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这点末微功夫,去做什么?乖乖给我待着!”朱咸青一脸愠怒之色。

这朱九真与那小说中的角色当真有些相似,都是武林大户的小姐,性格刁蛮任性。

“我偏不,那林洛打伤了李显,我要剐了他为李显报仇!”朱九真双眼冒火,显然这次如果不能为李显报仇,她就不死不休。

朱咸青抚了抚胡须,心情大慰:“不愧是我朱咸青的女儿,这次就允你一同前去!”

朱九真显然没想到爹爹会这么快答应,她都做好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准备了,这显然有些出乎她的意料,“爹爹,你是说我也可以去帮师兄报仇?”

朱咸青点点头:“自然。我本想你武功低微,到时候大战一触即发,我也顾不得你,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可是转念一想,现在李显丹田被废,我除了九真你之外也别无传人,到时候正一派的一切还得靠你维持,现在多见点世面也是好的。”

听到父亲这么说,朱九真脸上的兴奋也难掩悲伤:“父亲,显哥的伤真的没法医治了吗?”

听到李显的名字,朱咸青强势的背影看上去有几分萧瑟。李显是他师弟的徒弟,从小养育,与九真青梅竹马,何尝不是他朱咸青的徒弟。李显和九真感情极好,朱咸青也没寻觅一个合适传人,这李显尽得师弟真传,唯一缺少的就是历练,没想到任职副舵主,结果却害得他丹田被废,成了一介废人。

朱咸青叹了一口气,说道:“下丹田被废,根本就无法容纳内气,这辈子只能练几手把式功夫。除非……哎,算了这是不可能的。”

朱咸青遗憾的摇了摇头,那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也无须再提。

可是朱九真听出了画外音,紧抓父亲衣袖问道:“父亲,除非什么?难道真的有可能治好显哥的伤势?”

朱咸青依旧没有开口的架势,反而劝解道:“九真,你就不要抱希望了,这根本不可能的。”

“父亲,你就告诉我吧,求求你了。”朱九真说着眼泪

都流了出来,朱咸青虽然是个阴狠毒辣的枭雄,但也见不得自己的心头肉宝贝女儿流泪,无可奈何的说道:“传言秦国有一高手,名叫嫪(lao)毐(ai),会一门诡秘的魔功,传言这功夫每修炼一次,便可起死回生,实力翻倍。嫪毐只不过两变,就已经是秦国数一数二的高手!”

朱九真听到这里,催促的说道:“父亲,哪里能找到嫪毐,我要求他传显哥这门武功。”

朱咸青叹气道:“痴儿啊痴儿,先不说这武功厉害至极,怎能随意传授于他,其次这嫪毐是高是瘦,是矮是胖,都无人知晓,你怎么去找他?”

朱九真身子失去力气,瘫坐在地上痴痴的说道:“难道真的没办法治好显哥了吗?”

朱咸青摇摇头道:“女儿你好好练武,今后实力非凡,也能护得贤侄平安。”话虽这么说,朱咸青心底里可不这么想,见到女儿对李显用情至深,可李显现在早已成了一个没用的废人,等到这次剿灭凌云派之后,再回来不声不息的将李显除掉,再为九真寻觅一个良配,凭借九真的姿色,定能为正一派寻来一大助力!

“嗯,那女儿就先退下,两日后围剿凌云派,我一定要亲手宰了林洛!”说罢面挂泪水,退了出去。

朱咸青幽幽叹了一口气,闭眼低声说道:“九真,你放心,李显的仇我一定帮他报,不过他实非贤婿,别怪爹爹心狠……”

转眼已是两日后,外面所有的弟子都已经赶回来,足有五十来人,站在广场上黑压压一片。

朱咸青走出来,看到门下弟子到齐微微点了点头。

叶小青走上前说道:“掌门,先行的弟子已经分批潜入岐山县,等到我们大军一到合为一流,便可直取凌云派!”

“你做的很好,这事如果办成了,你当记首功!”

叶小青微微一笑,也没任何拒绝,退到一旁,等待朱咸青说话。

“这次剿灭凌云派,凡是有功者,赏白银10两,斩下人头者,一人百两!斩下林洛头颅者,

黄金百两!为我关门弟子!”

朱咸青一番话,台下的五十几号人已经在窃窃私语了。

只要去,就有10两银子,十两银子足够花天酒地大半年了。斩下凌云派人头,就有一百两银子,潇洒了一两年全然没有问题。最夸张的还是最后一点,只要杀了他们的掌门,就有黄金百两!!而且被掌门纳为关门弟子,这份荣耀,可以学到寂灭神拳和黑风掌,成为一方高手!

只是想想便让人口齿干燥,恨不得马上啥上山,搅得凌云派鸡犬不宁。

朱咸青见到弟子们群情激奋,满意的点了点头,就以这股重金之下必有勇夫的气势,也能够将凌云派砸死。

朱咸青低声对叶小青说道:“九真今日也嚷着要去,你知道该怎么做!”叶小青微微一笑,领命朝后堂走去。

刚到后堂,就看到负剑胯鞭的朱九真。

“小青姐姐,是爹爹来叫我的吗?”一想到能亲手为显哥报仇,朱九真心情就格外的好,只有让林洛受到与显哥一样的苦,才能解她心头之恨!

叶小青不做神色的点了点头,朱九真也没想太多,朝外走去。突然身后三处大穴瞬间被点,整个人都定在原地动不了。

“小青姐姐,你这是何意?”朱九真眉头紧蹙,不知道小青姐姐为何点了她的穴道。

叶小青走到朱九真面前,微微作礼说道:“希望大小姐明白,掌门只是不愿你以身犯险。已经损失了书长老韩长老和李显,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爹爹会受不了的。”

说罢对一旁的两个女仆使了个眼色:“你们两人将大小姐抬回去,穴道两个时辰后会自动解开。”

“小青姐姐,为什么,为什么,我恨你!”朱九真这才明白原来那天爹爹答应她只不过是一场骗局。

叶小青微微笑了笑:“你恨吧,反正你以后也会懂得。”说罢叶小青转身离去,走到门口顿了顿,头也没有回的自言自语了一句:“以前,我也讨厌我的师傅,不过后来我懂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