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四大长老

回到杭州,是见过周老之后的第三天。老蒋回杭州的路上,没有联系上罗晋,便打了罗晋手下阿九的电话。阿九立刻要求帮里的兄弟们准备起各种驱尸器物。这些年,在老蒋的爷爷老蒋的父亲管理下,福龙帮已经逐渐变成了一个入世的大帮,帮主之下有四名长老,五十六个堂会,长老分别是之前提到的罗晋:主人事,包括新人入帮、纪律奖惩、及人员管理;罗勇:主财务管理;邵峰:主业务管理,包括商业、文化、金融各行各业的业务规划、发展的管理;龙阮:主关系网的建立和维护。五十六个堂会分属于这些长老直接管理,堂会设堂主,副堂主,主管日常事宜。要说这福龙帮,虽然属于黑社会帮派,平日里干的却不是打打杀杀违法乱纪的行当,从老蒋爷爷那辈起,福龙帮便开始逐渐转型为集投资商业文化等产业为一体的集团帮派,甚至在政治社会福利方面也有一定涉猎。到了老蒋这一代,老蒋承袭的,是已经成熟的福龙帮,所以平日里帮里的大小事宜老蒋并不过问,只有每月十六日晚老蒋会听取四名长老的汇报,每年小年夜,老蒋会听取各个堂会负责人的工作汇报以及来年展望。其余大大小小的事情,完全就交给了四名长老处理。“其实说来我是福龙帮的帮主,可我正经时候完全不管它。我只想好好的干好自己古董和玉器的行当。”老蒋曾经和阿慎这么说过。所以自从老蒋成年接手福龙帮以来,基本是任其自由发展的状态。恐怕凭谁都想象不出来,这个整日酣睡在古董店里的闲散胖老板,竟然会是第一大帮的首领。

老蒋老远,就见罗晋亲自带了手下的人站在店门口。乌压压的一群人大气也不敢出。

“老蒋你是不是摊上事了,这黑社会是上门来要债还是来要人的,远远地就能感到杀气腾腾。”阿慎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半开玩笑地说。

老蒋自己也很诧异,他刚走到门口,门口的弟兄齐刷刷地跪了下去,惹得路人频频驻足侧目。想来犯了点小错根本不致如此。“怎么了?起来,你们都跪在这里还做不做生意了?”老蒋莫名其妙,又生怕在门口招来更多路人围观影响以后生意,只能快步走进店去,头也不回地喊道,“你们,都进来。”

罗晋抹一抹额头上的汗。被阿慎瞧见,“兄弟,这大冬天你还出那么多汗,太虚了吧。”罗晋看也没看阿慎,焦虑地冲阿九点点头,带领众弟兄走了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死人了吗?”阿慎到底好奇,这一大帮子人高马大西装革履的,表情都像来参加葬礼似的沉重。

扑克脸跟着罗晋一群人一同入了后院。

要说老蒋的家,就在古董玉器店后院,这是一个装修雅致的小院子,与前店现代古朴的风格完全不同。后院的一角是个花圃,花圃里种着四季花木,入了冬,几株梅花凛然盛开,好不热烈。再往里,是一个藤萝木走廊,此刻藤萝木枝遒劲地绕在走廊四周,几片枯叶迎风瑟瑟。再往里,是一片白玉石铺就的平台,平台中央一个石台,四周四张石凳。老蒋扑克脸和阿慎在石凳上坐着,罗晋带着手下在旁边站着。老蒋还没说话,罗晋就噗通跪了下来,罗晋身后的人见状,纷纷跪下来。罗晋还没开口,就听身后的人插嘴说,“不关罗长老和阿九的事,是我们兄弟们的主意。”

“闭嘴!”罗晋声音沉沉,稳稳当当地说。那人赶忙闭嘴不言。

老蒋抑制住心里的不耐烦,“什么事?罗晋,你说。”

“帮主,罗晋没有管好底下人,请帮主责罚。”

“帮主,哈哈,合着你还是这帮人的头儿,不过,为啥是‘帮主’这么有历史感的称呼。哈哈哈!”阿慎嘲笑道,只见罗晋抬头冲阿慎瞪了一眼,目光凌冽,阿慎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

罗晋的反应老蒋看在眼里,并不计较。“罗晋,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九接到您的电话之后,把任务安排下去……”

“哟,原来你们都在这里。”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挑强壮的男人。他的脸上轮廓分明,颧骨很高,鼻子高挺,眼窝深陷,透着东南亚人的味道,如果不是知道他底细的话,一定会怀疑这个人是个外国人。邵峰带着十几个人热热闹闹的进来了,和罗晋一行人的气氛完全不同,他们身上透着喜气,不像是和罗晋一样来请罪的,更像是来领功的。

邵峰走到罗晋旁边,假装才看到罗晋,“罗长老你怎么在这里,跪在那里我差点都没看到你。”

罗晋没有回答邵峰,对老蒋说道,“帮主,我的弟兄不是……”

“哦,帮主,这些是你要的驱邪的东西。”邵峰再一次打断罗晋,对身后的人扬扬下巴。他身后的十几个人抬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把箱子横排放在老蒋面前,一一打开。只见箱子里,放的竟是各种各样的东西。

“这些是什么?”老蒋和扑克脸有些傻眼,阿慎跑到箱子前,指着一堆黄纸说,“这是什么?”

邵峰一一介绍,“这是我派人从沧州青云观请来的符、这些是我从附近两个省大大小小的寺庙里请来的菩萨佛像佛牌,这一箱子是佛珠,都是开过光的。这个是我派人从拉萨航空快递回来的传经筒,还有这个,传说是当年法海收服白素贞的降妖钵……”

“老蒋,我没听说你要转行啊。”阿慎憋住笑,“难道你现在正在考虑,是入道教还是佛教还是藏传佛教?你遁入空门以后也要带着这些手下吗?”

老蒋的脸色有点难看,“你把这些带来做什么?”

邵峰为人自负,自认为已经准备地够充分了,老蒋现在这么问,一定是在测试他的领悟能力,“帮主要驱邪,我等一定尽力帮帮主准备,另外,如果帮主需要,得道高僧、道人我统统都可以帮帮主请来。”

“不用了,你先出去吧。”说完,老蒋再也不看邵峰,等他自己离开。不过邵峰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眼见自己在老蒋这里吃了憋,转而对罗晋说,“你手下的两个人私闯帮主古宅,受了伤可没事吧。”

“啪!”的一声,老蒋用力拍了拍石桌,“你说什么!”

邵峰看出来老蒋这回是动怒了,嘴角若无其事地上扬,单膝跪地,“回帮主,罗长老大概是想自己在帮主面前邀功,所以告诉我等的都是帮助要驱邪,命我们准备驱邪用具,自己却想在帮主面前邀功,私下派了人去帮主祖上古宅,打探实情是假,想违抗帮主命令乘机邀功是真,结果,那两个人受了重伤。”

“罗晋。”

罗晋跪在地上,没有要辩解的意思。

“邵峰,你别仗着自己巧舌能辩就欺负我哥!”此时一个中年男人气冲冲地进来,尽管他留着两撮小胡子,却还是挡不住他英俊的外表。同样也是西装革履,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其他人西装下透着肃穆,只有他,把西装穿出了休闲装的味道。扑克脸和阿慎如沐春风,顿觉心情舒畅。和这个中年男人的外表不符,罗勇,有力的名字下是瘦弱的外表。他向老蒋行了个礼,“帮主,不管事情如何,请给哥哥一个申辩的机会。”

老蒋微微点头,“罗晋,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罗晋闭上眼睛,眉头微锁,沉静地摇摇头。

“哥!”罗勇还想说什么,被邵峰生生打断,“罗勇,你别仗着你们兄弟俩都是长老就可以无视帮规。老帮主还在的时候就说过,蒋家古宅,帮内任何人都不得入内。违令者,逐出福龙帮。”

“帮主,是我的错!不关罗长老的事。”阿九膝行上前,“帮主交代给我事情的时候,我不小心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底下的兄弟们,兄弟们觉得没有必要那么麻烦,只要直接进古宅,把那脏东西收拾了就好。可是谁知道那东西那么厉害……”

“罗晋,谁不知道你底下人都是看你脸色做事。出了事你倒想把责任都推给几个小弟就完事?”邵峰咄咄逼人。

“够了!”老蒋生气,“罗晋,人是你的,出了事你要负起责任来。”

“帮主。”只听得门外传来一声绵软娇滴的声音,阿慎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子,身穿紫红色旗袍,身材高挑匀称,肩上一件白狐坎肩,婀娜多姿地进来了。“龙阮给帮主请安。”女子轻轻颔首。

邵峰见龙阮进来,脸色顿时有些难看,“龙阮,你来做什么?”

龙阮微微一笑,露出脸颊上两个浅浅酒窝,“邵长老可以来,为什么我不能来?”她的声音轻柔,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强大气场。

“我们是来给帮主送驱邪器物的。”邵峰解释道。

龙阮微微歪头,看看身后的那极大箱子东西,“原来这些就是邵长老准备的劳什子,不过我看这些帮主都用不上,都撤了吧。”

邵峰脸色青一块白一块,“那你说,帮主需要什么。”

龙阮轻轻扬扬眼角,眼波流转,极度妩媚道地用手指轻抚脖颈上的银链子,只见链子上坠着的,是一个用金线缠绕的东西。“不知道邵长老有没有听说过,穿山甲的爪子是最有效的辟邪器物。古往今来,不少‘夫子’下地都会佩戴以保平安。”说着,轻轻将链子摘下来,呈到老蒋面前。

扑克脸早就听闻用穿山甲最尖利的爪子经过打磨加工,可以制成最有效的驱邪之物,只要戴着它,任何脏东西都近不了身。

“放下吧。”龙阮从小就被老蒋的父亲收养在身边,和老蒋一起长大,老蒋将她看做妹妹一般疼爱。每当他不愿意处理帮内事物的时候,想起龙阮也会勉强应付一下。

“你们四人都到齐了,罗晋手下虽然私闯了古宅……”

“帮主,有件事,我还想向您汇报一下。”邵峰严肃地说道。露出了不易察觉的一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