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叔死了?

.1388819,.7071146.6998652

姜延枫也连忙转过身从后背包里抽出刀横在胸前反手握着。五十米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可那旱魃却是极快的就跑到了他们面前。

一秒记住: ?爱书者为您首发,.8167673,.6180997,.4454867

那刀疤脸低骂了一声,首先把刀横起然后直接冲了上去一刀就向那旱魃砍去。“铮”的一声,那把刀砍在了旱魃的胸口处可是那旱魃好像根本就没当回事一样,举起双手向那刀疤脸刺去,眼看就要刺中,那刀疤脸身体极是灵活,知道避而可避,身子就地向后一滚,躲过了旱魃的双手!

姜延枫看的无比惊讶,这一刀砍下去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心里又有点不信邪,双手举起刀就向那旱魃劈下‘铮”的一声,那刀直接劈在了旱魃的头上!

“我的天,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这?这他娘的不是刀枪不入吗?这怎么打啊?”相反,他的手却被刀震的一阵发麻!那旱魃看他一刀砍在了直接的头上,舍弃了那刀疤脸,转过身伸出手向他刺来!

姜延枫吓的汗毛耸立赶忙向后退去!这时,他的小叔在他身后大喊道“童子尿,可以去邪!但不知道对这旱魃有没有用,不管了,现在只有这方法能用,小鬼你掩护小枫!让他撒尿!” 首发第十八章:小叔死了?

姜延枫小叔的话刚说完,那刀疤脸就一刀向旱魃的背后砍去,那旱魃转过身似乎有点记恨这刀疤脸向着他追了过去,那刀疤脸后退着把它引开!

姜延枫这才松了口气,垂下手中的刀。这时,他小叔对着他大喊道“你他娘的还楞什么神?赶紧给我尿啊!”

姜延枫呆了一下,看着小叔没有说话!他小叔见他半天也不脱裤子楞了愣神而后张大嘴巴对着他说“你个不学好的东西,平时看你不是挺正经的吗?没想到你已经....唉,也怪我,在你小时候老讲黄色笑话给你听?”

姜延枫被小叔说的憋红了脸然后对着小叔回喊道“我什么时候不正经了?我是童子,但现在我根本就没有一点想撒尿的感觉啊!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就没喝过水,哪里来的尿啊!进了这溶洞里倒是喝了,那他娘的喝的血池里的血啊!”

姜延枫的小叔听了他的话直接就给楞住了,过了一会才神色激动的冲着他大喊“你说你喝了血池里的血?天啦,你竟然没死?”然后飞快的跑到他身前,看了看他胸前的伤,又给楞住了。 首发第十八章:小叔死了?

姜延枫感到好奇也向自己的胸口处,“啊!”一下子也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胸口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只留下五条轻微的疤痕!”

他小叔回过神来后哈哈大笑然后激动看着他说“你竟然化龙成功了,我们姜家有救了,哈哈,天佑我姜家啊!”

过了好一会才停止了大笑!而后神色依然激动的看着姜延枫说“好样的,我们姜家无数的祖宗喝了那化龙池里的血都承受不了那血池里的血咒,没想到你竟然做到了,果真是天佑我姜家!现在你的血虽然比不上我们的老祖宗,但至少也有一半!没想到预言中的那个人是你,小叔我看走眼了!哈哈”

姜延枫听了他小叔说的话感觉很奇怪开口问道“那池子里的血咒是什么?我当时喝了那血池里的水除了感觉有点眩晕,其他的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你赶紧用刀划开你的手掌,然后让你手掌上的血沾满刀身,给我杀了那个孽畜!”他小叔神色激动的说道!姜延枫听的有点不大明白在脑子里想了想“小叔好像是说我的血已经不一样了,那旱魃的身体那么坚硬,刚才用刀去劈它,它连一点反应一都没有,现在用刀沾上我的血就有用了?你以为这是神话故事啊?”姜延枫心想他小叔的脑子肯定出了毛病但还是听了他的话去做,现在可能是唯一有用的办法了!…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