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这段时间内斳云昕将神门十三剑精简完毕,最后精简下来的招式正好是原著中的十三招,林洛都有些赞叹斳云昕的悟性与才华。要知道在原著中,这可是张真人亲自创造的一门剑法,那眼界手段断然不是斳云昕一个小姑娘可以比的。

若是说斳云昕自创了十二招剑法,也就是说斳云昕的眼界精简比张三丰差了一筹,有一招关键的招式没有归纳出来;若是斳云昕精简了十四招出来,定然就是未能精简完毕,这不偏不倚的十三招剑法,除了运气的成分之外,林洛只能说师姐未来的潜质,与张真人也有的一拼。

神门十三剑精简完毕后,斳云昕随即就埋头着手天罗地网势的衍化。现在整个门派最忙的就属她了。

林洛自己,也因为冰魄内劲的强大,毫无阻碍的进入了上品剑士的行列。

与其说是上品剑士,还不如说是上品武士,因为林洛现在除了修习剑法之外,拳掌功夫端是不俗,隐约有与剑法抗衡的趋势。所以林洛已经不是单纯的剑修或者其他,称之为武修比较合适。

在林洛身怀道门内功的时候,林洛也曾试着冲击上品武士境界,最终还是因为内功质量强度的原因败北。

毕竟金关玉锁诀是一门道家内功,没有长年累月的积累,内力的精纯是达不到一定程度的。林洛因祸得福将体内所有的全真内功尽数转化为冰魄内劲,加之又有火毒与之对抗,不断淬炼冰魄内劲的强度,最终才使得林洛的内力暴涨。

这段时间内,林洛又轮到一次召唤的机会,或许是前段时间在山顶得了一次机缘,将林洛的幸运值消耗一空,这次林洛召唤出来的秘籍就没那么好了。

他召唤出来的事一套松风剑法。

这套武功是《笑傲江湖》中青城山松风观的看家剑法。

林洛翻看了几眼后干脆决定,直接将这套剑法扔给外门弟子。虽然这如松之劲的松风剑法比之一字电剑是强了那么一些,不过也只有一些而已。

何况现在内门弟子有与金关玉锁诀相配的全真剑法,实在没必要花费时间修习这门不怎么样的松风剑法。

这套青城派的剑法也不高深,威力也只是一般,留给外门弟子恰好能弥补外门缺少剑法的短板。毕竟凌云派的外门总不能靠一套五虎断门刀撑场面。其实林洛还有更大的想法,只不过现在的秘籍太少,没办法分配而已。

在他的规划中,外门至少要有一套刀法、剑法、拳法、内功心法这四样。

现在刀法有五虎断门刀,剑法也有松风剑法,内功心法有简化版的金关玉锁诀,除了一套合适的拳掌功夫外,外门的架构以及大致规划好了。其实拳掌功夫倒是有,实在不行林洛可以把半套‘寒冰绵掌’传授给他们练习。

这段时间因为没法研习天罗地网势,所以林洛将精力全部用在了冰魄内劲与全真剑法的练习上。

全真剑法,可以说是林洛迄今为止召唤出来的最厉害的剑法,又因为与凌云派的

内功相配,发挥出的威力可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林洛以无锋铁剑驱使全真剑法,明白了这门剑法讲究一个沉,一个稳!

所以在全真剑法的领悟上,可以说比其他剑法更好。

全真剑法的最高境界就是‘一剑化三清’,这是一个技巧,同样也是衡量一个人对全真剑法技巧高低的一种衡量。最高境界便是一剑化三清,这是全真剑法的至高境界,大成境界。

当然,林洛现在也仅仅是入门罢了,他发现以他现在奇遇暴涨后的内力,竟然也无法驱使使出这一招一剑化三清的绝技。想到若是以后内力足矣,这一招的威力该会有多大?

将送风剑法传授给皇甫少明以及祝澎涛,其他三人因为已经将功夫学会,被林洛赶下山行侠仗义或者去澜天镖局去帮助陈总镖头了。其实林洛当时是把五个人都赶下山,不过皇甫少明喜好练功,山下也没这么好的设备,于是央求着林洛留了下来。

至于祝小胖,则是根本懒得下山,林洛一想着山门也得有人看护,也就默认他留下来了。

林洛将松风剑法传授给两人,让两人待其他三位外门弟子回山后教给他们。

因为一个月的时间已到,林洛也得收拾行囊准备穿越以来第一次都城之行。

来到这里大半年的时间,除了宁武城这座边关重镇之外,林洛还没去过其他城市,这次又是赵国的都城邯郸,林洛自然是十分向往。至于正一派?林洛现在已经是上品剑士的水平,正一派的掌门也不过这个水平,林洛还怕什么?

这次掌门人大会,林洛准备带着陈龙和赵政两个徒弟去邯郸见见大世面,这对两人以后的修行也有好处。

毕竟是‘国家级’的盛会,往来参加的都是赵国各地最强的门派,林洛也想藉此机会看看赵国武林人士的实力,看看自己这个水平到底能排在赵国武林的什么位置,顺便见识见识真正高手的风采。

林洛带着陈龙和赵政两个徒弟远行,恰好斳云昕需要留下来参悟天罗地网势,也能在门派里留一个高手坐镇。皇甫少明与祝小胖也在,澜天镖局也可以遥相呼应,林洛也不怕自己走后凌云派会遭遇什么不测。

“师傅,我们明日便要启程去邯郸了吗?”

陈龙长这么大也从未去过赵国的都城邯郸,听说那是赵国最大的城市,就算在七国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雄城。

当年秦国大军压境,兵临邯郸城下,数十万大军都未能攻克这座坚城,加之战线太长粮草不济,最后才草草收兵,赵国也免于了亡国灭种之灾。

今有幸去邯郸,陈龙显得很激动,一旁的赵政脸色则是有些纠结。

林洛看着两个弟子,点了点头。

“政儿面色不佳,是否是生病了?”林洛抬头也看到了赵政那截然不同的表情。

赵政上前一步,一脸抱歉:“师傅,徒儿有可能是感染风寒,身体抱恙可能无法陪同师傅和师兄去邯郸了。”

见赵政也不似作假,林洛

只好点点头提醒他两句:“最近就不要太拼命了,先养好身子再行修炼,随后让仆役明天下山给你抓几服药。”

来到这里大半年,林洛也未害过一场病,就算是感冒流涕也没有。他的修为到了一定程度,抵抗力强,自然没有感染寻常疫病。这次赵政生病,也给林洛敲响了一个警钟,那就是虽然自己和师妹的修为足够可以免受一般疫病的侵害,但是两个徒弟实力还弱,在没有达到一定实力前,还是需要注意身体的。

既然赵政生病无法长途跋涉,那三人小队就要缩减成两人小队,幸好陈龙在林洛身边,日常照顾师傅起居的事情就落到他一个人头上了。

“师兄,此次下山,照顾师傅的重任就靠你了!”赵政抱歉的对师兄陈龙说到。

陈龙点了点头:“师弟尽管好好养病,以后出行的机会还多着呢!”陈龙还为赵政去不了邯郸宽慰他。

翌日清晨,下人收拾好行囊,将林洛的马牵来(从宁武城回来时候李牧送的黑马),一众人将林洛和陈龙送下山。

“掌门,此去邯郸路上一定小心。”身边还有仆人外门弟子什么的,斳云昕也不好说什么过分热切的话,只能告诫他们一路上要小心,毕竟正一派的威胁还在,谁也说不准他们会使用什么手段来对付林洛。

林洛点点头:“知道了,这段时间劳烦师妹照看门派了!”

随后凌云派的管家赵老头上前几步说到:“掌门啊,邯郸揽月楼的花雕酒可是一绝,老朽已经十几年没有尝过了,都快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咯,也不知道这辈子埋进土前还有没有机会尝到……”

那番话,说的是凄楚动人,林洛摇了摇头:“知道啦,回来时候一定给你带!”

听到林洛应允的话,赵老头立即又换成了喜笑颜开的样子,又是点头又是哈腰:“谢谢掌门,谢谢掌门!”

随后和众人告别,林洛和陈龙共乘一骑出发了。

因为凌云派也无需跑远程,所以一直只有林洛的那一匹黑马,而且这半年也没再骑过,不过黑马的脚力依旧是不俗,看来当时李牧的确给林洛挑选了一匹好马。

两人来到岐山县后,陈龙在澜天镖局取了一匹马,与陈总镖头道别后,正式踏上行程。

岐山县离都城邯郸有六七百里的路程,而且一路上多有崎岖,一路上也快不起来。

在进过岐山县周边的村镇小县的时候,林洛还常能听到关于凌云派的消息。

“唉……听说了吗?”

“什么?”

“本来啸聚二十里外的那一群山匪,前些日子被人给灭了!”

“我还道是何事!这事谁不知道?”

“那你可知道出手的是谁?”

“谁啊?”

“乃是凌云派的高手!”

“凌云派?”

“我和你说啊……”

听到这些,林洛也是抿嘴一笑,看来这放出去的三名外门弟子干的不错,陈龙在一旁听到也倍感自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