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乐极生悲

,.5878347.7830424

就这样对峙了约有二分钟,那具血尸终于动了,只见他抬起又尖又利的手指甲慢慢的刺向姜延枫的胸口…..

,.222082,.8180509

微妙的平衡就此被打破,而姜延枫也是无法继续再忍受这种恐惧奋力的对着蹲在地上的刀疤脸大喊道“死刀疤脸,你个大爷的,再不动手小太爷就去见马克思啦……”

他这话还没说完蹲在血尸后的刀疤脸就猛的跳起,双手快速的举起刀然后猛的一下砍在那具血尸的脖子上…….

只听“铮”的一声砍在那具血尸的刀竟然直接断成二截,而那具血尸竟然只是身形晃了两晃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痛苦,相反好像更是因为那刀疤脸的一刀身前的双手突然加速刺向了姜延枫的胸口….

姜延枫一见这情景实在是吓的够呛,在心里问候了一声那刀疤脸的祖辈之后就连忙将身子向右倾斜,以此希望可以躲到那具血尸的攻击,可是那具血尸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而姜延枫也因为脚必须要放在踩到的机关上所以移动的范围受到了限制,还没等他向右移出多远那具血尸的一只手就直接刺进了他的左肩上然后另一只手更是直接迂回也刺进了他的手臂上。

在那具血尸刺进姜延枫之后,他本能的发出一声大喊然后猛的想把另一只没有踩在机关上的脚抬起把身前的血尸踢开,可奇怪的是还没等他抬起脚那具血尸就猛的松开了刺进姜延枫身上的双手然后口中发出一声声诡异的惨叫惊恐的向后退去…….

这一切看的姜延枫有点懵,他在心里想“难道是老子的肉不好吃?”刚等他想完就见在那血尸身后的刀疤脸侧过身子躲开急速后退的血尸然后在那具血尸退到他后面的时候猛的抬起脚,一脚踢在那具血尸的腰间直接就把那具血尸踢到在地然后快速的跑到姜延枫的身前紧张的看着那具血尸…….

姜延枫看了看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血尸又看了看站在身前的刀疤脸然后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哆嗦着问道“鬼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听到这话那刀疤脸转过头看了看他然后又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你刚才不是叫我刀疤脸吗?现在怎么叫鬼哥呢?”

姜延枫听到这话显然是楞了一下然后连忙不知所措的回道“额,这个,当时情况紧急我一着急就说错话了,你别见怪啊!” 更新传古奇墓第二十九章:乐极生悲

那刀疤脸显然是不卖他的帐依然一幅面无表情的说道“哦?照你这么说,现在的情况就不紧急了吗?”

姜延枫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额,这个,额,不好,鬼哥,那血尸又起来了!怎么办啊?”

看到那具趴在地上的血尸正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那刀疤脸面无表情的模样终于有了一丝改变,只见他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冷哼了一声一把抓住姜延枫的手放到剩下的半截刀口旁,姜延枫一见这情景吓了一跳刚想出声询问“鬼哥,你要干什么?”就感觉手上一痛连忙低头往手上看,马上就发现虎口已经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还在不停的往下滴,心里一阵火大连忙憋住火气语气不善的对着那刀疤脸问道“鬼哥,你要干什么?”

那刀疤脸听了却没有理睬他只是快速的向前跨出一步然后把刀举过肩膀对着那刚刚从地上爬起的血尸猛的将军人刀飞旋着劈向那具血尸的头部。

姜延枫看了这一幕吃了一惊连忙开口阻止“不要,刀对那血尸没有作用。”可等他把这句话时说完时那把刀已经被那刀疤脸猛的掷了出去,姜延枫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然后赶紧望向那具血尸,接着令他感到讶异的一幕出现了那把刀直接穿过了那具血尸的脑袋,然后那具血尸脑袋里的鲜血,脑浆顿时碎的满地都是,五头的尸身直接倒在了地上,姜延枫惊讶的张大的嘴巴……… 更新传古奇墓第二十九章:乐极生悲

这时,那刀疤脸慢慢的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着他讲了一句“神血破尸煞”

过了好一会姜延枫才慢慢回过神来激动的抱着那刀疤脸欢呼道“我草,鬼哥,你太NB了,你简直就是僵尸的克星啊!什么旱魃,什么血尸,在您面前都是小儿科,你简直就是灭尸专业户啊!”

可他却没发现那刀疤脸的脸上却已经起了惊涛骇浪,只见那刀疤脸一把推开他然后拉住他的手就奋力的往前跑去,边跑边大喊“快跑,墓道要塌了!”

姜延枫听到这句话楞了一下然后猛然回过神来连忙没命的跟着那刀疤脸跑了起来……

可还没等他们跑出几步,姜延枫与那刀疤脸就感觉脚下一空直接就是一阵急速下坠……

“我草,这次真的完蛋了,我他吗的竟然忘了脚底下还踩着机关,真他吗的乐极生悲,难道大爷我这次真的要死在这了吗?只是连累了那刀疤脸!”

姜延枫想到这本想开口对着那刀疤脸说声“对不起!”可他刚一开口就被因急速下坠所产生的气流堵住了嘴,姜延枫只能在心里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闭上了嘴巴刚想继续体验死亡前的宁静,身子就“啪”的一声砸在了水面上!

“我草,娘的,老子的命真的是太硬了!哈哈!”

姜延枫等到身体不再继续往下沉之后就连忙往上游去,双手向上扒拉了没几下就浮出了水面,可见他们离之前掉下来的地方并不远。

姜延枫刚浮出水面就感觉上方“轰鸣”声不绝于耳直震的耳朵哄哄直响,过了好几分钟震耳的轰鸣声才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上方心里又是一阵后怕责怪了自己不该如此大意,不然也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后果,真的是乐极生悲啊!

而此时,那刀疤脸也已经从水下浮出了水面喘了几口气之后就看见姜延枫正抬头望着上方不由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游到他的身旁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开口说道“别望了,赶紧找找有什么可以上岸的地方!”

姜延枫这才回过神来低下头不好意思看了一眼那刀疤脸然后对着他点了点头,接着头上水底探照灯的光亮他回顾了下四周很快了找到的东方的岸边,刚想对着那刀疤脸说“东边”的时候,却见那刀疤脸已经不在原位率先向东方的岸边游了过去。

“额,还是在生气啊!我这不是激动过度了嘛!”姜延枫在心里郁闷了一声就跟了上去。

等他爬上岸之后才发现那刀疤脸早就已经累的筋疲力尽躺在岸边直喘粗气。

“看样子,这刀疤脸在那血尸墓里遇到不少危险的事啊!他是怎么从那具血尸和那群水猴子之间成功逃脱的了?把我踢下暗洞是为了救我?恐怕没那么简单,嗯,等下等他回过气之后一定要好好问问他!”

想完姜延枫也躺在了岸边接连的奔跑,惊吓也是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趁着现在周围没什么动静他也要休息一下补充体力,鬼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