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童子尿

,.8140004,.445492.2560343

“是的,这种事你去最合适,第一你年龄最大,第二你经验丰富,第三你遇到了事情还有摸金符防身,这种事非你莫属了!去吧,胖爷!”

,.6468562,.1945444,.8285184

作者:姜家太子

“嗯,小奇说的对,胖爷你就去吧,我们这就属你最威武了,您那一身神镖几人能敌?你不去谁去?”

被伟哥那话这么一激那王胖子顿时得意起来然后意气奋发的对着他们说道“好吧,就胖爷我去了,你们在这里等着胖爷我的好消息。”说完就要走出墓室外面去。

那伟哥赶紧一把将他拉了回来,那王胖子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不是让我去的吗?”

“去是肯定让你去的,但在去之前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呵呵!”伟哥笑着对着那王胖子说道!

“什么事?”那王胖子好奇的问道!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这个…..!”伟哥的话刚说完就抬起手一巴掌扇在了那王胖子的脸上!这一下拍的极是用力,连姜延枫站在离他三米远的地方都看得见那王胖子脸上的肥肉在不断的晃动!那王胖子挨了这一下明显的懵住了然后猛的握住那被伟哥扇了一巴掌的脸颊恶狠狠的对着他说道“算你狠!”然后就走出了墓室。

等那王胖子走出墓室之后才猛的笑出声来道“太爽了,哈哈!”

姜延枫也是在心里暗笑不已,只有姜奇静静的倚着墓墙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才过了十几分钟那王胖子就返回了墓室里,伟哥连忙问他“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没什么发现,那些人影子还在墓墙上!”那王胖子无奈的回复道。

听了那王胖子的话姜延枫不免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种结局我已经猜到了,胖爷你先过来坐下休息一会我们直接讲第四个可能性这墓里有比那些人影更可怕的鬼,我们遭遇的一切都是它在作祟。我刚才给了这个可能性3分但现在要验证起来很困难但现在还是有一个办法的!”

“什么办法?”那王胖子和伟哥一听有办法都激动的问道,只有姜延枫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的二哥看没有说话。

“破邪,有很多办法但现在摸金符是不管用了,只有……”姜奇这话说道一半就停住不说了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姜延枫,而此时姜延枫也正看着他, 更新传古奇墓第十九章:童子尿

姜延枫看到他二哥用不怀好意的眼神与自己对视,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出现在心里马上把目光移向别处然后说道“有办法就说,你看着我干嘛?”

“是有办法,不过这个办法的原材料只有你身上才有!”

“什么东西”姜延枫疑惑的转回目光看着他二哥!

“更厉害的鬼也就是阴气更重,但破阴最有用的当然是童子尿!童子尿号称是万邪皆破,所以我想你现在还是童子吧?”

听了他二哥的话姜延枫本能的点头说道“是的!”可刚刚话一出口就又觉得不对劲,连忙想收回这几个字却为时已晚。

当他看到其他几人此时都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他的时候他才知道要遭连忙开口说道“靠!那你们不是吗?”

“胖爷我的第一次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交给了我以前的女朋友,你们别指望我!”那王胖子一脸笑意的对着姜延枫说道!

“伟哥,我的第一次更是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给了我的初恋情人,你们也别指望我!”那伟哥更是一脸淫笑的看着姜延枫说道!… 更新传古奇墓第十九章:童子尿

“靠!不是吧!”姜延枫很是郁闷然后马上把目光转向他的二哥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二哥竟然对着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姜延枫楞了一下然后马上就感觉不对劲开口对着他二哥姜奇喊道“二哥,你不是童子?打死我也不相信!”

姜奇听了他的话缓缓的站起身走到他身边然后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是童子,但我现在没有尿意,你知道我很少喝水的,想让我撒尿可能要等到明天晚上,到时候我们都饿的差不多了,体力肯定消耗很多,那时候再动手不划算!现在只有你了!”

姜延枫听了这话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马上对着他大喊道“不可能,打死我也不可能!”

三分钟后……“嘘..嘘…嘘…”只见那王胖子和伟哥在姜延枫的耳边吹着口哨,而此时姜延枫头上是满是黑线,过了几秒钟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大喊道“死胖子,你们给我出去!”

又三分钟过去了,只见姜延枫拿着一罐野战水壶低着头从墓室里出来,那王胖子一见姜延枫出来了马上从他的手里把野战水壶抢到手里然后小心翼翼的用一只手捧着一只手打开瓶盖凑到近前闻了一下顿时眉头一皱把瓶盖盖上开口说道“小哥,你这童子尿真够骚的啊。”

姜延枫听了一阵面红耳赤然后没好气的说道“小太爷我火气大,怎么着?不给啊?”

“给,当然给,不过这火气真够大的。”

姜延枫听了顿时火起一脚踢向那王胖子,不过却被那王胖子侧身一闪给躲过了然后他对着姜延枫一摆手把目光转向姜奇说道“别闹了,办正经事要紧,现在童子尿是有了,小奇你说怎么破阴吧?”

姜奇听了他的话思考了一会才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将童子尿浇在身上,使自己的阳气变得很旺,那样的话不管是再厉害的鬼也不敢接近我们,那些鬼不给接近我们那么鬼打墙自然也会自动消失!”

听了他的话姜延枫他们三人马上异口同声的说“什么?把尿浇在身上,你开什么玩笑?打死我都不干?”

姜奇听了他们的话没有理会他们一把从那王胖子的手里抢过水壶浇在身上然后开口对着他们说道“如果你们想死在这的话,那就不浇好了!我也没有逼你们浇”

姜延枫听了他二哥的话呆了一下然后咬了咬牙从姜奇的手里拿过水壶浇在身上没有说话,那王胖子一见这情景马上从姜延枫的手里抢过水壶然后低骂了一声“为了能活着出去,为了主墓室里的宝贝,吗的,我浇!”等他把童子尿浇在身上后,伟哥连忙去抢那王胖子手里的水壶边抢边开口说道“哎,哎,胖爷,你少浇一点啊,这都快没了!”

听了伟哥的话那王胖子没说话继续浇了一点后就把水壶递给了他,等伟哥把水壶拿到手里晃了晃发现里面已经剩不了多少了心里一阵埋怨对着那王胖子说道“胖爷,不是让你少浇一点吗?你看不够了吧!那什么小枫啊,你再给整点来!”说着就把水壶向姜延枫递去。

姜延枫听了这话低下脑袋没有说话过了三秒之后他才猛的抬起头对着伟哥怒喊道“你大爷的,你当是吐吐口水,张口就来!”

那伟哥听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闭嘴把剩下的童子尿浇在身上等他把水壶里的童子尿浇了个干净之后姜奇就开口道“好了,现在我们再去墓道里走走看,看看还会不会遇到鬼打墙。”

听了这话那王胖子马上从腰间抽出了军刀然后率先向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姜奇紧随其后,姜延枫也马上跟了上去,伟哥走在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