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青铜石柱

“这个墓室还真他妈奇怪,什么都没有,只有中间这根柱子,干嘛用的?”阿慎绕着柱子走了一圈,问道。“这上面的花纹也有点奇怪。怎么看怎么乱。”

扑克脸环视这个墓室,这已经是他们一路经过的最后一个墓室,其他墓室都是空空如也。“这根柱子直径约一米,由上至下贯穿了整个墓室,同时这根柱子上面,还雕刻着很多奇怪的不明形状的花纹,像是……”

“像是……什么?”阿慎又绕着石柱转了一圈,“这怎么看怎么不像任何东西,零零乱乱的。”

阿慎想要去摸摸看,被扑克脸阻止。扑克脸从背包里拿出一副橡胶手套,“戴上这个。”手套是特制的,非常薄,戴在手上几乎不会影响触感。

阿慎点点头,“嗯,说不定柱子上有毒。”

扑克脸双手触碰柱子,轻轻说道,“这根柱子用青铜铸造而成,上面的纹路,很错乱,没有固定的形状。”他用手轻轻抚摸,仔仔细细地绕着柱子一圈又一圈。

“喂,你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出神?”

“历史记载,商朝末期,青铜器的打造工艺日渐成熟,制作的青铜器工艺精美,从这根青铜柱来看,真是让人不相信也不行。”

“商朝出土了那么多青铜器,所有人都知道那时候的技术很牛X了。大到个鼎小到铲子,可都是价值连城的文物。你说这根柱子,要是弄出去,得值多少钱?是不是够好几辈子吃喝玩乐了?”

扑克脸根本没有听阿慎说话,他被眼前的这根柱子深深地吸引,“商朝青铜器铸造,大多使用模具浇筑,这个青铜柱的表面,纹路没有一点规律,太奇怪了……”

“一定要有规律吗?”阿慎在一旁问道,“既然是用模具浇筑,那很可能就是为了浇筑成这样的纹路。”

扑克脸摇摇头,坚定地说道,“既然这根青铜柱放在了墓室中央,就一定有它的用意,不会那么简单。一定代表着什么。”扑克脸说完,紧张地再次触摸青铜石柱上的纹路,他用手指不断地在凹凸处描绘浮雕的纹路。过了很久,阿慎不耐烦了,“这要看到什么时候,完全一点进展都没有。还以为这墓室里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竟然连口棺材都没有,也不知道妲己葬在哪里。”

扑克脸话音刚落,整个墓室响起了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什么机械开关正在运转。

“该不会是我说了什么通关密语吧,妲己?棺材?……”

“咔嚓咔嚓的声音还在继续,阿慎跑到扑克脸身边,“这商朝的墓室还真厉害,刚才那石门是光控的,现在这墓室又是声控的,果然是九尾狐狸精的墓,不仅墓主人是妖精,就连这墓也成精了。”

阿慎说完,看着扑克脸完全没有理他,不由地憋屈,“你在干嘛?”

“拼图。”说完,扑克脸又用力转动起青铜柱上的图案,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

“这个青铜柱上有许多的转盘组成,就像密码锁一样,转到一定的位置,就会拼出特定的图案。”

“然后呢?”

“大概……这是什么机关。”说着,扑克脸又开始转动上面一个圆盘。

阿慎帮不上忙,一屁股坐到角落里,听着咔嚓声不断响起,他看看扑克脸的专注地背影,昏昏欲睡。

阿慎快睡着的时候,突然自己身子下面一空,整个掉了下去。伴随着他屁股落地,他被自己的惨叫声吓醒,“哎哟喂。”

四周一片黑暗,唯有远处有一点火光。阿慎揉揉屁股,“这里是哪里?”他嘀咕着,慢慢扶着墙站起来,朝远处摸索过去。“扑克脸?”

远处的火光在跳跃,照亮了周遭的一切。

这是一间石室,密闭的石室?

阿慎觉得这间石室似曾相识,他站起来走到火光下面。这是一根插在青铜台上的火把,火把是青铜打造,顶上的火熊熊燃烧,几乎照亮了整间石室。

他本能地研究起这个火把,只见火把制作工艺精良,上面刻着繁复的铭文和花饰,他戴着手套,轻轻触摸青铜火台。

火台上的灰尘很厚,抹去灰尘,通体呈现青绿色。阿慎心里明白,这是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就跟刚才在上面看到的那个青铜器一样。阿慎将手摸向火台的颈部,不出所料,颈部有一个圆环,可以转动。他轻轻转动圆环,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只不过火台上的火苗跳动了一下,伴随而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

阿慎惊吓起来。睁开眼,是扑克脸熟悉的面容,他抓住扑克脸的肩膀,大口大口喘气。

“你做梦了?”扑克脸严肃地问。

“一间石室……”阿慎慢慢平稳下来,“那间石室里,有一个青铜火台……”

“然后呢?”扑克脸似乎很感兴趣,他直直地看着阿慎,问道。

阿慎努力想去回想当时发生的情况,可是突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扑克脸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地说了句,“起来吧,门开了。”就退到一边。

就在阿慎的正对面,一扇石门已经打开。石门后面,是通向黑暗里的楼梯。

“青铜柱上的图案是什么?”阿慎拾起地上的手电筒,照了照青铜柱。只见原来青铜柱上凌乱的图形已经被扑克脸拼成了整齐的图案,只是光线太暗,阿慎仍然看不出那是什么。

“应该是兔子、蟾蜍和鸟。”扑克脸用手电照照青铜柱。

“真亏你能一层一层拼出来。不过,为什么是这三个东西?”

扑克脸摇摇头,他刻意避开阿慎的目光,往新开的大门里望过去。“我们走吧?”

阿慎没有多加追问,他依然沉浸在刚才的噩梦里,使劲回忆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梦里的一点一滴。他点点头,附和扑克脸往门里走。

“这楼梯通到哪里?怎么一直往下没个尽头似的?”阿慎忍不住问道。

“如果没有错,应该是通往主墓室。”

“主墓室是不是有很多陪葬品的那个墓室?”阿慎登时来了兴致。

“也许吧。”扑克脸冷冷地说。在他心里,他要找的根本与那些所谓的陪葬品无关。“你有没有觉得,从刚才起就有人跟着我们?”

“这坟墓里除了我们哪还有别人,你别说,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跟着我们…我胆子小,可别吓我。“

“不知道。”扑克脸干脆地说。继续往下走。

很快,他们就沿着楼梯走到最底下。最底下是一个长廊,由宽约两米的石头砌成,长廊的尽头,隐隐有一个巨大的东西蹲在那里。

“那是什么?”阿慎往扑克脸身边挤挤,扑克脸往前走,他就往前走。

“你不是说你要走前头吗?”扑克脸说道。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喜欢调弄别人了?”阿慎不满,“别误会,我这是为了贴身保护你,贴身。”说着阿慎又往扑克脸身上贴了贴。“那个是什么?我总觉得这走廊尽头有很恐怖的东西。”

“不过是石像而已。”扑克脸断言。

“你怎么知道?”阿慎惊讶,“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你对这个墓室好像不是一般地熟,不仅有地图,而且一路走来,这线路也是对的。现在又知道尽头是石像,你是不是……”阿慎稍稍原离扑克脸,“你是不是被鬼附身了,所以才知道那么清楚?”

扑克脸照了照尽头,那个巨大的石像在手电筒光照下显得冷冰冰的,“你看。”

“这么远。”阿慎埋怨,“你走前面,我跟着你走近一点看。”说完,又贴着扑克脸往前走。

在扑克脸眼里,这个阿慎真是有点无赖,跟从前的他真是完全不同。他心里苦笑,表面却生色不动。“你看。”

扑克脸和阿慎站在石像底下,扑克脸从上而下照亮眼前的石像。

“原来是个狐狸石像,等等,这还是九尾狐哪。果然很符合妲己的身份。”阿慎想伸手去触碰。伸出的手被扑克脸轻轻抓住。“别动。”

“你是怕这石像上不干净?”阿慎紧张兮兮地问。

“这尊石像,不能碰。”

“为什么不能碰?”阿慎不明白了,不就一尊石像吗?怎么就不能碰了?

只见扑克脸退后几步,把身上的背包都卸下来,放在地上,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行跪拜礼。

“你没病吧?这尊石像,你朝他拜?你拜了也没人知道。”阿慎嘲笑道

“你也过来,一起。”扑克脸冲阿慎说。

“为什么?”

“拜完我告诉你。”

阿慎将信将疑,但见扑克脸一脸认真地样子,只好走过去,学着扑克脸的动作姿势恭恭敬敬地拜了三下。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阿慎问道。

扑克脸他静静地跪着,与石像四目相接,就好像在用眼神交流一样。

“你没事吧?你这么深情看着它,石像也不懂啊。”阿慎觉得扑克脸行为太过异常。完全不像平时什么都不愿意说什么都不愿意做的扑克脸。

“所以,我们跪也跪了,磕头也磕了,你还希望这石像能感受到我们的诚意不成?”

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扑克脸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背起行囊拿上手电,往石像那里走去。

“这个,咋回事?”阿慎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那个石像,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向旁边移动了,身后出现了一个宽约半米的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