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姜奇消失了

,.9508107,.6288111.924827

可等他找遍了整个船舱都没有看见姜奇,姜延枫的心一下提了上来然后猛的冲向了驾驶室刚打开驾驶室的大门就对着正在换绷带刀疤脸大吼“你为什么要骗我?他吗的,我二哥根本就不在船上?说,他在哪里?”说着就猛的冲向刀疤脸。

,.984228,.1511789,02

作者:姜家太子

站在一旁的王胖子一看这架势吓了一跳连忙拦住了他“小枫,你这是干什么?都是有同生共死的兄弟,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躺在床上的刀疤脸直起身子淡淡的看了姜延枫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将王胖子未包扎完的绷带继续包扎好。

姜延枫一看他这模样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猛的一把想推开王胖子却被他反扣住双手只能对着刀疤脸大喊“你他吗的给我说,我二哥现在到底在哪里?是不是还在那海底墓里?”

刀疤脸听了他的话依旧是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拿过放在一旁的发炎药倒出几粒服下。

姜延枫一看竟然还是如此镇定的模样火气更盛挣扎着对王胖子大叫“死胖子,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王胖子看到这幅情景脑袋都快炸了只能对着刀疤脸说“哎呦喂,鬼哥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做的确不对啊,你看,现在搞成这样你说怎么办?拜托你也开口说句话啊,我这都快拦不住了。”

刀疤脸听了这话突然猛的抬起头无比认真的姜延枫“你不相信我?”

姜延枫听了这话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说这话一时间竟想不出该怎么回答过了半响才强忍住内心的怒气“那你说我二哥去哪了?这里是茫茫大海除了在这艘船上呆着还能去哪?难不成……”

刀疤脸还没听完他说的话就直接回道“我不知道!”

姜延枫一听怒气又要上来但还是强行忍住了皱着眉头对着刀疤脸继续开口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之前你不是和我说你给了我二哥地图让他自己先上来了吗?现在又和我说你不知道?”

就连王胖子听了刀疤脸刚才的话也是直皱眉头。

“我怎么知道?我是在墓道里给了他地图让他自己先回去,以他的智商然后会乖乖回去,现在他在这艘船上消失了,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王胖子听到这话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说道“会不会是小奇他拿到了你的地图却没有回去反而直接去了主墓室?看你们之前在墓里无论如何都要拿到那东西的样子,我想那个东西一定对你们很重要所以小奇得到了地图却没有回去反而直接去找主墓室了?这个可能性很大!” 更新传古奇墓第五十章:姜奇消失了

“不可能,海底墓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计划之中,我早就算定你们一定会被困在八门遁甲之中而以观爷当年交给小奇奇门遁甲虽然不能破了这八门遁甲但找出里面所谓的生门是肯定的,所以我当时在墓道里只留给了他从八门遁甲“死门”开始出去的路,还给他留了言说以他的身手留下来只能是添乱,让他自己先出去回到船上我会好好照顾小枫将观爷生前所说的线索找到,以他的智商自然会明白这些道理而他当时能够选择的也只有乖乖出去这一条路。”

姜延枫听了思索了一下又继续问道“这么说来我睡醒起来看到的人影是你?那为什么我二哥他现在不在船上?”

“会不会是小奇在船上等我们等的太久了怕我们出事又下去找我们呢?”…

刀疤脸一听这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的确是我,王胖子你认为以一个正常人的智商会再次下到那到处都布满绝阵的地方吗?他要是再下去无疑是寻死,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因为人对于生的渴望是最迫切的。” 更新传古奇墓第五十章:姜奇消失了

王胖子听了也只能尴尬的摸了摸头见姜延枫不再激动也就松开了他。

姜延枫听了他们的话皱了皱眉头继续说“胖子,你别打岔,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竟然是这样那为什么现在我二哥不在船上?”

刀疤脸听了他的话沉默了好一会才回道“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被人给带走了。”

姜延枫听到他这句话心里一阵激动“被人带走了?怎么可能?在这茫茫大海里怎么可能会被人带走了?”可等他刚说完这句话心里就猛的抽搐了一下马上开口喊道“被人带走了?你是说?是他们?是小叔生前在长沙的对头?”

刀疤脸对着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只有这种可能性,那个船夫也就是观爷对头手下的人看见我们下了水之后就告诉了他的老大,然后他自己先下来探路顺便在墓里找机会干掉我们然后再等他的队伍过来下来接应他,而等他的队伍到了这里之后上了船看见了小奇就改了注意把他带走了,以此要挟我们让我们交出那东西,这么做一举两得既可以不下那充满危险的海底墓又可以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姜延枫在一旁听得一阵咬牙切齿,心中火到了极点但此时也只能忍住怒火,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刀疤脸问道“他们会不会对我二哥不利?”

“应该不会,以你们姜家在江浙一带的势力灭了他们这个在长沙只占到三分之一底盘的势力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他们是不敢把小奇怎样的,只能是要挟我们让我们交出那东西罢了但我们也没有拿到那东西,日子久了他们惧怕你们姜家的势力自然也会放了小奇的,你放心吧,这件事我回了长沙会去和他们交涉的。”

姜延枫听到这句话才算是松了口气一下子坐在地上见王胖子站在一旁抽烟顺手和他要了一根给自己点上,吸了一口之后感觉神经有点松缓了才开口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只能等,等他们来和我们交涉或者等我回到长沙找他们去谈……”说着就招呼着王胖子开船。

(码字码的好好的突然就流鼻血,还止不住,最后还是去了楼下的医院,医生拿了个棉球往鼻子里一按才不流了,唉,悲剧!衣服上全是血迹,各位看着我码字码到这种程度的份上来个打赏吧,收藏悲剧的很啦!推荐也是悲剧的很啦,求一切啊,太子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