到老头子还没有卖弄学问就开始推荐人了,那个知秋看上去是能干活的,不过赵兴雅不考考他,也不会贸然用一个陌生的人。大凡有身份有权势的人,身边难免会聚集些想被抬举,等到赏识机会的人。赵兴雅的身份和价值会日益提高,手底下确实要添些像样的人才。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就是鸡鸣狗盗之徒用好了也还是人才,赵兴雅愿意接纳所有类型的人才。

赵兴雅开口说到:“我的土地就在离集市不到二十里的地方,是一处废矿地,从前方家在此处开采朱砂矿,有三百二十九亩大小。水源六处,能变成种粮食的地块不到一百亩,这些我自己都能安排,就是其中的草地和林地需要有人帮忙规划一二。”

ps:

双更的订阅还是很不理想,召唤订阅,收藏,粉红,打赏。早上五点起床码字需要鼓励,双更好难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