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机关

,.8714345.8979411

“呵呵,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只是小小的确认一下!”说到这里姜延枫的心里满是疑惑又继续开口问道“竟然你真的是鬼哥,那刚才我们在那八门遁甲的中宫里发现的那具尸体又是谁的?他长的和你一摸一样啊!难不成是你的双胞胎弟弟或者哥哥?”

,02,02,.9345365

作者:姜家太子

“我没有弟弟也没有哥哥,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皮面具的东西吗?那个人是观爷生前在长沙一个对头的伙计,擅长易容,在长沙还有个外号叫“百变星君”那个带我们来的那个船夫应该就是他假扮的,我当时就感觉不对劲但也没有证据只能在心里提防着他点,没想到他既然会知道我们的行动,这次的夹喇嘛我找的都是二个不熟的人,就是怕观爷生前的对头发现,没想到他还是发现了,那人的本事果然不同凡响!”

姜延枫听了有些想发笑“百变星君”?敢情给他起这个外号的人是周星驰的粉丝?”又疑惑的问道“小叔生前的对头是谁?”

那刀疤脸听了刚想开口又闭上了嘴,姜延枫见了有些郁闷心想你这是什么意思?要讲就讲,不讲就不讲,你这欲言又止算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不会告诉你的。观爷生前和我们这些伙计说过,绝对不能和你说起有关于他在长沙的一切。”

姜延枫听了心道“果然是这样,难怪小时候我要去小叔那里玩,小叔总是推迟!只是每个月回来的时候带给我一些吃的当做补偿!”

这时,他又想到在那血尸墓室里发生的一切又疑惑的问他“在那血尸墓里你为什么推我下那个洞里!”

“我那是救你!”

“什么?把我推进洞里是为了救我?”姜延枫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你没发现吗?当时那些水猴子也即将冲了进来,而那具血尸也并没有死去,估计是成了精了,连黑驴蹄子都对付不了他!当时情况紧急,那具血尸马上就要从棺材里爬出来,而那些水猴子也要进入墓室里,我一心急就直接把你推了下去!因为你是观爷的侄子我一定要照顾好你。”

“额,这样啊!”听到那刀疤脸这么说姜延枫的心里有些愧疚,毕竟那刀疤脸是要救他,而姜延枫却误会成要杀他,只能心虚的继续追问着“之后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更新传古奇墓第二十八章:机关

那刀疤脸听了这话沉默了一会刚要开口说话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尖叫,他的脸色马上一变“快跑,那具血尸追来了!”说着就已经向着前方的墓道跑去。

姜延枫听到这声音心里也是一惊连忙跟着那刀疤脸跑了起来,可没等他跑出几步就听见墓道里一阵激烈的晃动,头顶上的灰尘直往下落。

姜延枫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呆了一下脑子里才显现出一个念头“我草,地震了!”想完就连忙蹲下身子双手死死的抱着头。

过了好一会晃动才渐渐停止,姜延枫回过神来刚先站起身就听见前方的墓道里传来了一句大喊“小枫,你没事吧?”

姜延枫听了心里又是一惊,他感觉到那刀疤脸的语气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不好,那刀疤脸出事了!”想着就连忙站起身来摆正了头上的探照灯,边向墓道里跑去边大声开口喊道“鬼哥,你在哪?”

他这话刚说出去没多久那刀疤脸的声音就又传了过来,此时那刀疤脸的声音仿佛近在他的耳边却又有种说不出的距离感“快停下,别过来!”… 更新传古奇墓第二十八章:机关

可等到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脚已经放在地上,只听见墓墙内部发出了一声“吱嘎”的声音......

姜延枫听到这声音脑子一呆然后马上想到“遭了,这地上有机关。”顿时开始紧张起来然后带着一丝哭腔的对着那刀疤脸说道“鬼哥,你怎么不早说?这地上有机关,我中招了!”

姜延枫这句话刚说出去他就看见墓道的前方有一个人影正慢慢的向着他走来,姜延枫看到这幅情景立马激动起来对着前方的人影大喊“鬼哥,你走快点啊,快来救我!”

可那刀疤脸听了他的话却没有加快步伐依旧一摇一摆的向着他走来。

“嗯?有些不对劲,难道那刀疤脸受伤了?”想到这里姜延枫连忙眯起的眼睛看着前方的那个人影。

等到他前方的那个人影走进他头上探照灯的照射范围之内之后姜延枫才看清了这个人影的真面目,他的脑子一懵然后马上惊声尖叫了起来“我草,鬼哥,你在哪?你死了没有?”

原来从前方走向他的并不是那刀疤脸而是那具血尸,那具血尸赤**身子,浑身上下竟然还不停的流着鲜血,可能是在血棺里泡的太久的原因,身体表面已经满是肉泡,只剩下血红血红眼睛没有肉泡,他见到这一幕自然被吓的尖叫起来!

可他这句话说出去之后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姜延枫看着那具血尸一摇一摆的走向他的身前吓得马上就想收回踩在机关上的那只脚然后转身逃跑....

可就在他刚想把踩在机关上的脚收回去的时候,那刀疤脸的声音从那血尸身后的墓道里传了过来“别动,你一动我们都会死,我来解决那血尸,你站在原地千万不要离开。”

姜延枫听到那刀疤脸终于传了话过来心里虽说是松了口气但也还是忍不住的紧张起来“开玩笑,不离开?你站在我的位置上然后前方还有一具血尸正向你走来,你不跑给我试试?”

他想是这么想但也的确是不敢离开半步,只能伸出一只手慢慢的摸向腰间,想把挎在腰间的军刀抽出来防身,可是等他的手连续模了好几遍腰间也没有摸到军刀,他有些不耐烦连忙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腰间,这一看之下就不由的楞住了.......

“我擦你大爷,我的刀?”等到他看到腰间挎的只剩下一刀鞘的时候不由的爆了一句粗口!

他连忙回过头看向身后,这才发现在刚才地震的时候他已经把军刀扔在地上,腾出双手抱着头的。

姜延枫又骂了一声娘,连忙转过头把后背包移到胸前心想着到时候也可以挡它二下,可等他看见那血尸又尖又利的手指甲的时候心里马上又开始没底起来。

此时,那具血尸已经离他没有多远的路程,那刀疤脸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他更是不由的紧张起来连忙扯开嗓子大喊“鬼哥,你快点过来,那具血尸就要到我身前了!”

可他这句话说出去之后依旧没有回应,过了没二分钟,那具血尸就摇摆着走到了离他只有三米远的地方,这下姜延枫更加紧张了,双腿也不自觉的发起抖来,可这时那刀疤脸还是没有出现,他不竟的问候了一下那刀疤脸的祖宗,心想着“只要那具血尸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跑,这他娘的太吓人了!”

还没等他想完那具血尸就已经向前跨出了一步........

“我擦你大爷的,小太爷还没结婚了,我不想死!”喊着姜延枫就要抬起脚往回跑,可就在他低下头去想把脚抬起来的一瞬间就忽然呆了一下!

然后猛的抬起头继续紧张的看着那具血尸,此时,那具血尸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血红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没有任何的动作!

而此时的姜延枫目光也死死的盯着那具血尸,不敢也任何的动作,整个人看上去很似冷静,却只有头上的冷汗在告诉那刀疤脸他是多么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