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品夫人 74 表哥表妹

罗世子很正经地看着赵兴雅说到:“冲着你这杯酒,我先教你一件事。到了北齐别急着投靠钟颂贤那个小官,那样你就可惜了你的尊贵身份。北齐的士大夫都是势利眼,你一个公爵小姐的舅舅只是一个六品小官,世家子们都不会瞧得起你。你要立刻买下一处宅院,让全城的人知道是东越崇公爵的三小姐到北齐来了。以后的事情,看情形再做打算。”

赵兴雅听完立刻点头,又送上一盏米露冰霜请罗世子品尝,并且问到:“不知道北齐的世家会不会瞧不起商人,我让一些家奴在那边做些买卖,不会让人看不起我吧?”

罗世子品尝了那盏米露冰霜,感觉味道很是不错,便说到:“这倒是不会,北齐的世家自己还组织商队呢,能赚到钱就能让世家更强大,谁会看不起钱。不知道表妹的家奴想做什么买卖?我也知道些做买卖的事情。”

赵兴雅指着桌上的东西,对罗世子说到:“初来乍到的,我就打算让家奴们做这些吃食卖,我在东越的集市上弄了一个会所,只做特定人的生意,不对外营业,一年下来能赚到七万钱,比一般的农庄收入要强些。”

罗世子见赵兴雅拿出来的糕点和冰饮都很特别,干脆一一品尝过后,给出了自己的意见,他对赵兴雅说到:“这些还挺好吃,可在北齐一年有半年都是天气不好,贵族家都习惯自己在家让厨子做吃食,那些食物才是北齐贵族家真正爱吃的。我们这边的肉食买卖比较好做,你这样精美的吃食不一定能卖出好价钱,加上你的东西不会便宜,若是开铺子绝对赚不到大钱。不然你还是做些丝绸的买卖吧,你们东越的丝绸很好。在北齐能卖上大价钱。你劝架的时候,穿得那一身衣裳很贵吧,在我们这边能卖上好价钱。”

赵兴雅点点头,很郑重地谢了罗世子,然后说到:“表哥说的极是,我和家中的刘氏侧夫人关系比较亲密,我们合伙开了一个小织坊,我身上的那一身衣裳就是我们自己织坊里做的,表哥认为能在北齐卖出好价钱,不如我把这档子生意交给表哥如何。我是不要崇家嫁妆的人。将来是不是能风光嫁出去,就靠着自己手上的小买卖了。”

罗世子一听赵兴雅要让他一起合伙做生意,有些迟疑地说到:“我一个世子参与这样的事情不好。不如要是我听到谁家要采买布匹的时候让你带着货物去碰碰运气。到时候你能卖出口碑来,以后就是专门做内宅的生意了。”

赵兴雅觉得这个提议很好,罗世子的见识和能力也不错,于是就有心把这个公子哥笼络过来帮忙,人情这种东西不能经常用。可合作这样的事情一定能维系很久。赵兴雅想了一会儿,让绿叶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罗世子。

罗世子打开这个外表普通的盒子,却发现里面是一只不知道材质的手镯。赵兴雅对罗世子说到:“表哥,你拿着这个镯子在灯光下看看。”

罗世子立刻把镯子拿了起来,在灯光下仔细看过,他发现金属镯子的表面上有很多颜色不一样的碎片折光。非常漂亮,特别是镯子上用浮雕方法刻出来的花朵中心有些很奇妙的金属折光。罗世子也算是很有见识的一个公子哥了,他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的金属工艺呢。

赵兴雅看出罗世子对这个镯子感兴趣。立刻对罗世子说到:“这就是紫金驳铜,很漂亮吧。当时因为机缘大约得了三十斤这样的宝材,打造了一套礼器,如今已经被东越列侯送给了北齐的王室用于祭祀。剩下的极品都被打成了首饰留给了我,我一共有四件这样的首饰。是我大哥崇逸航送给我的嫁妆,说是稀世珍宝也不为过。现在我拿出一件这样的镯子送给表哥。因为我觉得我和表哥您很合得来,将来我在北齐还要经常麻烦表哥的。”

罗世子一听这只镯子的来历,立刻来劲了,他指着这只镯子问到:“表妹,你真的要把你大哥留给你的宝物分给我一件吗?这真的算是稀世珍宝,用它送礼可是能办成大事的。”

赵兴雅点点头,用很无助的眼神看着罗世子说到:“最疼爱我的哥哥走了,那些我真正的骨肉亲人又不能不顾名声认我,维护我。我觉得表哥是个很本事的人,以后我就把你当做亲哥哥了。不知道小雅能不能直接叫你哥哥呢,在外人面前我是你的小姨子,在内心里,我希望你把我当亲妹妹看。我大哥生前给我准备了不少后手,将来我一定要当正品夫人,我希望表哥你能帮我。”

这番话说得罗世子心都软了,本来他这个人在女人问题上就是比较怜香惜玉的人,看见赵兴雅这个样子,他立刻把镯子装进了盒子里,还给赵兴雅说到:“我认你这个妹妹了,反正表叔也让我好好照顾你。镯子我不能要,我堂堂一个世子帮自己家的表妹还要收礼,这不是骂我吗?”

赵兴雅对罗世子的好感又多了些,她喜欢这种有骨气和有原则的男子,她再度把盒子放在罗世子的手中说到:“这个是我送给哥哥的礼物,将来哥哥总有需要的时候。你收下这件礼物,我有一个关于你新阳的秘密告诉你。”

罗世子对新阳的秘密很好奇,毕竟他娶新阳是娶定了,开始的时候他也不能出什么损招,家宅不宁的事情他可不想有。他干脆地把盒子收了,对赵兴雅说到:“妹妹,这个盒子我替你保管了,新阳的秘密你可以说了。”

赵兴雅还真是要罗世子帮自己的忙,她想呀,新阳嫁到了北齐,那个葛玉礼肯定是要来看望外甥女的,她只要顺藤摸瓜就能知道葛玉礼的真实身份了。葛玉礼能弄到有巫溪兰草的纸张,还能暗中用另外一种毒药害死崇逸航,这个人不简单。这个葛玉礼还经营贵族阶层的皮肉生意,在北齐的势力很大。若是罗世子能掌握新阳,将来赵兴雅就能监视葛玉礼的一举一动,谋划好了,再替哥哥报仇。

赵兴雅很正式地对罗世子说到:“哥哥,你以后不要惹新阳,她有个舅舅在北齐,很有势力。他给上层的贵族提供美色,还会利用各种毒药害人。我这里有本书,你看看是不是御用纸坊和书铺的出品。”

罗世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接过赵兴雅递过来的一本用布包着的书,仔细检查过后,点头说到:“这是御用的,在北齐也只是供应三地的子爵以上人家。这本书是崇公爵府在北齐定的吗?这本书很普通,是一本诗集,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赵兴雅让绿芽拿来两个小瓷盆,撕下两张纸点燃后让罗世子退开,等纸张烧完之后,她泼了一点水在灰烬里,拿了一枚银币扔进水里,银币瞬间就变黑了。罗世子的脸色充满了诧异,赵兴雅又撕开了另外几张,像刚才那样做了之后,这次却没有变黑的表现。

赵兴雅问罗世子说到:“这本书我们找南都的巫医看过,有毒的部分在这本书中有九页。这本书是我大哥崇逸航的,他从小就是读这样的书长大的,所以他的身子一直不好。他的死其实就是中毒,操作这件事的就是葛氏兄妹,新阳的亲娘和舅舅。”

罗世子一听,身上的冷汗就下来了,妈妈呀,自己居然娶了这样一个女人回来,那不是等于养了一条毒蛇在身边,要时刻留心她下毒害人吗?罗世子现在不知道有多想感谢赵兴雅,不是赵兴雅提醒他注意,也许他会成为另一个英年早逝的世子。

罗世子握住赵兴雅的手,对她说到:“谢谢表妹,你算是救了我的命了。这个女人我不娶了,不然以后睡觉都不踏实,我会把她安置在学院里,找一个理由毁了这门婚事。”

赵兴雅看见罗世子害怕了,她摇摇头说到:“表哥,你先不要慌,你好好想想这样的下毒手段是不是在史书上见过?”

罗世子努力回忆了一下,立刻想到了当年霍氏谋乱的事情,他因为祖先的关系,知道的真实情况比赵兴雅还清楚。实际上被谋害的人中间还有大王,只是御医们瞒住了。罗世子咬着牙问到:“妹妹说的是霍氏谋乱所使用的毒药?”

赵兴雅说到:“确实如此,我告诉你,崇府的封地里有一处宅院就是霍氏媵妾所生王子所留,里面留下来的所有家具,陈设都是有毒的。你要是不娶新阳,不善待新阳,从此你和你全家的亲人都会死的不明不白。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表哥你不但要娶新阳,还要对她好。若是你建立了铲除霍氏余孽的功勋,将来王室一定会奖励你一个公爵,甚至伯爵的位子。”

PS:

突然想到下个月我的文章产量就够挂上大神之光了,心里好茫然,会有一个光芒吗?闲女当嫁还有1.7个均定就到300了,有没有人在支持一下呢,等这本书完本的时候一定会有的,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