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推测

,.9795278,.44891.7457804

此时姜延枫已经惊的目瞪口呆连忙咽了咽嘴里的口水“姜家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为什么平时我什么都不知道?齐恒公,穿着金色铠甲的旱魃,现在又……风水大师姜修序,对了,姜家的祖坟位置一定是他选的,也只有他能够将穴位定到青水龙脉的宝眼上,还将另一条出水龙脉生生引到姜家祖坟的位置上使双龙齐聚同护一穴,还用了什么方法让姜家躲过了天妒,肯定是他,只有他才能将姜家祖坟做了如此完美但他又为什么会设计这海底墓了?按照我们之前得知的消息这海底墓的主人应该是沈万三,那么这个沈万三当年肯定和我们姜家有什么关系?但到底是有什么关系呢”这让他感到十分好奇连忙出声问那刀疤脸“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当年他为什么要设计修建这个海底墓呢?”

,.6776179,.6022592,.1053739

作者:姜家太子

他这话一出口王胖子马上就用白痴的眼光看着他“这还用问?帮沈万三修建这个墓当然是为了赚钱,风水师靠什么养家?当然是靠给别人看风水,当年你的祖先姜修序肯定在江南一带很出名,沈万三听说了你祖先的名字自然会请他来给自己修建墓室……”说到这里就瞟了他一眼“还真没看出来,你竟然有个这么精通风水的祖先也算是名门之后了。”

姜延枫听到了的话之后马上就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要是让你知道我还有个祖先是春秋时期的黄帝你岂不是要激动的抱着我让我认你当小弟?”

“胖子说的也有可能但事情可能远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你们想想从我们进这海底墓里开始遭遇了多少麻烦?水猴子,血尸,青鳞大蟒,奇门遁甲,五行八卦大阵(内含八十一个小阵),一个海底墓里竟然有这么多的阵法?其防御性比皇陵还要更甚,这绝对不符合常理,就当这些是为了保护沈万三的财富但大家别忘了这里虽然是沈万三花钱建造的但其实这里并不是他死后所葬的墓,那他又为什么要把这里建造成这样?还不惜请当时的风水大师姜修序布下五行八卦大阵这样的奇阵?难道你们不觉得这很可疑吗?而小枫刚才问的也是我们当时最想知道的,于是观爷查到了这件事之后就马上赶回了老家查了姜家的族谱却发现姜家族谱上没有这个人的名字,观爷当时不相信马上去了姜家祠堂但祠堂里也没有他的牌位,但观爷就是不相信因为当时我上网查了资料发现姜修序是盐城人,于是我和观爷就一起去问了他父亲也就是小枫的爷爷,但他却怎么也不肯承认姜修序是你们姜家的人,观爷的脾气你也知道他是一个不达目的绝不肯罢休的人,经过几番软磨硬泡之后观爷的父亲就是不肯多说一个字还说什么他没资格知道这件事,观爷一听到这句话当时就火了“你说我没资格知道?我他娘的为了咱们姜家的事已经找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来我受了多少苦?干了多少违背良心的事?有多少次命都差点丢呢,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了咱们姜家现在你和我说我没资格知道这件事?好,就当我没资格,他娘的以后那些破事我再也不管了,你也别再当我是姜家的人,老子我改姓自此以后和姜家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更新传古奇墓第三十六章:推测

“可能是观爷当时真火了,说完这些话之后就要走,我记得当时你父亲也在场,他一看情况不对劲连忙就拉住了观爷然后对着你的爷爷说“爸,你也真是的,小观又不是外人他也不是和我一样是您的儿子吗?既然能告诉我那为什么就不能告诉他呢?何况这些年来家族的事一直到是小观在去找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点头绪您却不告诉他,这不是给他添堵吗?您要是不说那就由我来告诉他。”…

“我记得当时你爷爷听了这话连叹了好几口气接着就对着我摆了摆手让我出去,我只能不情愿的退了出去虽然我是观爷的干儿子但始终是个外姓人何况连观爷都没有资格知道的事又怎么可能说给我听呢?我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观爷才从里面出来,出来的时候脸上很难看我问他怎么了?观爷和我说“那个墓很奇怪他的父亲告诉他姜修序确实设计修建了那个海底墓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历史记载姜修序在风水上从来没有给他人修建过陵墓更别提给沈万三修建海底墓呢,但事实上却真的存在足以见得这个件事很隐秘,我当时就问观爷要不要再下那个古墓?但观爷却摇了摇头还叮嘱我说在海底墓里发生的事这几年不准和任何人提起,我虽然感到很奇怪却也只能服从。” 更新传古奇墓第三十六章:推测

姜延枫听完这些话之后已经很是疑惑了在心里把他刚才说的话顺了一遍之后又继续说道“鬼哥说的很对,既然这里不是沈万三死后所葬的墓那他又为什么要把这个墓建造的防御性如此之强堪称比皇陵更甚,最可疑的就是我们虽然在这里发现很的成堆的黄金山但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的墓室都是空的,只有我和鬼哥在一开始进的血尸墓的棺材里躺了个血尸但我认为那具血尸放在那里也是为了杀盗墓者的……”

姜延枫说到这里就往王胖子身上望去继续说道“胖爷,你是摸金校尉,说白了也就是个盗墓贼,盗墓贼进了那血尸墓之后见周围没有陪葬品肯定会开棺看看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而一开棺的话里面的血尸肯定就会把所以的盗墓者杀光,这也是为了防范有人盗墓,但这里其他的墓室却都是空的,既然是其他的墓室都是空的那沈万三又为什么要将这个海底墓修的防御性比之皇陵还要更甚呢?他肯定是想保护这墓里的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放在哪里呢?肯定就是在主墓室,那个东西肯定很珍贵,珍贵到让他不得不设下那么多的防线来保证主墓室里那个东西的安全。”

姜延枫说到这里就转过身对着刀疤脸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心里却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终于找到了,小叔让我下这墓里找的东西肯定就是沈万三想保护的东西但小叔当年却为什么没有再次下这海底墓把那东西取出来呢?还有那个姜修序不是从没有给别人修建过陵墓吗?怎么却给沈万三修了这样一个比皇陵更甚的墓呢?这当中一定有蹊跷如果这次能够活着回去一定要向爷爷他们问个明白。”

他想到这里就被王胖子的声音打乱了思绪“我滴个娘啊,你们到底是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请问你们说的这些和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有关系吗?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在这个空的墓室里干什么?我们现在不是要找到主墓室吗?那就赶紧找啊?在这里说这些无聊的话有什么用?胖爷我只要冥器,冥器你知道吗?大爷的”

“咦,对了,鬼哥,难道你们要找的东西就是小枫刚才说的沈万三要保护的东西吗?”伟哥在一旁拍着王胖子的肩膀笑呵呵的插声道。

这句话刚说出来,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王胖子一手将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接着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将手摸向了腰间挂着的军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