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对宫死地

姜延枫的小叔见他这副模样开口问道“你看出什么名堂了吗?”

姜延枫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他妈的是对宫死地啊?(对宫死地,说的是栽在祖坟东西两侧的梧桐树,属于大忌,会让整个宝穴毁于一旦,青龙出水,龙飞于天,整个龙脉都飞走了,也就是说这个青水龙脉已经废了)咋家祖坟既然葬在这青水龙脉上,说明当时给我们姜家祖坟寻穴的人在风水上肯定有很深的造诣,可能比小叔你的经验还要深,那又怎么可能犯这个小错误了?这没道理啊!”

姜延枫的小叔听了他的话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说道“你说的对!那人既然费劲心思给我们姜家找了盐城最好的一条龙脉!那他肯定就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一条龙脉,难道说小叔也没有看出咋姜家祖坟有二条龙脉?还有个蜻蜓点水了?凭我对风水的认识,自然是不清楚还有一条龙脉!但小叔没道理看不出来啊?”姜延枫在心里奇怪的想道!

这时姜延枫的小叔又说“所以有可能这树在回来栽上去的,有人想对付我们姜家!哼!,真他娘的老寿星上吊—嫌命长!等老子把他找出来非整死他不可!”

姜延枫只能把刚才的猜想放到一边对着他小叔道:“这事事关重大,还是先回去和我爸,爷爷他们商量商量再说吧!”

姜延枫的小叔在心里思索了一下就说";也是,咋先回去再说!";说完便先向路上走去。

他深深的看了一栽在祖坟东西两侧的树想道“看样子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皇陵真的就是在祖坟下面!”姜延枫的小叔在前方招呼他跟上,姜延枫说了声“来了”便跟了上去!

回去后姜延枫的小叔把他们在祖坟旁发现对宫死地的事和姜延枫的老爸与爷爷一说。姜延枫的老爸当时脾气就上来了骂道“他吗的,是谁干的?老子杀了他!”

姜延枫的爷爷听了之后也是眉头一皱但并没有过多的言语一个劲的吸着烟!“现在急也没用,这树栽在这都几十年了,估计那个害我们姜家的人,已经归西了!即使现在还活着又怎样?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他,我看先把那树砍了再说!”姜延枫在心里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姜延枫的小叔听了他的话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可姜延枫的爷爷却说“这树不能砍,虽然祖坟旁出现了对宫死地,但我们姜家却没有出半点事情,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这可以说明那对宫死地对我们姜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那就先放这以后再说吧!”

姜延枫的老爸听了当然不满意说“现在没什么影响,不代表以后没什么影响!听我的,先砍了那两棵树再说!”

可他这么一说,姜延枫的爷爷却不乐意了,一拍桌子大喊道“他娘的,我说不能就不能砍,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再说一个不字老子抽死你!还有你们几个,这迁祖坟的事先放上二天,你们这几天不准去祖坟那!”

姜延枫的老爸一听自己父亲发火了也不敢违逆爷爷的意思说“我不是这个意思,爸!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我们姜家好!您要不是不同意,那就算了,您说的算!”说完看了姜延枫的小叔一眼,就不再言语走出门去!

此时,姜延枫的小叔也站起身看了看姜延枫,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的爷爷,什么都没说也出去了!

姜延枫见没什么看头了,也走出门外坐到屋外的一个椅子上想道“爷爷为什么要阻止我爸他们砍树?这对宫死地在风水可是属于大凶!还有,既然事情是真的!那祖坟之下就是真的皇陵了!那道士说的“传说竟然是真的!什么传说?天妒又是怎么回事?祖爷爷说的天命!那帮疯子又是什么人?”谜!谜!这一切都是谜!该死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掏出一包老爸给的中华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用力的甩了甩了乱糟糟的脑袋继续分析道“这些谜要一个一个的来揭开,从老爸阐述的话语中实在是太乱了!从头到尾得好好分析一下!首先先不管那句“传说竟然是真的!”“天妒”“皇陵!”先从这对宫死地着手!可是又怎么查了?爷爷已经严重警告过我和老爸还有小叔,不准我们去那!等下!对了,小叔?”(想到他的小叔姜延枫就不知觉的笑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凭自己小叔的性格你越不让他做的事,他就越要做!那脾气简直和爷爷一个模样!小叔一定会去祖坟那把那两棵树砍了。这事白天不能做,只有等到晚上。而且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带上我!那么晚上我只有先去祖坟那等他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完之后,姜延枫的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

到了晚上9点钟,姜延枫和他老爸说“家里亲戚多睡不下去二哥李奇那睡!”此时姜延枫的老爸正忙着联系第二天家里的酒席没理他,只是向他挥了挥手!搞定!姜延枫拿了一只手电就往门外走去!

出了门,他并没有打起手电,摸着黑向他姜祖坟的方向跑去!到了祖坟附近姜延枫找了个居高临下的位置(好看到祖坟周围,方便观察)蹲下,然后就静静等待。可是他只等了有二个小时也没见人来!姜延枫感到有些奇怪在心里想“不对啊,以小叔的性格是不会不来的!”他耐着性子又继续等。

过了没一会,果然有辆车在离祖坟不远处停了下来,和他中午来的时候停的位置相同!姜延枫顿时激动起来在心里暗想“来吧,小叔,让我看看你的手段!”

不一会,姜延枫看到有五个人向姜家祖坟走来,他们身上背着一个背包!还有四个人手里拿家伙祖坟,只是天太黑姜延枫没看清手里拿的是什么!只看到这里面有一个体型很胖的人。

他们很快就走到祖坟旁那胖子刚打起了手电,就被一个人训斥道“魏胖子,把手电给老子灭了,你他娘的想把人引来吗?”那胖子听了之后就灭了手电嘴里还说“Sorry,我忘了!”姜延枫听到那训斥的声音很耳熟而后马上想到是谁?是小叔!他果然来了!姜延枫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蹲着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然后姜延枫看见他小叔走到祖坟旁,指了指东西两边的梧桐树骂了一声和那胖子说“给老子把这树砍了!”

那胖子一听这话从背包里不知道拿出了什么,在手里掂了掂,但姜延枫想应该是斧头!边往那树边走边说“得了!”那胖子走到树旁,抡起就是一斧子,力气极大。刹那间,,乌云密布,雷声四起。

“轰”的一声,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划过,只听那胖子大喊了一声,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姜延枫在那山坡后看的有点发懵“刚刚还是月亮高挂,怎么现在就电闪雷鸣了?”

那胖子坐在地上颤抖着对着姜延枫的小叔说道“观爷,这树流血了!太他妈的邪门了!”

姜延枫的小叔抬起头看天空中的黑云冷哼一声”流血了就流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他娘的墨迹什么了?快给我砍!”那胖子明显被吓到了但在听了姜延枫小叔的话忙从地上站起来回了回神继续挥动斧子!也就几分钟的事那棵梧桐树“吱嘎”一声就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