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斳云昕获得了内功秘籍,就把那十几张宣纸如获至宝一般的保护着。

然后变得和林洛一般,每日饭点的时候准时出来,吃完饭就立马冲回闺房修炼。

斳云昕天天躲在屋子里,恰巧林洛要练剑法,每日一个人占据练武场练剑。

同样的,林洛的内功修炼丝毫没有落下。白天练剑晚上回到卧室修炼内力。或许是受到武侠小说的影响,林洛对内力十分的看重,在他看来高深的内力绝对比精妙的招式有用的多,而且无极大陆的等级评定,也是以打通经脉的数量,也就是内力的高低衡量的,这种情况下林洛怎么会小瞧内力的作用。

尤其在一些小说中,要是没有强力的内功修为,有些厉害的秘籍绝学根本就没法修行!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最关键的要求就是强大的内力!

因为各顾各的修炼,林洛和斳云昕这几天极少有机会见面。每次交头都是在吃饭的时候,两人也偶尔交流一些关于内功修炼方面的心得,不过往往都是林洛讲,斳云昕听。林洛好歹已经练习过一个月的「金关玉锁诀」,对其中的关窍感悟绝对不是斳云昕这种新手能比拟的。

尤其是一些模棱两可的地方,林洛在紧张的时间里想了很多天马行空的办法,要是不告诉斳云昕,或许她就会走进弯路,浪费更多的时间。

斳云昕的心态也在逐渐的改变。最初知道林洛创造了一门功法,惊讶但也仅仅是惊讶。看上去玄之又玄的内功心法,真正练起来的时候更让她震惊。

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内功,本来就不多见。要是能意外获得一本,那简直要当成门派至宝供奉起来。斳云昕越练越心惊,秘籍中许多艰涩难懂的地方,着实让她头疼了一番。要不是有林洛的指点,她的进展不可能这么快。

逐渐朝后学去,斳云昕已经快要麻木了,她绞尽脑汁也想不通师弟的脑壳里装的是什么,竟然能自创出这么高深的一门内力,甚至推演到了之后的走向。

要知道一门自创功法,最关键的就是和创造者本人切合,一般是处于什么实力,创造出来的功法就是什么实力。因为处于一个境界,他的武学理论也就处于相同的境界。可是林洛偏偏就是这样一个怪胎,只是下品剑徒的境界,竟然就可以创造出一门修炼到剑师境界的内功心法,这还不是最奇妙的!

在参透了这门内功后,斳云昕这才了解这门功夫最变态的地方——不会走火入魔!

单单是这一处地方,就足够让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

武者最怕的是什么?

不就是急于求成,走火入魔,轻则经脉尽毁,重则气血逆流,暴毙当场,好不容易修炼一辈子的功力全部毁于一旦。

现在有人告诉你,有一门功法可以避免走火入魔,而且还可以打通十二正经晋升武师境界,这谁还坐得住,赶紧去抢啊!

斳云昕这几次和林洛交谈时,似乎发现这个“绝世奇才”的师弟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斳云昕思量着,什么时候提醒他一下,毕竟财不露白,这在师弟看来仿佛寻常的功法,在别人眼里,置若珍宝。

对林洛这段时间的突然爆发,斳云昕也从起初的难以置信,再到后来的逐渐习惯。有时候悄悄的盯着林洛的背影,斳云昕心中还在想,是不是那一掌把师弟彻底打醒了,也或者是爹爹在天之灵保佑他们俩,让师弟清醒助两人过上好日子。

不管是哪一种,在斳云昕的印象里,对师弟的感官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书呆子了。

林洛这段时间也没闲着,「一字电剑」耍的电闪雷鸣,快如闪电。这可是他得到的第一门全套剑法,前期强大与否和熟练度息息相关,容不得他马虎。

其实林洛最初将内功心法交给斳云昕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支开她。后来一想门派总不可能就他一个牛掰的,一个门派的强大与否是整体素质水平的高低,他一个人再强大也没什么用。所以林洛心底暗自决定,以后凡是爆出来秘籍,他学完之后就可以借着自创的名义分发给师姐。

至于会不会被当做百年一遇的武学天才,林洛丝毫不介意。伴随着实力越来越高,他可不像其他武林中人缺秘籍。要知道秘籍在江湖上的地位就是**啊!有些高手油尽灯枯含恨而终的原因就是,没有一门好的功法助他晋升。

可是林洛不一样啊,他最不缺的,就是秘籍了!

每个月一部秘籍,这么奢华典雅、高端大气的有如泡上一碗老坛酸菜面的金手指,简直就是给林洛奋斗路上铺好了基石。

当然,前提是功成名就之前他别挂。

这段时间修炼「一字电剑」的功夫,林洛为了能更快的出剑,在手臂上绑了两个大沙袋。这些“土著人”根本想不到这个办法,林洛这种脑子里全是鬼点子的人才能够想得到。

从初学乍练开始,林洛每天都是帮着沙袋练剑。起初没一会儿双臂就开始酸痛,将将能握住剑。要是林洛使用内力,就没有这么大的麻烦了,内息运转,手臂上的酸麻感觉立刻就会消退,这也是内力的一个小技巧。不过这绑沙袋练的就是体质,用了内力就算是作弊,对提高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方法还是林洛从电影中得到的灵感。一些厉害的人平时修行都全身负重,等到真正爆发的时候取掉这些负重,身体的灵敏、反应力和速度无疑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刚开始几天林洛还会觉得不适,每日练完剑吃饭,拿着筷子都会抖,幸好斳云昕也忙,匆匆忙忙就吃几口就回屋子了,没有发觉林洛这个奇怪的举动。林洛感觉到师姐身上的气息逐渐也在发生变化,莫约这最近几日就可以突破了。

越练到后面,林洛就越来越顺,似乎沙袋已经融入了他的身体,让他已经有些感觉不到沙袋的存在,出剑也越来越稳,不再是

一副外行的样子。

为了检验自己「一字电剑」的水平几何,林洛特意在山上摘了很多寒梅。将寒梅抛出,再迅速用长剑刺穿,一般初学乍练者可以一剑穿透两朵梅花,登堂入室者可以一剑刺透四朵梅花,略有小成可以刺透六朵梅花,等到这门功夫练到极深处,快如闪电迅如疾风,电光一闪所有的寒梅都穿在长剑之上,这就是大成之势。

林洛将手臂上的沙袋取下来,随意刺出两剑,仿佛有种福临心至之感,手中的长剑和臂膀融为一体,两道寒光闪过,伴随着“嗤嗤”的利剑破空声,剑尖稳稳的停在当中。

“这「一字电剑」,果然称得上迅猛无比,势如闪电!”大半个月的练习,林洛的剑法也算终于迈入登堂入室的阶段,再加上手臂的强化,剑法的诀窍快、准、狠三样都算具备。一手梅花抛出,迅闪一剑,剑脊上已经镶着四朵梅花。此刻就算是再次遇到五个盗匪,林洛相信他一个人也可以轻松应对。

收了剑,心情大好的林洛哼着小曲儿朝正殿走去。正巧这时候斳云昕也从山顶下来,抿着小嘴满脸笑意。

“师姐,不知何事让你如此开心?”林洛好奇的要紧,斳云昕平时完全可以用冰美人来形容,见她笑一次简直绝对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斳云昕没有说话,将全身的气势一散,林洛感觉到以师姐为中心,有股力道在不断阻挡着他。

看到这里林洛如何还不明白,斳云昕这是成功打通经脉,晋升下品剑士。

“恭喜师姐晋升剑士!”知道斳云昕晋升,林洛内心也是开心。这道坎可是压制了斳云昕多年,现在终于突破剑士境界,更是圆了斳云昕一个梦。

斳云昕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白皙的脸颊憋得通红,听到林洛的祝贺高兴的点了点头,“要不是师弟天纵奇才,自创出这「金关玉锁诀」,怕是我这辈子也无缘晋升剑士境界,这还要云昕感谢师弟才是。”

眼看再唏嘘下去就变成外人了,林洛赶忙打断,“都是一家人,师姐又何必见外。”林洛的一句话却说得斳云昕面红耳赤,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一家人”三个字上去了,林洛一眼就瞧出了斳云昕的不对劲,可是要是解释只会越描越黑,林洛不得已只得赶忙转移话题。

“对了师姐,我们还剩下多少存余?”

林洛天天记着日子,现在已经入冬,再过不到两月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了。过节怎么可以没一点气氛呢,虽然整个门派加上临时工,也才四个人,但是毕竟是林洛穿越过来过的第一个春节,怎能不好好庆祝一番。可是一关联到庆祝,毫无疑问最大的问题就是钱财。

斳云昕不明师弟为什么开始关心起余度来,但还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还剩下不足三两银子,要是节衣缩食,可以支持到来年开春。”

林洛皱了皱眉头,原来已经花了这么多,看来是得想点办法赚钱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