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绑架案

一路上,扑克脸一直在看那份旧报纸,惹地阿慎好奇地紧,“你看了快一个小时,这份报纸都快被你看出花来了。究竟看什么看的这么认真?”阿慎凑过去,发现扑克脸仍然在看那起绑架事件的报道。阿慎问起来,扑克脸便闷闷地回答,“单从这一份报道看不出什么。”

阿慎立刻无语,“看不出什么,你还能看一个多小时?”

扑克脸没有听懂阿慎话里的嘲讽,“这份报道是绑匪把人质都绑上山之后,对政府要求赎金的报道。这个绑架案应该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印象里也是,当年这个事情闹地沸沸扬扬的,但具体情况,我倒是记不清楚了。”老蒋回答道。“总之,结果是绑匪把人给放了,受到了制裁。后来再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可能是收到了赎金吧。”阿慎干脆地说。

扑克脸却暗自摇头,“不会,绑匪杀了人,不会收到赎金就放人了事……”扑克脸阴沉着一张脸,把报纸折叠起来,收进口袋。双手插在口袋里,头一歪,靠着窗户睡着了。

“这家伙,永远这么没心没肺。说睡就能睡。”阿慎放下椅背,架起二郎腿,嘀咕道,“老蒋,跑了这一趟,才发现端木龙名片上的地址不是他现在的地址,之后你打算要怎么找他?”

老蒋沉缓一笑,“我已经派兄弟们出去找了。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

车子在平缓地向前,阿慎只觉眼皮越来越重,视线跟着涣散,很快,他就昏昏睡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扑克脸已经不在车上了。他找了一圈,问开车的老蒋扑克脸的行踪。

“他呀,刚下车了。”老蒋不愿意多说,自在地吹起了口哨。“刚才俞悦来过电话了,我很快把你送回去。”

阿慎伸个懒腰,“别管她,先送我回家,折腾了这么久,老子要好好补个觉。”

老蒋嘴角微扬,怀着同情的心情将阿慎送到了别墅区门口。

车子乍然停下,惹来了阿慎的不满,“我说老蒋,你司机当到底,怎么着也得把我送到家门口。”

老蒋悠然地笑,“我还有事,你就在这里下吧。”

坐车的哪里拗地过开车的。阿慎只得开了车门悻悻离去。边走嘴里还轻声咒骂着,直到他远远地看到俞悦从他房子里冲出来,手上拿着电话,目光极其复杂地看着他。紧跟在俞悦后面的两个中年夫妻,神情激动万分。他猛地刹住脚步,怔怔地看着他即将迈入的关系中……

“我哪能告诉他,俞悦带着她爸妈到他家……哦,不对,到你家去守株待兔。”老蒋压低声音对扑克脸说,很显然,他根本抑制不住心里的窃喜。倒是坐在一旁的扑克脸,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倒是好像因为严肃而更阴沉了一些。他翻过一张张报纸,陈旧的报纸散发出特有的油墨味,突然他说,“你看这里。”

老蒋把一大叠报纸挪到他面前,看到大标题,才察觉,“这是绑架案的第一篇报道?”

扑克脸点点头,“绑匪绑架了713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老蒋想了一会儿,“越是最后的车厢,越是豪华。也就是说,那些人绑架的是……”

“都是这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老蒋看完一篇接一篇报道,关于列车绑架案,所有的报道都占据了头版头条。

看完报道,老蒋和扑克脸才了解了事情的情况。这事情得从麦积山的特殊性说起。

民国时期的麦积山,土壤比较肥沃,利于庄家作物生长,所以被当地人称为麦积山。当时军阀混战,举国上下一片混乱。麦积山一面环山一面迎河,地理位置特殊,又能有很好的收成,自然成了流民贼寇的必争之地。很快,麦积山上聚集了一群无家可归的混混贼寇。原本这些流寇就是因为没有口粮走上了偷盗抢劫的路子。占领了麦积山之后,这些人很快从了良,再也没有下山犯案。这些人在山头耕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很快在山顶建起了一个村庄,名叫麦积村,可以说山上的人都过着避世而桃源般的生活。山底下的人十分羡慕麦积山的山民不用受到战火纷扰。由于麦积山周围地势险峻,整个麦积山呈现易守难攻弄的环境,加上村名原本就是寇贼出身,很少有人敢上山惹事。就连抗战时期,麦积山也没有受到太多战争波及。直到新中国成立,麦积山成为了公家的地,不再是麦积村的私有财产。加上麦积山上风景秀丽,当地政府着意将麦积山打造成当地特色景区。这一规划遭到麦积村村名的强烈反对。尽管政府在当时采取了妥协政策,也因此对麦积村的村民采取了差别对待政策。麦积村的村直到后来的九十年代依然没有通电,通自来水。山上的村民仍然过着古朴的生活,燃灯烛,从井里取水。双方僵持了几十年,直到后来政府明文规定,要求麦积村村民搬离山顶。民愤民怨加在一起,就发生了那起713列车绑架案。

绑架案发生之后,政府首先收到绑匪的要求,就是要求政府可以允许村民以后可以继续住在山顶,并且将麦积山设为村民的私人用地。几经辗转之后,双方互不妥协。村民杀了几名人质,大概是害怕受到法律制裁,这才收下政府的五万元调解金,放了人质。

说到人质,报纸上还特地提到,绑架的队伍里有几名洋人,当然麦积村的村民虽然没有受过教育,好歹知道洋人不能动。洋人被他们绑上了山,倒是受到好吃好喝的款待,只是断了他们与山下的联系。起初那几个洋人还心有余悸,到后来几乎忘了自己是被绑架而来的了。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后来麦积村村民因犯法要受到法律制裁,那几名洋人还要求大使馆出面帮村民求情。所以除了那几个杀人的村民,其余村民一律轻罚。

扑克脸看着老蒋,静静地等他读完,“有几个地方,我觉得非常奇怪。”

老蒋略一思考,“第一,村民是因为政府要求其搬离麦积山才爆发了民怨,最后怎么会因为五万元调解金就轻易放弃了几十年安稳居住的家园?”

“既然到了杀了的地步,就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原来的要求。”扑克脸点头。“这中间,肯定没那么简单。”

“现在想想,在我十几岁的时候,麦积山就已经成了旅游景区,初中时候春游还去过一次,山上已经没人住了。听导游说,原来的麦积村已经被修建成了山顶的餐馆。那些人去哪里了呢?”老蒋若有所思。

“这也是一个问题,我查过之后的报纸,完全没有刊登这个消息。按照常理来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记者是不会错过这么好的题材的,毕竟麦积山的村民寻求的,正是所有百姓共同寻求的,只不过是采用了暴力的方式而已。”扑克脸深深看向老蒋,突然扬了扬嘴角,假装对这个问题浑不在意,接着说,“你觉得,这些报道还有什么问题。”

老蒋被扑克脸的问题问懵了,“还有?!

扑克脸平静地将报纸合上,“还有一个,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

“是什么?”老蒋到底没看出来,好奇心驱使,让他有点不耐烦。他紧紧盯着扑克脸,唯恐他会错过什么。

“住在山上的村民们,生活方式一直延续民国时期的。从民国到1996年,这之间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这些村民,竟然可以那么快适应时代变化,一下子就可以想到怎么样威胁到政府,而且,还能知道绑架哪些人对政府的威胁力最大。”

老蒋拍拍手,“你是说,这些村民,不像是自发地进行这次绑架?”

“很有可能。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的想法首先要得到证实。”

“怎么证实,除非找到当时麦积山的村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村民都不知道去哪里了。怎么找?”

扑克脸意味深长地看着老蒋。

老蒋摆摆手,“那不行,就算我动用帮派势力找人,也不见得就能找到。更何况,我刚处理了罗晋的事情,帮内很多兄弟对我的处决很有意见,这个时候我不能做这么无厘头的事。”

扑克脸执著地看着老蒋,脸眼神都没有改变一下。

老蒋急的直跺脚,“真的不行,别看我说出来名头响当当,但我这个帮主平时不管事,更不愿意对底下人施加淫威。”

扑克脸慢慢起身,捧着报纸把报纸送回原位。老蒋急地从椅子上跳起来,直奔向扑克脸,解释道,“真的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是大海捞针,太难了。”

扑克脸把报纸放到报夹里,回头定定地看着老蒋,“不需要那么复杂,只要你把你帮派的名册拿出来就可以了。”