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反目

,.6503565.9226908

“你傻啊,建墓室就一定要按《葬经》上所写的做吗?我估计写《葬经》的这个人在风水上的造诣还没你祖宗姜修序高呢,行了,你别问呢,你再问我的脑子就要晕了,大爷的,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8031367,.2569528,02

作者:姜家太子

“额……”姜延枫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挠着头。

胖子见他不再终于不再开口说话,吸了口气就对着刀疤脸道“鬼哥,既然我们现在已经到地方呢,那还等什么?赶紧炸开东方的墓墙进入主墓室吧!”说着就拿起**走向东方的墓墙处。

刀疤脸看到他已经要走过去炸墓墙眉头皱了一下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拉着姜延枫躲到了棺材后面。

此时的姜延枫,脑子里还有些发懵刚才他们说的话还没有完全消化掉,就听“轰“的一声闷响,整个墓室都摇晃了起来,墓室上方的灰尘只往下落,一块碎石直接砸到姜延枫的头上,痛的姜延枫瞬间回过神来大骂“我靠,死胖子你这是炸墙?还是炸墓室?”

摇晃中姜延枫听到王胖子嬉笑的声音从墓室外传了过来“咱胖爷炸东西什么时候出过差错,您就放心吧,嘎嘎,我的冥器胖爷我来带你们回家啦,哈哈”

胖子的话音刚落墓室摇晃的幅度就慢慢小的下来,等到整个墓室都恢复平静之后姜延枫站起身来一看,一眼就看见墓墙上出现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大洞。

“哈哈,怎么样?胖爷我的手艺不错吧?”这时的王胖子已经从墓室外快步跑了进来看到姜延枫与刀疤脸站在棺材后看着自己的杰作连忙有心炫耀起来。

“还成,我们进去吧。”刀疤脸说完这句话就对着姜延枫一摆手自顾自的走进炸出的墓道内。

姜延枫咧着嘴对着王胖子笑了二声跟上了刀疤脸。

伟哥站在王胖子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也走进了墓道内。

等姜延枫走进墓道内几秒之后才听到那王胖子气愤的声音“我靠,你们这些人怎么着也珍惜一下人家的劳动成果吧?说句不错会死吗?我代表马克思同志鄙视你们。”

姜延枫听了他的话不禁大笑起来,还没等他笑完王胖子已经从后面跟了上来忙止住笑声。

进入墓道之后走了没二分钟墓道就变的大了起来直至变得与外面的墓道一样大,很快姜延枫就看到墓道内不远处有很多绿色光点还在疑惑那些绿色光点是什么东西就听王胖子一声惊呼“我靠,夜光珠。”说着就越过姜延枫快速向前跑去…… 更新传古奇墓第三十九章:反目

等到他跑到刀疤脸身前的时候被刀疤脸一把拉住,王胖子马上一把甩开他拉住自己肩膀的手怒声道“你干什么?那东西我绝对不和你抢现在我要去拿那些夜光珠你还要和我枪?”

刀疤脸听完他的话淡淡的说道“那些东西我绝对不和你抢,但你也不要急于这一时我们都走到这里呢,你还怕里面的东西不是你的?但在这之前你还是安稳一点,不要闹出乱子,等到了里面我保证那些东西肯定全是你的。”

王胖子听了这话脸上的怒色已经消了下去但眼神还是不停的向那些发着绿光的东西扫来扫去。

姜延枫在一旁看的有些纠结开口道“我说,胖爷,钱就对你这么重要吗?”

王胖子一听这话马上出声道“当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钱可是个好东西等胖爷我把这些夜光珠都拿出去卖了,那到时候胖爷我就成了亿万富翁呢,要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嘎嘎,那感觉真是,嘎嘎…..”…

听的姜延枫一阵无语但又不能说些什么只能在心里坑骂了一声“财迷!” 更新传古奇墓第三十九章:反目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没过几分钟姜延枫就感觉眼前一亮,四周也变得的宽大了起来,突如而来异样光亮照的姜延枫有些睁不开眼索性就闭了眼慢慢适应四周的光亮,可他刚闭上眼睛就听到王胖子一阵惊呼“我靠,靠靠靠靠!天啦,这么多夜光珠,哈哈,这次胖爷我可以告老还乡啦,哈哈!”

姜延枫赶紧睁开眼睛向四周望去也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呼“天啦,这太不可思议呢,这里竟然有这么多的夜明珠,这怎么可能,整个中国的夜明珠加起来都没有这里的多,太不可思议呢!”放眼望去几百米墓室大小的墙上都镶嵌着

姜延枫还在惊叹之中,刀疤脸就一拍他的肩膀“小枫,你看前面!”

姜延枫赶紧回过神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马上看到一阶一阶笔直向上的台阶,远远望去才发现这是个有十米高的高台上面放着一具石棺,看到了那铁棺之后姜延枫马上惊喜起来对着刀疤脸一点头就冲向远处的高台,而此时的王胖子和伟哥正在入口处的墙上用军刀使劲的撬着镶嵌着墓墙上的夜光珠。

几分钟之后姜延枫与刀疤脸已经爬到高台之下还有几步就要爬上高台,姜延枫坐在石阶上深吸了几口气,让呼吸平稳下来同时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而刀疤脸已经抢先爬到了高台之上。

“小叔说的线索,刀疤脸说的那东西一定就在那棺材之内……”想着就站起身来冲向高台之上。

等他爬到高台之上就看见刀疤脸已经把石棺打开了,此时正呆呆的看着石棺内。

姜延枫心里又一阵激动连忙走向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兴奋的说道“怎么样?东西找到了吗?”

可刀疤脸听了他的话却没有任何的动作依然呆呆的看着石棺内,“嗯?”一股不祥的预感出现在姜延枫的心头,他连忙向前跨出一步看向石棺之内,这一看也呆住了过了好一会才惊愕的大喊道“这不可能?不可能,这棺材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

听到这话的刀疤脸仿佛像泄了气一样一下子呆坐在地上,口中喃喃的说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姜延枫狠狠的锤了下石棺然后一把拉起呆坐在地上的刀疤脸“你不是说那东西在主墓室的棺材里吗?那这又是怎么回事?棺材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

被姜延枫从地上拉起的刀疤脸缓缓的转过头看着他无力的说道“那东西已经被人抢先拿走呢,我们来晚了,我们还是来晚了……”

“这不可能,小叔说的线索除了我和你还是二哥三个人知道,这世界上就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不,知道这件事的人还有其他几个人,刚才我走上高台的那一刻看到石棺已经被人打开了我就知道我们已经来晚了,那东西已经被那些人拿走呢!”

姜延枫一听这话立马火大起来“那些人?你把小叔的线索告诉了别人?这么重要的事你竟然告诉了别人?这可是关乎着我们姜家几百人的命啊,你竟然告诉了别人,吗的,说,你把线索都告诉了那些人?”说完一拳打在刀疤脸的胸口上。

这一拳他本可以轻易躲开,可此时的刀疤脸却好像已经傻了一般,任凭姜延枫一拳打在自己的胸口,此时的姜延枫已经火起,这一拳自然就用力极大,一下子就把刀疤脸打翻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