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蛤谨慎的盯着不知道在做什么的林洛,不过这蛤蟆还是颇通灵性,知晓这人一定是为了树上的朱果才来的,所以也不冲过去,反而是死守在大树下面。

“这畜生还真聪明!”林洛不禁暗自感叹了一番,开始小心翼翼的踩着麻绳一步一步前进。

从山脚下看去,此处的最高峰至少有百丈高度,山腰看去也有至少五十丈。正所谓高处不胜寒,山顶的风也是很大的。

林洛踩在麻绳上,一阵阵袭来的冷风让他更为谨慎。

从巨石到树下,有五丈左右的距离。林洛已经慢慢挪动步子走到快中央的位置。

火蛤的“江昂,江昂”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高分贝的鼓瑟震得人耳朵也引起一阵阵共鸣。

随着林洛不断逼近,树下的火蛤早已无可忍耐,不断的叫声即是一种警告,也是一种威慑。可是来人不仅没有知难而退,反而不断挑战着极限,侵入火蛤的地盘。

火蛤两个腮帮子急速扩张,撑大到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程度,给人一种只要再大一点就要爆炸的感觉。

扩张后薄如蝉翼的鼓腮只剩下一层几近半透明的皮肤覆盖,空空如也的腮囊突然转变成火红色,林洛立即发觉不对,这蛤蟆要进攻!

林洛镇定下来朝后微微蹭了两步,之前见识过火蛤的火毒威力,现在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火蛤见林洛后退,也不停歇,径直一团火毒喷涌而出,溅起十尺高度,空气中密集而又腐蚀的火毒揉作一团久久不肯散去。饶是林洛退后几许,也感觉到空气突然燥热了许多。

火蛤毫不停歇,再次鼓噪腮帮,准备直接将林洛打退。

要是这火蛤能通人话,林洛此时真想大喊一句:“蛤长老,请你收了神通吧!”

林洛见火蛤一蹦一跳的朝林洛这边走来,想来是直接把林洛逼退。

林洛稍作反应,就从背后取出装满火油的陶罐,不停朝下面撒去,最后干脆将陶罐用力朝火蛤投掷过去,蛤蟆何曾见过这种东西,天性

使然朝后躲去,陶罐呛地崩碎,半罐子火油溅射的四处都是,就连火蛤身上也盖了一层黏兮兮的火油。

林洛贱笑了两声,说道:“让你丫玩火,不知道玩火要尿床啊!”说着拔开火折子,准备点燃火油来个户外烧烤BBQ。

林洛拔开火折子细细吹了吹,将零星火星吹得燃一些。

可是吹了半天都没见有半点烟冒出来。

“靠,这是搞毛,该不会拿了个坏的火折子给我吧?”林洛自言自语道,将火折子拿近些,一只手遮住光,阴暗一瞧果然中心连一点火星都没有!!

山下的仆人正在擦桌子,突然“咦”了一声,“我之前给掌门拿东西,是不是拿错了什么?”想了半天仆人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低下头继续擦桌子。

林洛现在的心情可谓是过山车,由最高处荡到最低点,心情起起伏伏,大起大落,真是……难以形容的悲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仆人会找来一个废弃的火折子,我擦嘞这不是坑掌门嘛!

林洛与火蛤对视一眼,脸上亮出尴尬的笑意:“蛤蟆兄,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说这大热天的,给你做个全身推|油,也是极好的对吧?既然没事,那我就先撤了!”

说着挪移脚步,一点一点的朝后退。

蛤蟆盯着林洛看了好久,它一只天授奇材的蛤蟆,就是因为出生的时候吃了一颗落在地上的朱果,才变异成能喷火雾的蛤蟆,蛤蟆中的战斗机。

好久都没受到这等凌|辱了,把黏糊糊脏兮兮的东西朝身上甩,你以为蛤蟆不发威,你当我是田鸡啊!

今天林洛屡次挑战火蛤权威,这蛤蟆也是几近暴怒,不管不顾的朝林洛一边跳去,双腮鼓动显然是要继续喷射火雾。

林洛此刻只能不断的朝后退去,火雾虽然高度不及,但终究是火气与毒,林洛现在内力全无,只要吸入一丝火毒,那也是万劫不复的下场。若是身边有一个精通内力的高手为他护住心脉还好,可山顶此刻只有一人一蛤,要是中招那必然

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鼓动的腮囊充斥着通红如血的毒气,自大嘴喷射而出,只见火雾刚从嘴边溅射出来,极高的温度就与覆盖全身的火油发生剧烈反应,没有火光四起,也没有爆炸。

只见火油因为雾气的加热,到达了临界点,发出烧烤时滋滋滋的响声,火油不断的沸腾,炙烤这火蛤的皮肤,蛤蟆全身好像被丢入了油锅中一般,全身剧烈的疼痛致使火蛤不断的“江昂,江昂”的叫着,口中的火雾也不停喷出,朝四面八方涌射。

可是越是这样,副作用就越加强烈,火蛤就像发疯了似得原地蹦跳,声音惨烈至极。

不过林洛的喉头突然生出一股津液,这油炸田鸡的味道,闻起来还是不错的。

蛤蟆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便断绝了生息。

林洛突出一口浊气,真没想到这蛤蟆如此厉害,让武林人士无可奈何,却最终死于火油,真是万物相生相克,终有定数,哪里来的天下无敌。

林洛也不多想,不过为了以防洞中还有什么古怪东西,或者火蛤诈尸,他还是从麻绳上挪移前进,十几息的功夫,就来到了树旁。

这是林洛这么近看到朱红色的果子。

这果子看上去倒是像后世杂交出来的小番茄,扁长通红,散发着丝丝香甜的味道,引得林洛食指大动。

这些天材地宝都是汇聚天地阴阳灵气的神物,以前看小说漫画,里面有说到似乎这些东西在摘下后要赶快服用,也有说不能接触人,否则会灵气尽失。林洛也是以防万一,从身上撕下一块不大不小的布料,轻轻透过布料摘下朱果,包裹在布料里。

走的时候林洛又看了看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火蛤,已经被烤的没了蛤蟆的样子,心思一动,这东西也不是凡物,和《天龙八部》里面的莽牯朱蛤有的一拼,也不知道被烤熟后还有没有功效,总之先取了再说。

说着又撕下一片布料,将蛤蟆包好,还绑了一个结防止掉了。

随后重整麻绳,山顶慢慢滑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